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2016-12-02 11:27:07|  分类: 爱是最美的彩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吴幼坚 

我和陈茹在《广州文艺》共事16年,我俩都是作家的女儿,她父亲陈残云,我父亲吴有恒。我俩又都是文革前的高中生,分别下乡做过知青,先后回城进入杂志社,热心替他人做嫁衣裳,在本省外省作者中口碑都很好。我们退休多年,但与《广州文艺》老同事相聚总很开心。除了说说儿女婚姻,孙辈趣事,大家更喜欢回忆当年,那是《广州文艺》的黄金时代,也是个人最充实愉快的日子。 

《广州文艺》创办于1973年,2008年举办创刊35周年晚宴后,我发博文写道—— 

我是1979年从湛江调回广州,进入这个集体的。那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广州得风气之先,《广州文艺》在众多文学期刊中脱颖而出。没有大学文凭的“老三届”成为办刊主力,向年龄稍长的主编、副主编学习,一个个在实践中取长补短,工作齐心协力,思想非常活跃,把《广州文艺》办得富有南国都市特色,洋溢改革开放气息,青春可人,发行量最高时达35万份,与国内《萌芽》、《芳草》、《青春》并称“四小名旦”。那时我们创造了许多个大大小小的“全国第一”:第一家发表台湾作家作品;第一家发表外国翻译作品长篇连载;第一家地方刊物刊登“军旅作品”专辑;第一家为栏目命名“都市霓虹”、“东方快车”、“打工写真”、“滑浪风帆”、“旋转餐厅”等等;第一家实行文学与企业“联姻”,成立杂志社理事会走向市场…… 

常言道,好汉不提当年勇,但我们年老时提起往昔,不是显摆而是激励自己,保持青壮年时那股认真劲,有滋有味有声有色地过完此生。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08年9月22日部分《广州文艺》老同事合影:左起陈茹、司徒杰、高乃炎、霍之键、方亮、岑之京、卢慧龄、陆龙威、叶小帆、吴幼坚。 

20161120日,我和老同事陈茹、新朋友欧阳燕星(作家欧阳山儿子)见面。10天后陈茹来信说:“今晚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篇文并配上书的封面,扉页,现转发你一阅。”(因我不用手机没微信所以不在她朋友圈内)我当晚回信道:“陈茹:刚看完你的读后感,很真实亲切。我会在12月初转发上博客的。谢谢!请你提醒催促小伙伴燕星,希望他也写篇读后感。他作为我的新朋友,从兵团知青角度看插队知青生活,定然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现在愿写文章的人不多,我的高三同学报名领‘山书’者不少,但没有一个交读后感,呵呵,不是硬任务,都懒得动脑子了。文二代还是和文有缘的。晚安。”次日陈茹回信说:“幼坚,谢谢你的夸奖。已经转告燕星,你催请他写读后感的事了。”燕星则来信道:“两位文坛大家姐:我还真不是善写文章之人,知青的稿件有点不知从何下手。这周我在香港带孙子当菲佣。下周尽量,谢谢! 我回应他:“燕星谦虚了,我们这些老三届,中学阶段基础打得扎实,一生受用哦。何况你在父亲身边长大,多少也会受到熏染的。我儿子在外公外婆身边10年,受外公、母亲潜移默化,从小喜欢历史、文学,终于选择为职业。复制一篇兵团知青读后感,是在我博客发表的:《海南知青有感:阳山情深“山书”见证》你不必急于写读后感,等轮休回广州再慢慢想、慢慢写吧。晚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wrmz.html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陈茹读后感:知青,老三届绕不开的话题

那晚与吴幼坚、欧阳燕星相聚一家酒楼。幼坚与我在《广州文艺》共事16年,燕星则是我童年伙伴,中学同学。原本从未谋面的他俩,因幼坚将任燕星的长篇传记责任编辑而会面(坚注:感谢陈茹推荐,感谢燕星信任)。三人相谈甚欢,初次见面的他俩没有一点隔阂,以幼坚的话说,我们三人同是老三届,同属文二代,燕星父亲是欧阳山,代表作《三家巷》;幼坚父亲是吴有恒,代表作《山乡风云录》。 

席间,幼坚赠我们各一册《广雅知青阳山情》,编委之一的她给我们介绍了此书:1968年秋,上山下乡大潮中,广雅中学有28位从初一到高三的学生到贫瘠的阳山县插队落户,他们中有的是被分配去,有的是革命斗志使然。这本由二十几位知青撰写的青春回忆录,作者们昵称为《山书》。近些年,写知青,知青写的作品不断面世,是为了逝去的青春亦或缅怀那艰苦的岁月?《山书》给出了答案:写这段历史是给自己和后人留一份勉励,一份警醒,一份思索。 

我翻开《山书》,作者中除吴幼坚是老熟人外,有三个久违的名字赫然映入眼帘:卢学光,钟如芸,许光远。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部分广雅中学赴阳山插队知青在新圩公社大院一角唱革命歌曲,图左拉手风琴者许光远(手风琴是阿坚我从广州家里带去阳山的),站立者男生左二深色衣服卢学光,女生右五黑衣短发钟如芸。

钟如芸和许光远,是我中大附小的校友,比我高一届,两人都出身于书香之家。与我妈妈同事多年的许光远的父亲许淞庆伯伯,是数力系教授,他母亲方阿姨是外语系教授,童年时我曾随妈妈到过许家;钟如芸父亲是历史系教授,母亲是中大校医院医生、院长。许光远和钟如芸是附小的名人,“学霸”兼好学生。我被他们到阳山的豪迈情怀感动,被他们在阳山的艰辛与清贫震撼。虽然我也当过五年知青,但从劳动强度到生态环境都不能与他们同日而语,用“食不果腹”形容他们的生活一点不为过。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4年2月1日部分阳山知青聚会,手持不同的“山书”封面设计合影,图中站者左六红衣卢学光,坐者右三红衣陈其晖。  

卢学光父亲卢动叔叔与我父亲是挚友,卢动叔叔曾是广雅中学校长,省体委主任。《山书》中的《阳山恋》里,卢学光太太陈其晖写了他们感人的爱情故事。文革中父母被打倒,卢学光放弃了条件稍好的海南兵团与东莞,到穷困的阳山插队落户,出身“红五类”的陈其晖参军到了部队医院。三年后卢学光作为工农兵学员回广州上大学,毕业后却又分配回阳山的山区学校当老师。已经升任部队干部的陈其晖面临严峻考验。最终,她选择了卢学光这位山村教师为终生伴侣。他们结婚时,我的父母与另一挚友黄宁婴夫妇参加了他们的家庭婚宴——一頓以卢学光从阳山带回的猪肉为主的便饭。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幼坚(左一)与部分知青及新圩大队干部在稻田合影(苏联相机是我从广州家里带去阳山的)。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幼坚(左一)与知青们要求调到比新圩公社更艰苦的江英公社插队,与知青户成员尹泉香、陈子元、谭树荣在村前合影。

与吴幼坚同事多年,她也曾提起阳山那段知青生涯,也许是时过境迁,也许是所受苦难不值一提,她讲述知青日子是浪漫多于艰辛。读《山书》,得悉她在困顿生活中是那么自强、那么坚毅。无独有偶,欧阳燕星在他的长篇传记中,也以一整篇章叙述了他在海南兵团的知青岁月。知青,是我们老三届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回味《阳山情》的同时,也期盼燕星的长篇传记早日问世!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广州文艺》同事陈茹写“山书”读后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