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内蒙大四学生出柜第四天父母平静接受  

2013-02-01 18:24:48|  分类: 出柜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大四学生出柜第四天父母平静接受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内蒙大四学生出柜第四天父母平静接受

吴幼坚

小启:欢迎参加吴妈妈组织的蛇年春节彩虹活动

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e3z5.html

  昵称“静远堂--子曦”的大四学生,人在内蒙古包头市,并非像很多人想象的身处沿海开放地区,父母具体工作不详,只知其父亲长年外出,是母亲将他一手带大。这样一位22岁同志,日前出柜被父母接纳,不得不引起我的关注,想看看他的心灵轨迹。我在他微博读到如下相关内容,觉得可供其他有出柜意愿者参考。他提到的梁文辉,就是不久前媒体报道的广外大三出柜学子。非常明显,子曦从梁文辉那里获得了正能量。本文附录是子曦应约写的出柜故事,更细致地展示了他的自我认同过程。我对原文作了些编辑后发表于此,相信子曦同样能给别人带来正能量。在此,感谢子曦,感谢他开明懂爱的父母,祝你们一家身心健康快乐,喜迎即将到来的蛇年新春!欢迎有机会来广州,与我、与文辉,还有更多同志及其父母相聚交流!
 
一、子曦出柜前后的微博反映出内心波澜
  
  @梁文辉--:【我向家里出柜成功啦!!】爸爸妈妈奶奶知道了,交流后很接受,明白同性恋是自然现象,不要求我“改变”,不理会农村的流言蜚语,不要求我和女性结婚,支持我过我喜欢的生活,也支持我做同志工作。要求我注意休息注意身体,将来找个合适的性格好的男朋友安稳过日子,努力过上好生活堵住别人的嘴。
  @静远堂--子曦:祝福 1月21日 23:54
 
  信心不足的我,怎么寻到那个幸福的彼岸? 1月22日18:00
 
  今天在和@梁文辉-- 的私信里谈到了自己一直不愿去面对的问题,很纠结。@梁文辉-- 谢谢你对我的指导哦。 1月25日17:12
 
  什么时候大家才能真正把同性之爱当成异性只爱一样的对待?我要怎么面对我的父母?想说又不能说的感觉好痛苦。 1月25日17:13
 
  老爸辛苦了。为了这个家父母付出了很多。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安稳的环境?明天爸爸又要去新疆了。爸爸很辛苦,要注意身体。1月26日21:31
 
  我都做了什么?我不想让他们去面对这样的事实。我爱我家。1月26日21:32
 
  @梁文辉--:家里出柜成功后,继续做着更加细致的工作,今晚和妈妈看的是:《@三色堇吴幼坚 我的儿子是“同志”》http://t.cn/zWnFPro 特好的一个访谈,推荐给大家,必要的可以下载备用。这张和吴妈妈的照片是挂在同城社区志愿墙上那张,主持过几场,这好像是在中大的讲座。第一次听吴妈妈讲时,那眼泪哗哗的流呀。
 
内蒙大四学生出柜第四天父母平静接受 1月25日23:18来自新浪微博
 
 @静远堂--子曦:转发微博 1月27日18:06
 
二、子曦在微博宣布出柜已获得父母理解支持
 
  @静远堂--子曦:……还有个事情要告诉你,我和父母谈过了,他们在看了你的微博还有吴妈妈的博客后,表示会尊重我的选择。认识了文辉,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谢谢你,文辉。 (1月29日 23:33)

  梁文辉-- 回复@静远堂--子曦:衷心祝福!希望看到更多朋友报答给父母的是真实而不是伪装的幸福生活。

  蓝白粗条纹: @梁文辉-- 同感。能让父母知道子女最真实的一面,是亲子关系更为进步的表现。

  三色堇吴幼坚: 赞同!子曦写出柜故事让我推荐给大家。

  @静远堂--子曦:发表了博文《走过人生的雾霭,实现人生的华丽转身》 1月30日09:27

内蒙大四学生出柜第四天父母平静接受

附录 走过人生雾霭,实现华丽转身(作者:子曦发表于2013-01-30 09:22:05

  我是一名在内蒙古读大学的大四学生,在过往的22年中我无不生活在一个充满了压抑的环境里。从小是妈妈把我一手带大,我对于妈妈也很是依恋,觉得自己要为妈妈而活,事事努力做到最好。可以说我们母子的感情是非常好的,一直也很和谐有序地发展着。但是妈妈却一直不知道她的儿子是一名男同性恋者,这也是我对妈妈的欺瞒。

从确认自己是一个同志开始,到今天也已经是5年多了。想想自己对于这个身份的觉醒其实远不止5年,从初中开始就喜欢和同桌一起玩,因为他学习成绩很优异,平时我有什么问题他都能帮我解答。每天下午的大课间,我总是喜欢躺在他腿上静静地什么都不做,就是享受这属于我们的时光。那时候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与别人不一样。现在回想起来,那不就是最初的觉醒么?我们一直都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对我说:“我一直觉得你的性倾向可能会与他人不同,也就是说你可能会是一个同志吧。你是一个很优秀但也很敏感的男孩,从初中以来我一直都希望能够照顾你,现在也许到了我们分开的时候了。以后的日子里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要总是那么依赖别人。你的人生之路注定会与其他人不同,所以要加油。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言放弃。”是他的一席话点醒了我,我知道自己的人生从那一刻起就不会再和他人一般。

最初的那段时间,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我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人群在社会中属于边缘化的人群,是不为社会所宽容的一类人。虽然我从没有把他们与变态之类侮辱性的词语画上等号,但是我依旧很难接受自己是同志这样的事实。利用假期闲暇的时光,我在互联网上查询了与同志相关的资料,确信自己的行为与取向都不属于病理学上的精神病,也不属于违法行为。这只是个人的性倾向,不影响到他人的生活,就这样慢慢地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

到了大学的第一天,宿舍舍友都到齐了。晚上大家在一起聊天,我决定向他们出柜,因为我觉得既然是有缘在一起生活四年的兄弟,应该是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所以当天晚上,我向他们出柜了。他们开始反应很大,我被孤立起来。每天他们几个人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做很多事。而我就是那孤零零的一个个体。开始觉得很孤独,但内心告诉自己: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即使跪着也要走完。而且他们这样的反应也在你之前所预想到的范围之内,所以慢慢就能淡然处之了。

孰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是男同性恋者这个消息一时间在我就读的学院里传得沸沸扬扬,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地说:你看啊,这就是我们学院那个同性恋啊!诸如此类的话开始我会很在意,会很不开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少,也许是他们觉得自己的行为对于我的生活产生不了影响,也就慢慢地放弃了吧。

大一下学期,我和几个大学同班同学一起出去吃饭,席间我就和他们谈到了如何看待同志这样的问题。他们说觉得开始很难接受,因为毕竟身边这样的人很少,而且即使有也都是极力掩饰自己,所以心理上会有抗拒的心态。当我问及,为什么知道我是同志后还愿意和我做朋友这个问题时,他们说觉得我性格也好为人也好都和其他人无异,交朋友最重要的是看这个人的品行如何,至于性倾向那是个人的事,不能因为性倾向不同而否定这个人,所以依旧会和我做朋友。

  确实是如此,当我确认自己是一个同志开始,我就更会发奋,因为我要用行动告诉那些质疑者们,同志也可以很优秀,也可以做到很多人不能做到的事。而事实上,往往同志会比异性恋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证明自己,会取得更好的成绩。正是因为这份自己心底的努力,才让千千万万的同志逐步对自己产生心理认同。

  从2010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我是同志这样的事实,他们放下心中的芥蒂开始重新认识我,重新认识他们脑海中那个不能触碰的人群。得到更多人的认知与肯定,让我觉得自己活得越来越轻松。

现在,在大学校园中常常可以看到和我打招呼的老师、同学们,他们对于我的情况依旧很关心。时间长了不见的朋友,我们也会常常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沟通,在他们的心中我这样的同志是和以往认识中的同志不一样的。正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勇敢、向上的心,我不仅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身份,还开始帮助一些对自己的身份认知存在障碍的同学排解心理上的压力。

就是这样,在学校的我能够很轻松地以一个同性恋者的身份去生活,回到家中却不得不伪装起自己。因为看着父母日益衰老的容颜,我不想让他们为了我的事情而操心烦恼。尤其是爸爸还有高血压,更是不能情绪激动,所以我一直都在他们面前扮演着一个乖儿子的角色。不过回到家里,我还是会和妈妈谈一谈同志这样的话题,在让她有所认识但又不能识破我的时候转移话题,来为自己的出柜做准备。

直到201212月的一个晚上,一家三口在饭桌上谈到同志婚姻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表示对于同志来说无论是形婚还是异性婚姻都是对家庭、对对方、对自己的不尊重。只有通过同性婚姻这样的方式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同妻惨剧的出现。听了我的意见,父母很是诧异地看着我,沉思良久,父亲说他认为如果是一个同志就不应该去尝试形婚、异性婚姻,那样是不道德的行为。一向很是严厉的父亲能对这样的事物有这样的认知,我感觉很惊奇。但是也不敢当时就出柜,我明白父母在别人的事情上可能很开明,如果这事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上定然不会这样轻易地接受。

2013121日,我看到好友转发广外大三男生梁文辉向家人出柜并得到认可的微博后,也萌生了向父母出柜的想法。经过和文辉的沟通,我开始逐步实施出柜计划,对于出柜的步骤方法,文辉给了我很多的建议。我从吴妈妈的博客里摘录了很多案例作为说服父母的资料,希望能够用事实来让他们明白我的选择。

123日晚上,我和父母饭后散步归来,为父母沏好了茶,我说有些事情想和父母谈谈。虽然他们觉得有些不解,但还是同意和我谈谈。

我和父母说自己是同志,是一个对男孩会产生感情的人,对于这个身份我已经接受了,并且以后也不会改变。我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我会为了自己的选择去努力,也希望父母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给我过多干涉。而且在接受自我后,我这几年有了一定的进步,取得了一些成绩。所以我认为同志身份并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希望父母能够接受我的选择。

父母沉默了很久,我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孩子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不认识的或是说从来没有想过的同性恋者,这样的事实是很难接受的。我把准备的材料递给父母,请他们阅读。半个小时后,爸爸对我说:你先回自己房里吧,我们现在很乱,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地思考。我度过了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我知道父母那一晚也没有休息好。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又过了三天,这三天里我的心里总是觉得不安但又憧憬着父母能够接受。

第四天早饭时,我们三个很默契地避开了这个话题,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这时候,我心里开始发慌了,感觉父母是不是想采取冷处理来对待我的问题。但是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开口去问,只能等父母来和我沟通。早饭后,父母把我叫到他们房里说有些事情需要和我谈谈,看着父母很淡定的神态,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我们三人坐定后,妈妈先问了我一句确定这个身份有多久了,当她得到我回答是5年了的时候,眼中明显划过了一丝惋惜。爸爸接口问我:你对你的选择有多大的把握,或者说你真的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选择而愿意去承受其带来的各种后果么?我说这个问题我已经问了自己五年,我相信自己对这个事情的判断和认知,所以我愿意去承担这个选择所带来的后果。而且我身边的其他兄弟姐妹都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他们对此也没有发表反对的意见。我是您和妈妈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孩子,作为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够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既然希望我幸福,就不要强求我去爱上一个女孩。

爸爸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我们昨天晚上也有查阅一些资料,也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很简单地去解决,诚然我们觉得很难接受这样的一个事情,但是我们也很欣慰你可以自己去面对这个问题5年,也了解你对这个事情的认知是很难改变的。正如你所说,我们是你的父母,我们当然希望你能幸福。既然你选择了这样的道路,我们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反而会让你离我们越来越远。你能很坦诚地和我们谈这个问题,说明在你心里对于我们还是很信任的。如果你能坚持,我们相信你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至于其他人怎么看,我想你不要太在意。只要你能过得幸福,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只有一点,希望你能够洁身自好,注意安全。然后,妈妈又问了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当我回答没有,妈妈说等有了合适的那个他,哪天让他来咱们家一起吃顿饭吧,我和你爸也可以帮你看看。毕竟,这不是一个小事,要慎重些。

这个就是我的出柜过程,虽然我事前想了好多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最后却很顺利地解决了。归根到底,还是一句话:天下的父母没有不希望自己孩子幸福成长的,只不过在让他们接受你的过程中要让他们看到你的坚持。并且要潜移默化地去渗透,不要操之过急,要给父母一个接受的过程,毕竟他们还是要去逾越心头的大山。但是要始终相信,父母最终还是会为了孩子的幸福去做出选择的,因为天下没有父母是不爱自己子女的。正所谓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长远。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