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2016-04-03 12:59:21|  分类: 无私战士有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父亲吴有恒生前最爱红梅与木棉。图为广州市花——木棉。由我的好友俞立平拍摄。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吴幼坚 

清明时节追思故人,父亲吴有恒母亲曾珍,给我们兄弟姐妹留下的印象最深刻。我在香港回归前夕,在报刊发表了关于父母的文章,后登载到博客:

无私战士有情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0071i.html

还有一篇是老同志牧惠遗作:真共产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0075a.html

媒体人拉登哥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也从吴有恒说起,文友推荐给我,我读罢决定转载于后。 

2016年43日亦即今天,我独生子郑远涛与前媒体人、作家王恺在北京有一场对谈:玛丽?瑞瑙特笔下的亚历山大和他的时代。儿子花9年时间,在35岁生日前译完约90万字巨著——亚历山大三部曲,质量上乘好评如潮。远涛从小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接受了精神养分,我想老人在天之灵会感到欣慰。我虽是退休编辑,但拿不出能与父亲儿子媲美的书籍,只有公益读物《爱是最美的彩虹》及同名视频集。不过,我60岁学打字开博客,8年发表2522篇博文,31237条微博,还有难以计数的视频,同样是认真完成的,面对先人亦问心无愧。今后,我们母子仍要多思多惑,“我自要求高格调,务求说话是纯真。”最后,预祝今日关于亚历山大三部曲的文化活动圆满成功!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作者:拉登哥(转自微信分享文章)

 

梅花为骨玉为魂,多了从前学杀人。

我自要求高格调,务求说话是纯真。

 

父言儿勿学为官,一学为官心就奸。

此语我今书在此,留存给予子孙看。

——吴有恒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司令员,图为新中国成立之初他与夫人曾珍在粤中合影。
 

正常的社会,普遍养成人的正常品格,“纯真”也普遍成为人的基本格调。而当“纯真”只作为少数几个“天生异质”者的保留“格调”、成为社会的珍稀品时,这社会无疑是反常了的,多数人的品格大概也是扭曲了的。正如“实事求是”本是正常社会里做人的起码品格,是人应有的常态,但真正做起来如果总须先得到“恩准”,结果多半也就是寥寥几个不惮于寂寂独持的“异类”能够做到!人们熟悉的“现实常态”是,“真假莫较真、是非多缄口”的哲学已日渐成为基因渗入多数人的人格中,而正是这种泛滥的人格质数,必然反转济助着“天下私蓄”者的倒行逆施,实质上成了阻滞整个社会从良、向善路上的同案犯!所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无论有多少外加的、众人共同面临的“无可奈何”,个体的差异,个人人格质数薰莸,终归是不能不予考量的因由!佳人本若欠佳,实在不缺做贼之时。尤其覆巢之下,“洁来洁去”者,大概也就是那么仅剩的几粒 “天生铜豌豆”而已。 

吴有恒是谁?简言之:真革命,真作家!当过纵队司令、党政领导,做过专业作家、《羊城晚报》老总。打仗施政不乏大手笔,赋诗作文俱得大风流。或曰:“其人禀天地之气,自不待言;而究竟是天地间哪一种气而玉成其质,却难说清,‘侠骨柔情’略嫌敷衍耳,只一个‘梅骨玉魂’稍近其实。”信哉斯言!  

梅骨玉魂人已去,江天日暮失离骚。1994年吴老逝世,罗韬先生有挽语及附记,其“解码”吴老一生,最具慧眼—— 

   义归《资本论》,学兼《民约论》,勇乎疑,坚乎信,大悟不群增孤愤;

  事在《风云录》,志见《榕荫录》,行则武,藏则文,小说于公是离骚。                                                                

附记】一年多前,读吴老的《八十自寿诗》,他一生的所行与所思,怀疑与信仰,抱负与痛苦都包含其中,令我喟然久之。对于吴老的了解,可以帮助我们对那个时代的了解。这种了解是历史学家陈寅恪说的那种对于前人的“了解之同情”。由此,我们才可以解释一个人,或一段历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深刻社会危机,以及苏联十月革命胜利所显示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都给当时面临救亡图存的中国知识界以深刻影响。在寻求“整体解决”的思维态势下,像吴有恒这类知识分子的马克思主义选择,就几乎是理有固然,势所必至的。这种信仰与知识分子的社会良心是互为表里的。这是区别于那些不是“信主义”而是“吃主义”的人的地方。信仰与社会良心的二位一体,可说贯串了吴有恒一生的思考。故说“义归资本论”。但无产阶级政权在资本主义最不发达的国家和地区首先取得胜利,是出乎马克思本人意料的。在资本主义的军事和经济的包围下,过分强调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二者对抗的一面,而无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历史继承的一面,这在一个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育,而封建势力尚顽固的国度里,就尤其危险。“文革”的浩劫令吴有恒陷入痛苦的思考,法国革命、英国革命就成为中国革命的另一种参考坐标,他为此写下了两首诗。其中《咏拿破仑》有句:“如何一代人中杰,不读卢梭民约论”,就是痛感封建式王权独裁复辟而发的。《民约论》是资产阶级革命的圣经,它否定君权,倡导民主政治。后来,对这两首诗,吴老屡屡及之,先后在杂文《记咏史诗三首》、散文《史学家之困惑》,小说《滨海传》中三复其言,可见感慨之深。这就是“学兼《民约论》”的意思。 

在吴有恒老人的思考中,是信、疑兼用的。只知疑而不知信,则虚妄;只知信而不知疑,则盲从。信仰必自怀疑始。追疑的思索锤炼并净化着信仰。这也是吴老最可贵的地方。在我看来,他有两点思想是始终坚持的:—是思想的自由、政治的民主;二是按价值规律办经济。前者表现在“文革”中的诗章,尤其强烈;后者则在1956年批评斯大林的经济思想时提出。而此二者都曾令他思想孤独,不容于时。故说“大悟不群增孤愤”。《孤愤》是《韩非子》中最著名的篇章。《史记》说:“韩非‘悲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观往者得失之变,乃作《孤愤》”’。 

上联重在说吴老的品格和信仰,下联则重在行事。《山乡风云录》等三部长篇小说,写岭南革命斗争,其中是有吴有恒本人的战争生活影子的。而见出他对历史以及社会生活的思考和理想追求的,则是杂文集《榕荫杂记?续记》,这些文章可谓微言大义,志见乎辞。其学博,其识锐,其言厚。尤其《续记》中的许些文章,是可作《资治通鉴》中的“臣光言”来读的。吴有恒是将才,是实践家,文章特其余事而已。“用之则行”,行则以武,令行禁止。这位吴司令有“大搞吴”之称,后主政一方,奕奕有声。他的平生志向当在此。“舍之则藏”,藏则以文,写小说实不能说是他的本愿,但才情驰骤,亦足以名家。他的历史小说《春梦》、《朦胧》、《罗浮山外史》就寄寓了人生多蹇、其志不行的感慨。若用知人论世的方法来理解它,这些小说人物就不单是苏轼、李商隐、袁崇焕,倒使人想起福楼拜说的“包法利夫人就是我”、郭沫若说的“蔡文姬就是我”这类话。这是不可以寻常小说来读的。从形式看,似更类似于庄子所谓的“寓言”;从情怀来看,则近于屈子离骚。总之,是借古人的遭际来寄寓自己的感慨与思考。总之总觉伊郁缱绻,拂之难去。“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司马迁对屈原的这些评价是可以移评于吴老的。 

吴老一生像一个多棱镜,折射着一个时代的光色。吴老逝矣!他这一代人给我们留下了无穷的去后之思。我特作此联敬挽吴老,概其一生志行,并寄托我对吴老的理解与同情。(罗韬原文完)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诗人心事离骚传,壮士生涯宝剑篇”。吴老的诗作中,不乏近乎“同义反复”的吟哦,这是已然固化的信仰、信念的自然重现。“信仰与社会良心二位一体”,“追疑的思索锤炼并净化着信仰”,是独立思考的真共产党人一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特质。至于说“大悟不群增孤愤”,折射出的是另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是“一个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育,而封建势力尚顽固的国度里,就尤其危险”问题之外关于革命队伍内部自身在政治文明、人文精神方面的“发育”命题(其实也可谓同一问题的两面)!这个命题,指向是“普世思”,显然至今仍未解决、仍被忌惮,“孤愤”犹近乎宿命! 

1991年,吴老回顾人生曾自道:“七十年来,我是在日渐增加我的失落感、孤独感,最后甚至要看破红尘,把一切都看成虚的了。我悟到这一点。”宿命般的“惑”,是否正源于一种心中所信几乎被倾覆了的落差?《史学家之困惑》,其实始终是他自己心中的惑,他只是没有顾准那么“专业”罢了。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是中国共产党七大、八大、十二大正式代表,图为他(第二人)在十二大排队投票选举中央委员。 

近日戴煌老人的去世,使类似命题又一次横亘人们心头。傅国涌的文章说: 

“他(戴煌)属于那种老派共产党人,虽然是在共产党的新闻队伍中成长起来,终身也没有抛弃少年时选择的共产主义理想,却有着人道主义和新闻专业主义的底色,对事实的尊重,对人类良心的守护最后成全了他。在我看来,他所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遗产还不是那有形的文字,而是透过他一生特别是后半生的作为所彰显出来的人格力量。在一个铜墙铁壁般的舆论控制国家里,他凭着勇气、正直和长久岁月形成的影响力,尽最大可能地发出正义的人的声音。……无论是1957年,还是1978年以后的漫长时光中,他的良心与组织性或者说党性却不断地发生冲突,林昭1957年在北大校园提出的这个命题穿过长长的历史隧道,至今仍然是一个现实的命题。从这个意义上,戴煌无疑是一个良心胜过了党性的人,在大多数时候,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戴煌,而是一条硬铮铮的汉子,一个活得坦荡、不苟且的人,一个以良心执笔的记者。” 

“这些年来,他和那一代历经风雨雕琢、有良心的老辈正在不断凋零,时代也在急速变化的途中,不变的是他们身上历久弥坚的精神和品格的力量,没有这种力量,怎样显赫的荣华和名声也不过是一堆粪土。” 

早年即心怀(普世)信仰的人物,于此邦国,能够“两头真”,已属难能可贵,一世唯真,尤是珍稀。一世唯真,比起“两头真”,困惑也必加倍深。而困惑愈深,愈是源于他们对普世潮流坚信愈炽!正是: 

初心未改一生铮,路到临歧眼豁明。

今生人物今生物,思虑长留作标灯。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杂文:《东方红》这个歌 

      《东方红》这个歌,现在人们不大作兴唱它了。《国际歌》说:“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这个歌却说有大救星。一个唱无神论,一个唱有神论,相互矛盾,唱了几十年,直到近来,人们才发现“大救星”说不妥,不唱它。这未免是觉悟太迟了。世上没有所谓大救星,本来是很简单的科学常识,除了拜神婆,谁也不肯老把大救星挂在嘴上,反复叨念。然而过去我们却是几亿人口天天念,天天唱,唱到自己也昏头昏脑,糊涂起来。 

回忆起“大救星”这首歌产生的过程,对于回答何以昏头昏脑糊涂起来这个问题,可能有点参考价值。一个农民歌手,在延安的一次会议上,唱了他临时自编的民歌。这民歌原是唱刘志丹同志的,歌词原来是“太阳出来满天下,陕北出了个刘志丹。他带领穷哥闹革命,他带队伍去打横山。”这人将原词稍稍改动,变成了“大救星”,实事变为虚言,不料却因此大受赞赏,被当作圣诗,普遍传唱。初时,只是一般的唱,后来,随着个人崇拜风大盛,这歌儿也就成为玉牒金书,成为圣迹了。那最初随口唱出这几句歌词的人,也被说成了伟人,编造了一个故事,说他如何站在陕北那崇山峻岭上,见着东方红、太阳升,心怀着伟大领袖,心潮澎湃……真是活见鬼! 

我是亲眼见着他第一次唱这歌儿的,地点是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礼堂。他站在台上发言,说呀说的就唱了起来,何尝是站在山岭上见着东方红、太阳升,即此一端,亦已可见此事已由虚而伪。那农民第一次唱这歌,这并不是有意作伪的。后来,有些人要搞个人崇拜,他们借此为题,就作起伪来。这问题就变得复杂,其坏影响也更大了。这歌把人神化,致令有些人至今也凡是神化之人的旨意不敢违反,成了“凡是”派。 

细起起来,当初还不如照旧唱刘志丹打横山好。实事求是,省多少虚无梦幻。

                                                         (原载1980年10月17日《羊城晚报》)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作者拉登哥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义卖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转发《吴有恒:真革命人恒多惑》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