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不想再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2008-05-22 16:14:00|  分类: 心中的彩虹-LGB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想再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木头摄)

 

“不想再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 吴幼坚

 

    这次摘要发表的信,是2008年4月29日经三色堇妈妈信箱寄来的。写信者“痛苦的浪淘沙”是大四学生,他对自己同性恋者身份的认知,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信经我删压仍很长,反映的问题有代表性,因此我用边看信边回应的形式,谈谈我的意见,仅供参考——

 

    吴阿姨:您好!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这么多年来,总感觉自己是戴着一副面具生活着。现在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也许真相是残酷的,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不想再逃避现实,不想继续欺骗自己,要勇敢地正视自己所存在的问题……

 

    母亲一直催着我找女朋友,每次放假回家,她都要问我。大一和大二期间回答还没有找倒也说得过去,大三、大四期间再这样说就感觉很没面子。于是我谎称自己有女朋友。其实,我说没有找到女朋友也许并非是件丢人的事情。他们也许会想出千万种原因,但绞尽脑汁都不可能猜到,这个孩子有可能是同性恋。

 

    对于我来说,不论承认也好,否认也罢,这个问题存在于我自身确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论我自己喜欢也好,讨厌也罢,真实的自我确实是这样的。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来改变自己。

 

    我知道,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即便说成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也不为过。不管他的父母多么开明,思想意识多么超前,知识多么丰富,学历多么高深,碰到这样的问题,还是难以令人接受。所以,面对父母,我除了撒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他们高兴,别无其他选择。(阿坚的话:我注意到此信开头至今已用了4个“问题”,可见在你心里,自己的同性恋倾向真的很成“问题”,而且自己对此的承认是相当勉强的。你过分夸大这事对一个家庭的冲击力了。虽然大多数家长不可能一下子就理解接受孩子是同志,但不至于就成了“毁灭性的灾难”。还是有不少家长通过学习思考,接受了事实,和孩子一条心的。我认识的就有好几位,以后将陆续介绍,其中包括在美国的华裔同志父母。)

 

    进入大学之后,我希望通过查找资料,来尽快解决那些让自己一想到就感到可耻、恐惧的问题。我看了许多关于心理学、医学方面的书籍,但都无济于事。我一直坚信同性恋是一种心理疾病,是可以改变的,总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但我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一切。

 

“不想再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万般无奈之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去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心理老师告诉我。形成同性恋的原因很复杂,至今在医学界、心理学界都还没有一个定论,也许这就根本不是病。他还给我说1973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将同性恋行为自疾病分类系统中删除。我看到了央视的一期节目,让我明白了并非只是我自身存在这样的问题。可我有时真的感到上天不公,按照专家的说法,每100个人中就有3个人是同性恋,可这个不幸为什么偏偏降落到我的头上呢?为什么我不是那剩下的97中的一个呢?难道上天要这样捉弄人吗?要让我痛苦一生吗?(阿坚的话:你很幸运,遇上一位称职的心理教师。其他同性恋者千万要小心,别被一些所谓的医生、专家蒙骗,以为同性恋倾向是可以治愈的病,花了冤枉钱。1973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将同性恋从疾病手册中删除;两年后,美国心理学协会通过决议支持这一做法;28年后即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将同性恋从疾病手册中删除。各大报刊都刊登了这则消息,我就是从报上看到的。1999年儿子已向我出柜,因此这消息令我高兴,中国总算在这方面前进了一步。而你在明确了同性恋不是病之后,还觉得自己不幸,源于顾虑世俗的眼光。)

 

    关于同性恋,在大学课堂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文学概论老师谈论到电影《断背山》获奥斯卡奖这个话题,说:“这部电影居然也能获奖?简直不可理喻,这明明是违反自然规律的嘛。”也许在他眼里,同性恋者就应该拉出去枪毙。他怎么能理解别人的痛苦呢。但另一个外国文学老师却很宽容:“其实,同性恋并不是病态,这几年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宽容。”但我依旧很痛苦,假如只是我自己接受自己,这没有什么,这很正常,可别人会这样看待自己吗?(阿坚的话:社会上有各种人就有各种看法,对同一问题根本不可能大家都一个态度。你看我开博客写文章支持你们,还不是一片赞扬中夹着几声谩骂?你坦然接受自己就是了,不要因别人的看法影响自信心。中国社会迟早要进步到多数人对同性恋有正确认识的一天。)

 

    我忍不住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同寝室的室友,起先,他们有点惊讶,但最终理解、接纳了我,我们的关系依旧如故。当然,别人的理解归理解,同情归同情,但我也没有必要敲锣打鼓放鞭炮地因此而天不怕地不怕地给人到处去说,也没有必要向更多的人说,来寻求别人的同情与理解。毕竟,我也不愿这样,可是我目前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多少次都想把这个情况告诉父母,但每次都欲言又止,想想,假如说了,父母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徒增伤心,或者把我狠狠地揍一顿,他们也许永远不会理解我的痛苦。那么,我就不说了也罢,就让我一个人慢慢地去品尝这痛苦的滋味好了。(阿坚的话:你的室友是受过几年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他们最终理解接纳你在意料之中。不过即使有人不接纳,你也要坚定乐观,你不需要看他人眼色而活。我觉得你仍然没有摆脱自卑心理,你说:“我也不愿这样,可是我目前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同性恋只不过是爱同性,又不是做错了事,有什么必要显得如此无奈呢?至于父母,如果你觉得还不到向他们说真话的时候,可以暂时不说,但不应抱着独自品尝痛苦的态度。)

 

    有时一个人不了解真相也许还能抱有很大的希望,一旦真相摆在了面前,反而会使他绝望,甚至会想到自杀来逃避这个世界,但最终理智打消了我这个愚蠢的念头。在最无助的情况下,我读到了《基督山伯爵》上的一句话——上帝既然创造了人,他就一定会使他们生存下去。他在人们的心里深深地埋下了对生命的爱,不论生活是多么痛苦,但生命永远是那么可爱——这句话给了我无限的力量。

 

    吴阿姨,我该怎么办呢?我的情况应该告诉父母吗?假如大家都知道了我的同志身份,我去中学当老师,人家还会要我吗?痛苦的浪淘沙 2008-4-29(阿坚的话:你已经跨出接受同志身份这一步,虽然还有很多顾虑待消除。建议继续增强自信心,全面充实提升自我。目前中学老师这职业恐不宜公开同志身份,你可以不说嘛。要是这一行不用你,有真本事不怕找不到工作。是的,自己是同性恋没必要“敲锣打鼓放鞭炮地”到处去说,但当尊严受到侵犯伤害时,应该“天不怕地不怕地”站出来维护!你不妨多参加些同志群体的公益活动,也可多结识些同志网友,从别人有见地的博文中受到激励。希望你拥有一片晴朗的天空!)

 

 “不想再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