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  

2009-02-19 11:48:00|  分类: 心中的彩虹-LGB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08年母亲节,我刚好去了北京,儿子和许多年轻朋友向我祝贺。这是与我相识14年而首次见面的程青松送的部分鲜花,摄于远涛家中。暂作花瓶的广口瓶是另一位青年送的,他为了出柜而给家长准备资料,将台湾一本繁体字的书用简体字打完,这个过程也成为自己再次学习的机会。

 

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

 

□ 吴幼坚

 

  朋友转告我,新浪“情感部落”推荐了我的文章。可是和以往很多次一样,显得挺笨拙的我却找不到在哪里。博文《阿坚给一位同性恋者母亲的公开回复》访问量渐升至近5000,这倒是真的。我很高兴这篇诉说心声的文章,引起那么多人关注,而最欣慰的是可以帮助一些母亲减压。

 

   “新浪网友”写道:“我是一个苦恼的母亲,深爱我的儿子,当得知儿子是同性恋的那一刻,完全崩溃。因为我深爱我的儿子,我希望他快乐,而快乐的感觉别人是不能替他去判断的。母爱总是最伟大的,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我收藏了您的博客,读您的文章以此来开解自己。”(2009-02-18 10:29:26)

 

  H的母亲也再次给我写下一段话——

 

  本自冬春换季,更加人事重重,于城市间奔来赴去,心思内顾前及,伤神劳身。偶借休息粗览此圈中人事,未曾料及你之影响颇为幅广,深得人心,年近花甲而能尽心操及此事业,实属不易。此间牵扯人事曲折磨难,我不便发表。今细读您之肺腑,或有豁然之感,于H或为幸事,但退步想及家事环境,深感痛楚难言。虽人之变长难料,但离情脱性失教,实我之罪过。H之离去与我留言虽有宽慰,然不敢释怀,念其年事尚无,我不计较,愿再施教图改。多谢您之倾情,碍于环境,愿见谅不敢谒见。(2009-02-18 13:52:15)

 

  博主回复:

 

  H的母亲:你好!我将满62岁,不止年近花甲啦。但因身心快乐,确比一般同龄人显年轻。你也要放宽心怀,面对儿子是同志这一客观事实,无须任何自责,打消改其性向之意。社会总在向前发展,国人观念逐渐转变,孩子们的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我下午将前往广东电视台,作客“第一访谈”节目。我会抓紧各种时机,宣传构建多元、宽容社会之理念,并身体力行促进子女与家长沟通。你我不便见面并不妨碍交流,H飞抵国外当晚已来信报平安,相信今后仍会来三色堇花园小憩,也望你我保持联系。祝健康、快乐、顺利!(2009-02-19 10:14:14) 

 

  时间匆忙,我只随手摘数则男女同志的评论,对旁人特别是父母们应有所启迪——

 

  网友“曾经”写道:“难道传宗接代真的要比个人的幸福快乐还重要吗?时常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吴阿姨跟那位母亲真的让人感受到母爱的伟大。如果人真的有来生的话,那我只能祈求下一世能够享受这真真切切的母爱!”网友“小泣”写道:“看了之后我好想哭,要是我家人能谅解我该有多好,哎~~~或许那是不可能的吧,呜呜~~~”网友“荣一与枯井”写道:“吴妈好,我也会把这封公开信给妈妈看的!!!”

 

  我注意到该篇博文已有4人收藏。但愿对出柜或将出柜的同志们有帮助。下面介绍的是一位美国母亲的故事,同样可作参考。亲友会义工、翻译组召集人阿升这样告诉我:“阿姨:你好,这是新加入翻译组的义工小黄翻译的文章,你看是否可以在你的博客或者亲友会网站使用?小黄,在广州工作,热情主动,希望能够成为翻译组的骨干。他也表达了对你的敬意,盼望着早日见到大家。”2月15日亲友会举办情人节联欢,小黄已经和我见面并坐在一起聊天、看表演,很开心。

 

 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非常喜欢具有彩虹元素的物品,譬如这样的风车。  (选自阿山博客)

 

  附录  一个陪伴儿子出柜的母亲(原名《怎样和你的孩子谈谈做一个同性恋者》)

 

  作者:雷蒙.詹森 (来源 about.com)翻译:小黄(亲友会义工)

 

 

  故事从我的儿子本脖子的唇印开始。我和本一直关系非常密切,我问他关于此事。起初,像大多数17岁的孩子一样,他不承认这是个唇印。我当即实实在在地告诉他我绝对知道一个唇印是什么样子的。他很慌但还是欣然观赏他脖子上的这个紫红斑痕。

 

   “她是谁?”我问。他有几个女性朋友,我真的无法想象他和她们中的某些人浪漫地纠缠在一起。她们一直是严格的柏拉图主义者。他不会告诉我谁给的这个唇印。

 

    我开始列出朋友和熟人的名字,希望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凯尔西?米兰卡?阿比?”他憨憨地咧口笑,说不是她们。我开玩笑地提到了他的一个男性朋友的名字,此人正好最近经常在我们家附近露面。我从来没见过亚历克斯,但我知道我儿子前一天晚上跟他出去过。

 

  “亚历克斯?”我逗他。

 

  “不是。”他说。 但他微笑了一下,那笑容让我不解,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考虑了一会儿。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开始注意到本的一些变化。他穿得别致,戴着报童帽、围巾,蓄着一个“独立音乐”的山羊胡。他很多时候只和亚历克斯呆在一起,而不是别的朋友。我仍没见到亚历克斯。一天晚上,我本应该去镇里接儿子,他在那里跟亚历克斯一起玩。我想先拿点汽油,就通过另外一个入口来到停车场。当我接近黑暗的地方,我想我确实看到了我儿子和另外一个高点的男孩紧抱在一起,在阴暗处对着一个货车。当本发觉我接近汽车的时候,他快速离开这个男孩,装着没发生什么。他上了车,回头正对我瞪了一眼。另外的那个男孩偷偷逃跑了。

 

    “亚历克斯?”我问本。

 

  “对。”他说,然后换了话题。我不再追问了。刚刚看到的让我太震惊了。实际上,我很快开始怀疑我已经看到了我确实看到的东西。唯一深深烙在我脑海里的是亚历克斯有力的黑眼神,直直地盯着我。

 

  接下来的日子,我老是被这个神色困扰着。亚历克斯来到家里,或者与本在停车场约会。但我在场的时候他们从来不见面。他们一直等我工作或到其他地方去的时候才碰头。本说话、穿戴和行为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我开始问女儿们,她们觉不觉得本是个同性恋。我排行中间的女儿回避这个问题。“问本自己。” 她说。

 

  一天早上,我在本的电脑里给他留了一个便条,告诉他,在他出生后,我对他主要的希望是他能快乐、自由,做真正的自我。我知道,这有点模棱两可,但我想如果本是个同性恋,那个便条告诉他我还是接受他的。我最大的希望是他能幸福。但他没有谈关于便条的事。

 

  这天我正把本的要洗的衣服从烘干机里拿出来,一个写着“同性恋自豪”的袜子掉到了我的脚下。我确定本真的想跟我谈些事情。我不能再等了,我必须跟他谈谈……

 

  让一个17岁的孩子就范,和他心贴心地交谈是件困难的活儿。本从小就无论如何都不善于和母亲交谈,他总不在乎我的关心,不爱听我说话。但我强烈感觉他需要和我进行一个关于“安全性行为”的交谈,这几乎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我发现本谎称亚历克斯年龄17岁。其实他21岁了,念大三。我觉得本可能在与比他有经验的一些人交往中会吃亏,我知道这不是件简单的事。

 

  我决定介入,但不知道怎么入手。我不能开口说含“g”的那个词,虽然这是我想提的事。我只是不知道本听到后会怎样。如果他不是同性恋呢?我问他这个问题,会不会伤害他更深?

 

    我问,“亚历克斯不仅仅是你的朋友吧?”本没有看着我给我一句他常说的“没答案”。

 

  “我不知道。”他说。

 

  我坚持问,“因为如果他不仅仅是,那么我们需要谈谈。”

 

   本有点恐慌,“别说了……”他乞求。

 

  “我要继续说,我要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我爱你,不想你发生什么事。”

 

  “你不要再说了!”他再一次央求我。

 

  “为什么你要阻止我说呢?”我平静地说。

 

  他把脸转过去,然后喃喃自语,想要表达什么,“好糗啊。”为了他我的心碎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找回自我,但他还没准备好承担做一个同性恋者的压力。他不想被自己的母亲揭穿是个同性恋。但实际上,他已经被妈妈察觉出来了。

 

    我为提这个问题而道歉,但我也告诉他,如果他是个同性恋者,我有责任帮助他解决一些问题。他的安全是我最先考虑的问题。他说,不错,亚历克斯跟他不仅仅是朋友。

 

  我叫他不要再堵住我的口。爱激励着我,所以他要听话。我要告诉他的是,不管他是怎样的人,我都可以完全接纳他。直到最后一刻,本永远是本,不会改变。我轻描淡写地提到了安全性行为,话里没有包含那个词,因为说这个明显会让他感到害怕。我敞开了这次交谈,告诉他,他永远可以来找我,我永远是他栖息的温床。然后我不再谈这件事了,我感到本和我此时能处理的就这么多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我很不好受。现在我知道本确实是一个同性恋者,我很害怕,我无法想象他的生活将会怎样艰难。我知道他以后的生活将面临歧视,想到这我就心疼。我为儿子伤心,我们一直保持密切良好的关系。他许多方面像我,但现在,他突然变得比我大,对我来说遥不可及。他已经跨越到一片我陌生的地带。我害怕、烦恼。我感到奇怪我会有这样的感觉。我总是认为自己很开放和包容。我为自己是一个“无拘无束”的60岁孩子而自豪。当碰到这种情况,我不明白,我为何要因此活在苦恼中。

 

    几天来我们之间很尴尬。这段时间我还在处理跟他父亲离婚的事情和找房子。我找到一个有两个小卧室的公寓,其中一个卧室里有个大壁橱。本商量是否能和他的姐妹共用一个房间。当他说:“我可以一直住在壁橱里……不……等等……我刚出柜……我不想再回去了。”真幽默,我们都突然笑了起来。忽然之间所有的尴尬都挥之而去,我们又和好如初。

 

    从发现本是同性恋已经过去6个星期了。我第一次看清了他,我可以告诉你,他有魅力:他很壮,眼睛炯炯有神,精力集中。成为同性恋者只是他本质上不可改变的一部分,但不能仅仅以此来定义他。他继续找亚历克斯。我已经见过亚历克斯,并努力在头脑里擦去他那愠怒的一眼给我的印象。我试着看亚历克斯像本看他那样,也希望亚历克斯看我像本看我一样。

 

  我为儿子而骄傲。他一生过得不容易。我很高兴我能明白这些,我很高兴他不必生活在阴影里。他可以找回自我,他是幸福的。

 

  英文原版链接:

  http://gaylife.about.com/od/comingoutstories/a/momson.htm

 

妈妈我能做的就是宽容理解他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