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2016-12-13 12:10:52|  分类: 这一株三色堇-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吴幼坚 

知道欧阳燕星的人不多,知道作家欧阳山的人非常多。欧阳山的长篇小说《一代风流》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作为这部巨著的第一卷,《三家巷》问世后反响热烈,深受读者喜爱。文革期间,《三家巷》被极左路线诬为宣扬阶级调和与资产阶级人性论的“大毒草”遭批判,作家本人被关押审查,亲属受牵连,读高一的小儿子燕星,也于1968年去海南当知青。不久前他完成长篇传记《走出三家巷》,经作家陈残云的女儿陈茹推荐,我为燕星的书稿做编辑、校对。11月20日三位“文二代”相聚,我向两位赠送集体回忆录——《广雅知青阳山情》,并希望写读后感给我转发博客,既能与网友特别是知青及亲属交流,或许还能促促这本“山书”的义卖,筹款资助我继续做彩虹公益。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陈茹先交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xn2n.html 

燕星随后也发来读后感,写道:“文章已写好,你看看行不行?如果可以,你先发,发完之后告诉我,我也会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上发,顺便对你以及你的微博,做一个介绍推荐。希望发我这篇读后感的时候,也帮我把个人公众号的二维码照片发在上面,感兴趣的人用微信扫一扫就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了,谢谢你。”我回复:“读后感看了,写得很客观,分寸感把握得好,对插队知青和农场知青的异同,分析得令人信服。最后那段我很感动:‘经历的终归是经历了,感动人的永远会感动人。广州这个大城市里最好的一所中学中的这28个青少年,曾经到广东省一个最穷乡僻壤的地方度过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这本身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给历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个篇章。’谢谢!”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欧阳燕星读后感:广阔天地大有不同 

我的回忆录《走出〈三家巷〉》得到吴幼坚女士、陈茹女士的帮助和指导,才得以最后成稿。吴幼坚女士的父亲是吴有恒,《山乡风云录》的作者。陈茹的父亲是陈残云,《香飘四季》的作者。吴陈两位均是出版编辑界的资深专业人士,不但承继父业,是响当当的文二代,且学有专长,术有专功,为广东文坛,为培育文艺创作人才,都作出了终生不懈的非凡努力。吴女士更是为我破了退休后目前不再做具体编辑工作的常例,亲自为我的书稿做编辑和校对,确实使我非常感动。朦胧之中,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父辈的关爱;朦胧之中,我看到那三位广东文坛不朽的逝者,为我们今日的互相扶持击掌,为后代在圣洁文坛上做一星一点贡献而动容。 

幸福是各有各的多彩,而苦难几乎是以同样的方式降临。在那个年代那种政治氛围之下,我们三个人的父辈虽然有着不同的工作经历,但作为作家,文化人,乌云压城之际都受到了同样的冲击。不言而喻,在阶级成分出身论甚嚣尘上的氛围里,年龄相仿的三个人,离开校园的我们同样走上唯一的道路:上山下乡当知识青年。遭遇唯一有些许不同的是,吴幼坚被分配在农场,却坚决要求插队下乡;我被分配插队下乡,却死争也要跑到农场;至于陈茹,这位乖乖女是被分配插队,也就听听话话地插队下乡。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认识了吴幼坚,才看到《广雅知青阳山情》(作者们称其为“山书”),才让我第一次详细地了解到插队下乡知青的生活。我豁然开朗,感觉到插队下乡与到农场当兵团战士,同是广阔天地,原来却是大有不同。由此延伸,我似乎摸到了时代的脉搏,明白了为什么同是知识青年,大家对当年的感受却有着如此大的分野,以及在社会上和后人看来,知青运动为什么有着那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看法和评价。是的,对于这场3000万人的大迁徙,千万家庭的被割裂,一代准知识分子的断层与耽误,有人赞美,有人痛斥,指责与讴歌同在,锥心刺骨与青春无悔并行。更有好事者,把国家将给予知青退休补偿传得煞有其事,真假难分。历史早已过去,看法或将继续分道扬镳,无论谁对谁错,细看看《广雅知青阳山情》这本书,或许也可作为一次抽丝剥茧。 

 毋容置疑,《广雅知青阳山情》里正能量偏多,容我一一道来。有几个地方可以选择,却偏要到离城市更远,更穷的地方去,能这样做的是一些什么人?吴幼坚的回忆文章里写得清清楚楚,这样一些当然是以理想为标杆,自我感觉身负重任,自以为走向光荣与光明的人。我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的恰好是相反的样子,我们那群乘坐红卫轮漂洋过海的青年,大多自以为是早已离开主流社会,被边缘化以及被抛弃的人。当兵的当兵留城的留城,出身成分径渭分明。海南岛是什么地方?这岛屿历史性地渗透着蛮荒和被流放的惶恐,想想当年在此的苏东坡,我们只能悲愤地高唱《满江红》。同为知识青年,其实我们在出发的时候,心绪已经大有不同。 

放下身段,扎下根以后,与当地农民或农场工人相处的关系,当地人看待我们知识青年的眼光其实也有很大区别。插队遇到的是老老实实的农民,真正的农民,与当地一山一木共同成长,永不离弃的农民。农场里可不全是这样,农场里的几乎都是移民。农场里有当地农业工人,大量的转业军人,归国华侨,潮汕移民,兵团之后,领导还是现役军人。这是一大群不沾亲不带故,彼此生活习惯大相径庭的来自五湖四海的相互竞争者。这里更加弥漫着阶级路线和突出政治的气氛,这里有更多的集体生活,互相攀比。 

我和其他两个知青,一个是大走资派李尔重的儿子李新民,另一个是中南局大黑手王涿的儿子王晓放,到了农场没几天就被指导员警告,你们几个人出身不好是地主成分,你们应该更加老老实实。当然,不是说农场里的情况就全然一样,个个知识青年的遭遇也各有不同。同样有人很快成为受信任的文书,赤脚医生,政工干事,只要出身稍好的,再不济也能进个警通连什么的,政治待遇上高人一等。不过,与公社乡村的守望相助,人少关系简单相比较,我觉得兵团农场的生活更加的难以一家亲。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以上说的是,政治上的艰难,心灵里的困苦。这应该是因人而异的,是与个人灵魂深处的自我定位有关的。即便是同为出身不好,也有历史上的出身不好,新鲜热辣的出身不好,难以改变的出身不好,仍怀有希望可变的出身不好等等的区分。不可一言以蔽之,要细细分辨方能分清。不过在农场兵团,我们有同学直接被列为一打三反对象,除了劳动之外,有专案组隔离审查他们,这在农村插队应该倒是不多见的。 

至于说到生活条件的艰苦,劳动量体能上的辛苦,却也是各有特点。比如说农场至少保证能吃商品粮,有固定的工资。像书里说到穷得连坐公共汽车,连住一个晚上旅馆的一元钱也掏不出来,这在农场和兵团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当然啦,农村插队有农闲季节,过年过节能放假,比较容易随便回家,那又是插队的好处。农场不但加班加点多,凡事要请假,天天按时按点催你起床,出工,纪律性应该严很多。不过话说回来,你要破罐子破摔,不论你在哪里都不会辛苦,你想争个出头之日,你在哪里都得拼命表现,直到老来才知道,落下个伤病缠身。 

是的,每个知青的经历,心路历程都是不完全一样的。微信里有个段子说得好,后来当了大官的,说当年那是难得的历练。后来发了财的,说当年是一种意志与能力的积累,当了大学者的说当年取得了知识的沉淀,一事无成和下了岗的,只好说那是一段生涩心酸的回忆。我们学校有一个在农场入了党的,见了同学就说,花了几年时间还不赚点政治资本,那也是太浪费了。人有时候处在什么环境不重要,你所能做的事情和周围的人对你的看法,那才是硬生生给你心灵高度的一个难以逾越的平台。我们有同学是从农场选送上大学的,有同学直接送到医院里被培养成为医生的,我们当年就知道,同人不同命而已。 

闲话扯远了,自己当年确是牢骚满腹,看看广雅在阳山的这些知青,真的由衷佩服他们知难而进,百折不回。同时也感觉得到,穷地方的人特别淳朴,阳山的老乡们,珍惜这些大城市里来的学生哥,穷是穷得只剩下真情,穷才唯有共同进退。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知青运动,宜细不宜粗。历史性地看问题,其实就是具体地看问题。是一说一是二说二,道理都是摆在那里的,来有因去有果,反正历史是回不去的,反正现在也没人会把孩子送去了,我们怎么就不能更客观一点呢?!偌大的一个历史事件,如何光能用一个好字或者一个坏字,就能道得明说得清?一个运动,各自表述,如何? 

经历的终归是经历了,感动人的永远会感动人。广州这个大城市里最好的一所中学中的这28个青少年,曾经到广东省一个最穷乡僻壤的地方度过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这本身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给历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个篇章。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欧阳燕星个人公众号二维码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们下乡30周年后应阳山县委县政府邀请回阳山参观访问与县委书记合影。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文二代欧阳燕星写来“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