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2011-02-09 14:32:00|  分类: 吴幼坚,兔年初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坚在樱花峪留影秋意浓郁如同油画(2011.2.6,63岁)  本文阿坚影像由Ronald或Max摄影,其余多为阿坚习作。

 

兔年初四新丰观赏樱花流水账

 

□ 吴幼坚

 

    兔年初四,朋友张飞邀我去广东新丰县的樱花峪旅游。旅游线是张飞参与开发的,但初四这天他有事不能陪我去,就由亲友会义工Max和Ronald这对情侣与我结伴前往。我和他俩在广州发车点碰头,随数十人的观赏樱花团,乘旅游大巴向新丰进发。天气晴好,心情轻快,只等抵达目的地,就可尽兴游玩。谁料离新丰县城还有一段路时,却意外发生车祸,赏樱愿望眼看泡汤……等待处理事故过程中,不用手机的我请Max代发微博。一番折腾后,我们转乘另一辆大巴,下午4点多来到樱花峪。近段雨水不足樱花受旱,花开得不够繁茂,与期望值有差距;途中发生车祸更令人不快。但我们三人兴致勃勃,不怕登高走远,争取多拍美图。游客中应该是我最年长,但旅游摄影劲头胜过中青年。数十人最终完成初四旅游,延至晚上9点之后,才回到万家灯火的五羊城。

 


我们三人找到最高大美丽的一株樱花狂拍照片,觉得总算不枉此行。Max拍摄这幅效果最好,先请大家观赏。
 

    有人觉得大过年的,发博文该报喜不报忧,但我习惯一开口就说真话,以下是本次旅游的看图说话(图片可能显多,我是觉得与其收进图片夹无暇翻看,不如趁早亮出来给大家欣赏)——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坐在旅游大巴中部靠左窗边,清楚地看见一辆小车闯入视线,随后听见一声巨响,明白是小车与我车相撞。接着大巴急刹车,但继续向前30余米才侧翻进排水沟。游客纷纷问怎么啦怎么啦,而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一点不惊慌。我们一个个慢慢下车,我还说等会一起用力把车扶正,说不定还能继续开。谁知下车一看,前边损坏厉害,而且这么重的车,人力哪能搬动?所幸大小车子乘客都无大碍,我就先拍照去。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就是强行超车终至惹来大祸的凌志车。若不是大巴立即避让,车上老少就难保平安。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小车半边车身都烂了。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大巴司机十分扫兴,但必须尽职地与公司联系派车接乘客继续去看樱花。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等待处理事故,顺便拍照发表,托Max发微博向网友报平安。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游客们来到县城,午饭后就去樱花峪。我和Max合影报平安。团友说起刚才大巴颠簸前行30余米,自己想了什么,有人答,想的是糟了,等会说不定车子会打筋斗,没命了……我笑答,想着等车停住看可否从门口下车,不行就从窗口下,再不行就从车顶出去……她答:哗,连从车顶出去也想到了!


   当时发的几条微博:(由亲友会义工Max手机代发)我和Max及其男友今天去新丰看樱花,在路上旅行大巴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均无人员伤亡。现在正在等待旅行社安排大巴送我们去景区。樱花美景今晚或明天报道。既然带了相机,就拍下现场情况,也算是一种人生体验。(继续代发)交通拯救车来了,测量旅游大巴的刹车痕迹有30多米长。旅游大巴上只有一位女乘客表示身体不适,可能有轻伤。(代发)一群人开始处理小轿车,旅行社安排的大巴还没有到,大家唯有继续等待。(代发)我们已经到达新丰县城,在金龙酒楼,坐下等上菜。饭后我们就去看樱花,请大家放心!(引文完)

 

    有惊无险,躲过一劫,安心看樱花去——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游客一下车就急切地拍照,我们三人要往景区里走,慢慢找景致。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天旱花少树也不绿,幸好游客服装颜色还较丰富。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阳光太晃眼不宜照正面,就侧面都好像是眯眼的。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看来就那株樱花最茂盛,但等着拍照的游客多,回头再说吧。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拾级而上,这座山说是栽满八重樱花,可惜天旱开花太少。不过这样仰拍画面还不错。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发现一株不知名的树,给我一种堂堂正正硬硬朗朗的感觉。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树还开着一簇簇的花,引来小昆虫光顾。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张由Max提供,用微距拍摄得十分清晰。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阳光渐渐不那么猛烈了,Ronald为我拍摄近照,我说年纪老了太近会把皱纹显示得很清晰啊。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拍一幅坐姿,这样会很轻松。许多年前这件绿毛衣,在黄褐色环境中很突出,我选择穿它是对的。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周围的山头都没什么绿意,我和这几株杉树并立,算是一棵树吧。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他俩把彩虹腕套带来,借给我做道具挺醒目。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专注地拍摄时常常被别人抓拍。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近摄樱花感觉到它们实在缺水。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株特别之处是绽出了绿叶,格外有生机。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放眼四顾,发现山下远处有株樱花特别出众,有两个女孩在路中央,看不清是否在拍照。她俩刚才和我们三人,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共七人临时合起来点菜。我们觉得这两个女孩有可能是一对,她俩也注意到两位男士有可能是一对……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们决定立即下山走过去拍摄那株樱花。路上先以白墙黑瓦的屋子为远景照张相。其实那是困得不行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大,不过还是不想错过机会。在这里Ronald为我拍摄了我满意的照片,但暂时不发,以免视觉疲劳。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幅是他俩提供的,真得意。照片中靠左的是我,右边两个是谁?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路上Ronald摄下色调温暖环境安静的画面。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终于走到这株樱花面前,我们三人将它定为樱花王。它不像刚才见到很多被人工扭曲枝干的樱花,它远离中心景区,在天地间自由生长,长成自己本来的样子。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和Max在樱花王下合影。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株树姿态很美,很舒展。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走热了,脱掉绿毛衣,露出粉红毛衣(这件过年前夜在东山菜市场摊位买的新毛衣才10元,好便宜),照相有点新鲜感。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样的表情和姿势是不是显得有点傻?嘿嘿。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展示一下亲友会义工、拉拉小章送我的围巾,它和这季节及环境很和谐。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他俩互相拍照,我就给他们拍照。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天色将晚,不能再逗留,要集合回广州啦。赶紧多照两张就走。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Max用我相机仰拍樱花王。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们三人几乎是最迟回到景区中心的。这株樱花周围已无游客,轮到我们留影了。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不过比起刚才山野上那株樱花王,这株花虽然开得也很灿烂,但还是缺乏一种大气。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樱花峪自然处处有樱花入景。这是休息的大凉亭。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是旅游旺季时开放的餐厅,如今一片寂静。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难得一见的炊烟。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将要去停车场乘大巴回广州了,回头望,夕阳照耀下的大凉亭,竟令我联想起黄土高坡,联想起秦俑……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为了去樱花峪,往返途中要花几个小时,实际上在那里只停留不到两小时。但如果你是懂得寻觅与欣赏这种景致的人,你就会觉得还是值得去一趟。


兔年初四阿坚赏樱花流水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长年生活在繁华大都市,从没有归隐田园的念头,但我愿意每隔一段时日,就有机会亲近大自然。在那里我觉得自己的身心都格外年轻。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