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2008-06-29 10:52:00|  分类: 五味七色一席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深圳世界之窗(1994年,47岁)   (郑远涛摄)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吴幼坚

 

    2008年夏,落雨的周末。我花半天重读珍藏的大叠信件,并将其中一些段落逐字打出,准备发上博客。写信者是北方青年D,14年前我在《广州文艺》当编辑时,他投稿成为作者(但未在我刊发表作品);随后花70元邮购我个人影集《这一株三色堇》,成为三色堇的“粉丝”;我俩在频繁通信中心灵共鸣,成为知己。我比他大21年,他来信先叫我“吴老师”,再叫我“阿坚大姐”,很快改为同辈间昵称“坚”。他曾写道:“在我看来,我们犹似南、北而来的两只精灵的蝴蝶,在风中相遇,在云中起舞,彼此投意,相互留恋,于是缠绵,于是盘旋……蝴蝶呵,只能是我们灵魂的幻化,意念的蜕生,风为之呻吟,云为之哭泣罢……这是一场无声的相逢,然而栩栩如在眼前。”(1994.10.24)在此,我以“蝶”首个字母D代表他。

 

    想起和D的交往,便想起毛阿敏一曲成名的《思念》——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作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太久太久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 

        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 

        难道你又要匆匆离去 

        又把聚会当作一次分手

 

    值得欣慰的是,虽然天各一方,我和D并非“一去便无消息”。在喧嚣纷繁的经济社会里,我们安静地徜徉于精神世界(他爱用“安静”这词)。双方坦诚交流着对社会人生的看法,话题涉及工作、写作、交友、恋爱、婚姻……从1994年春到1996年夏,我俩通信两年多。他来广州见我一面后,回去按部就班恋爱结婚生子……我们不再通信,唯有他不定期打来电话,声调沉稳:“是我,☆☆☆。还好吗?”他说过:“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信件我都妥贴安置好。那是系我心的一束红线。”(1994.10.24)14年过去了,我写给你的信还在吗?若复制一份回赠于我该是多贵重的礼物啊。离相见的那个夏天,恰好过了12年,刚满40岁的D,重温旧信你会被自己感动吗?正如我当年评价,你的感情最为纯净专注。下面发表你部分来信,特配发提及的老照片。老照片扫描效果比当年差一截,想必你钟爱如昔。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广东番禺莲花山(1996年,49岁)   (北方青年D摄) 

 

   北方青年D给阿坚的来信摘要——

 

    1)你终于肯接纳我这个北方小老弟,心里很高兴,否则我总是耿耿于怀。为此,我想,5年之内——那时你不过50岁,一定要见到你。保持这个默契,等着我。我知道50岁的你不会老的。((1994.1.23)

 

    2)生日愉快,愿你在47岁时依然美丽。这是一个北方小子对他的南方友人衷心的祝福。在我收到你出差汕头发出的信第二天,我即从《羊城晚报》看见《吴有恒传》出版的消息,我非常注意到它的肩题是“一位懿德高格、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的传奇”。接着下班回家后我又重新翻看你的“旋转餐厅”,其中有这么一句“有什么值不值得,多少人死都死了”——这是吴老先生平静的一句话。由此,我热泪盈眶了。……吴老先生他好吗?作为一名普通人,一个无名作者,谨向这样一位将军和作家表示敬意。……读你的信如行云流水,给你写信也是很快乐的,如同面对面聊天。其时外面春风挺招摇的,呆在办公室里给你写信,像在春天里散步。(1994.4.6)

 

    3)我不希望你有不乐观的情绪,想想你拥有过的美丽,你拥有过的经历,就该比别的女性更笑得灿烂些。我会记着你的。忘掉一个人很容易,但是忘掉一个与自己进行过情感对话的人,那是不易的。……谢谢你的牵挂,并希望那位老前辈转危为安。(1994.5.24)

 

    4)这个电话带来的消息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一时无话可说。搁下电话,我想也是不意外的。我本还想对你说要珍重身体,可我没有说,失去亲爱的父亲,对每个人来说怎么会不哀伤呢。对我而言,则失去了一位心中敬慕的师长,我将默祷一位可敬的老人安息。……遥远的南北方,使我无法跨越。如果我在羊城,一定会去看一看老人家的。……逝者已去,活着的人当更好地活着才是。所以,你要保重身体。这是我最想说的话。你明白吗!(1994.8.27)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深圳世界之窗(1994年,47岁)  (郑远涛摄)

 

    5)今天早上,我对妈妈说,我要出去散散心……坐在岸上静静看潮,那一刻,我想到了你;如果顺着海水,扔一只漂流瓶,里边装上我说给你的话,让它漂到广州去,岂不是很好?!又:你摄于世界之窗、穿一袭黑裙的那两张照片,真是棒极了,色彩对比好,搭配和谐,还有你那极富魅力的笑容。(1994.9.18)

 

    6)一个星期前,出外途中遇到一位女性,从背后看使我突然有一种遇到你的感觉,那身段、那发型,以及一种不能言传的感觉,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你莫非飞临本地?待车过时,我按下车玻璃侧面看,就连那面容也极相似,终使我有一种惴惴激动的心情……(1995.7.29)

 

    7)在这样一个雷雨之夜,与你倾谈,心灵别有一番滋味。甚至在未下雨前,我站在室外,望雷电闪烁处,竟有一丝微笑挂在脸上:是否南方的她与我可以同时看到这眩目的一瞬?在此之前,我对于闪电是有些怕的。于是,我想到,该给你复信了。(1995.8.18)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深圳世界之窗(1995年,48岁)  (紫荆摄)

 

    8)关于封三照,我当然首推世界之窗打电话那一张了。且不说你很好的神情(浅浅的笑容,温暖的眼神,自然使人心里漾起一种美好的感觉),单就照片的整个色调——宝蓝色的连衣裙、秀气的女人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松香的原木、银灰色电话,仿佛使我感到,一个姣好的女性有着怎样一颗古朴的心,一个知识女性怎样融入醇美的自然,这照片散发出的“气与质”是至关重要的。(1995.10.25)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雨中的青青世界,阿坚系着D送的纱巾留影以便寄给他看效果(1997年,50岁)  (苏秋摄)

 

    9)我站在那些方巾前,想象着你更适合哪种颜色和图案。那位很好看的精品小姐微笑地上来搭讪,说,不知她多大了?我说我姐在外地,也就30来岁。她说,不如看看这一条。那是很艳丽的,我说不想要。后来,我终于看到了现在的一方纱巾。它靛蓝底色正好配你皎洁肤色,白色图案点缀一种清丽,很适合的。我一眼就看中了它。我敢说,它适合你,它衬在你白色或黄色风衣里,只露一缕靛蓝一点碎白,那是何等的风采(我可以看得见这种效果的)。(1996.1.14)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深圳青青世界,系着D寄来的纱巾(1997年,50岁)   (苏秋摄)

 

    10)广州的天气很好,11-20度之间,多好的温度。在温和的空气里,广州的男人和女人们表现得绚丽夺目。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我能看见一个系靛蓝色方巾的女人出众的背影,空气里有一个声音轻轻唤了她,她回头嫣然一笑,顿使羊城又添些许春色,她叫阿坚。那个声音来自北方呵。(1996.2.10)

 

    11)那帧老式窗前红衣女最最棒。斑驳灰墙、红漆的窗,是一种传统、历史的凝重,是沉默,一个成熟的红衣女人一下子使它鲜活起来,增添了一种璨然的情绪,但还是宁静的格调。(1996.5.12)

 

    12)因为我,你变得年轻,这使我至感欣慰并甚为高兴,在今后好长一段时间内,我希望你永葆美丽的人生。……你的幸福和美丽,不管今后发生怎样的事情,都是我默默注视和牵挂的,我永远是你灵魂里的同途知己。(1996.7.2)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在梅花村陪父母度过晚年的老宅阳台上(1996年,49岁)   (郑成波摄) 

 

    2007年我的博客慢慢做起来了,D表示钦佩我的热情和毅力。他没有博客,电话极少,不知是否常来三色堇花园。直到2008年6月9日,在《端午气象:东边日出西边雨》之后,才出现他的评论:“终于有时间可以静心看你的博客……您都61岁啦,不禁唏嘘中,想起96年的夏天。难得是您有这份心境和心胸。或许,您应该是我和我们的精神财富和人生的榜样。致敬!!”我回复:“不要过高评价我,就让我们在人生实践过程中,不断学习提高吧。”他在《初读中国同志简史的欣喜》后评道:“对于陌生的事物,最正确的做法,是不表示反对。对同志现象如此,对任何社会的新事物也应如此。这样看来,我们国家是进步啦。早应该进步。”我回复:“是的,中国社会在进步。我做的每点工作,都会增加一分推动力。希望得到你的关注支持!”次日他在《这些同性恋孩子有情有义有才有礼》后写道:“ 一个勤奋的人。我也会把看博成为习惯。”我回复:“希望你不但看博,而且评博,那是对我的有力支持。”他还是甚少现身。

 

    我们不再激情奔涌,但彼此永难忘怀。D说过:“你是引导我灵魂的一只羽鸟,因了你,我人生得以深刻,激情得以饱满。”(1994.8,11)而我这一株三色堇,也因为有他,有越来越多的男女老少朋友,会继续幸福美丽。

 

你我犹似两只蝴蝶无声地相逢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阿坚陪D去番禺莲花山旅游,下山前D为她摄下最后一张照片,并说肯定是整批之中最好的一张。果然。只是时隔12年,扫描下来已很朦胧。不要紧,往事在你我心里是清晰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