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2016-08-23 10:32:21|  分类: 无私战士有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吴幼坚

父亲吴有恒1994年8月23日去世,到今天他离开我们已22年了,但子女们一直记得父亲的音容笑貌,更记得他的言传身教。广东省老区建设促进会主办的社科类杂志《源流》,刊登了我大姐吴小坚的文章,表达了吴家子女共同的心愿。1954年2月20日,父亲写诗送给加入共青团的大姐,其中洋溢的激情如今的人可能不甚习惯,而我们那代人即使已步入晚年,读着依然听见心灵的回响: 

……

生活多么广阔,多么有意义,

用人类最高尚的道德,品格,

来教育我们的孩子,

为人民而生,为人民而死,

使年青的生命,

充满着热力,放射着光芒,

那么坚决、镇定、愉快地走向真理。

……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转载:刻骨铭心的教育和鼓励——记父亲吴有恒 

作者:吴小坚(博主吴幼坚的大姐)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曾珍夫妇与长子吴锦湖、长女吴小坚1950年在广州团聚合影。    

一张旧相片经常浮现在我眼前,那是解放初期的1950年,我们当时一家四人(其他弟妹未到)难得在广州的团聚,,父母、哥哥和我站在温煦的阳光下,父亲瘦削的面上流露发自内心的愉悦。此时中国共产党人经历了艰苦斗争,推翻了蒋介石政权,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位受过血的洗礼的战士,抖擞精神迎接新中国的创业。 

母亲曾珍长期从事地下革命工作,经常带着重要情报在广州香港两地奔波。临近广州解放的日子里她积极发动劳工妇女迎接南下大军进城。照片中妈妈脱下了往日担任法院小职员所穿的旗袍。我们觉得她穿军装格外神气! 

我的哥哥锦湖,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红小鬼身份准备送往学校继续学业;我则是香港培侨中学附属小学三年级学生,将结束孤独的寄宿生生活与家人相聚。多年来父亲这位家长,填在学生家长栏上的“吴咏和”,从未到访过学校;而母亲亦只偶尔打来电话:“我返香港了……你回家吧。”照片中的我笑容可掬,经历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兄妹深知在父母身边最幸福。  

我永远忘不了,我和哥哥蒙受父亲教育的往事。 

找到了,但此吴司令,不是彼吴司令? 

哥哥锦湖1936年7月出生于广东恩平县沙湖上凯岗,小时候印象中从未见过父亲,只知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谋生。其实那时父亲已经在广州香港各地干革命。 

1939年父亲和几位同志从香港启程,途经6省,历时一年零一个月,到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年,他随八路军的一支部队来到了太行山。此时日本宣布投降,父亲所在的部队奉命开往东北,他则化装成平民,经上海辗转秘密回到香港,向广东区党委报到并传达“七大”精神,之后在粤西粤中一带开展敌占区武装斗争。  

1947年4月,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部队成立,父亲任代司令员。国民党反动军队企图“围剿”南路革命武装。为击破敌人阴谋保存革命力量,根据上级指示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部队分为东征、西征两支,东征部队经信宜、云浮、阳春到粤中地区,西征部队挺进广西十万大山,后扩大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 

父亲奉命回到阔别的家乡恩平,哥哥第一次见到他。父亲与派到粤中的同志一起动员群众,反“三征”、组织武装斗争搞得轰轰烈烈。哥哥跟他仍然难得见面,父亲太忙碌了。到了1948年听说国民党要抓捕父亲,家中老少全变得坐立不安。老祖父跟三叔去江门、湛江避难,哥哥在恩平郁文中学读书,国民党军和走狗们吠声吠影,百姓日夜担惊受怕。一天下午四时左右,哥哥所在的中学已经下课,突然枪声响起,由远渐近愈来愈频密,原来村子被国民党军队突然包围。顿时气氛紧张起来,众人吓得纷纷躲避,学生们飞奔回宿舍。呯随着几声枪响,只见子弹射向宿舍,十分凶险学校有三五个职员及同学是思想进步的中共地下党员,连忙把枪械收藏于尿桶内,机智避过了敌人扰攘。国民党兵撤退之后,哥哥虽只是12岁少年,但心中亦明白惊险未解,走为上策!他将全身两件薄衣打了个小包袱准备上路。亲叔叔吴志强也是中共地下党员,他派人来告诉哥哥:锦湖你父亲带领的游击队大概结集在高明、鹤山一带,为了活命只管去找队伍吧。 

哥哥辞别了生母踏上寻父之途,同行几个都是有志向投奔游击队的人。七八天步行后终于来到了一处村落,人们指引下快步前去,看清了,看清楚了,哎呀,哥哥见到此吴司令,不是他日夜思念的父亲,只是一场误会!心情稍稍平静下来,经过几天休息,他和同伴继续起程寻找游击队司令部,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父亲。父亲轻抚哥哥凌乱的头发,说:“你可以留下,就跟小鬼队员们一起作战,学习技能,平时就当勤务兵吧。”在父亲身体力行的教导下,锦湖哥哥渐渐提高了觉悟,认识到革命武装的重要性,懂得了游击队同群众的关系等等许多革命道理。 

1949年7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在高明县正式成立,父亲任司令员,在党的领导下纵队广泛发动群众,武装斗争蓬勃发展,积极配合南下大军,为广东粤中地区的解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哥哥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他腰间插一支左轮枪,跟随司令部战斗在粤中地区,直到与南下大军会师——这是一个平凡少年参加革命走出的第一步,是人生历史的转折点。 

若还不肯叫爸爸,就要用藤条打人!

    我小坚,1938年5月出生于香港,是父亲的第二个孩子,母亲的第一个女儿。父母因共同革命志向走到一起,最初扮演情侣,后经组织批准结婚。贫穷的革命青年刚烈,他俩也柔情,结婚时的一对银质戒指,刻“坚”字的由父亲佩戴,“强”字的母亲佩戴,夫妻相约以后子女名字一定含坚字或强字。我生来细致硬朗,爸妈十分疼爱,取名小坚。多谢父母赐我名字!当我长到8个月大时,父母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无暇再照料我,便商量将我送到孤儿院去。母亲瞒骗孤儿院,说兄嫂被日本炸弹炸死,我是他们遗下的女婴。在晨曦中的渡海轮码头,骨肉分离,母亲强忍眼泪将我交付何氏女慈善家,送我到港岛半山区孤儿院,直到我一岁半。 

1939年底日本侵华迫近香港,大批平民百姓、孤儿院等要撤退到云南贵州后方,院方声明幼童难保生命,父母决定接我回家。那时我瘦骨如柴,不会讲话,单单只会叫唤“阿五” ,那是我在孤儿住宿房间的护理员名字;身上长满疮疥,只有右手食指中指白净,因为平时吸啜不停;无法穿着衣服,,只能用绢绸包裹,否则皮肤溃烂脓液粘着衣裤脱解不下来。即使这般父母依然没嫌弃我,而是想尽办法将我的病医治好。年底父亲由香港北上去延安开中共“七大”,我和母亲留在香港。原以为父亲很快便回来,谁知太平洋战争爆发,南北书信全断绝,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事屡见不鲜。由于此情形,我第二次离开母亲,被送返故乡上凯岗村3年。我平日与母亲已极少见面,又怎能晓得远去父亲的模样? 

1946年夏,与父亲离别6年多之后,母亲把我从故乡接去湛江市与他们团聚。父亲的突然出现,我不知这个高瘦的男人是何人,何况要称呼他作爸爸?相处一个半月,父亲软硬兼施我依然不肯开口。一天父亲又提出,一定要我称呼他爸爸,否则要打人我噤口不作声,终于饱尝了皮肉之苦,被打得手脚满是藤条痕,鲜红的鞭印滚滚烫烫,痛苦伤心之极。父亲喝道你还敢不叫我?还敢吗?我意识到这是父亲最为严厉对待我的一次,鞭打是因分离而造成的隔膜。明白了点滴缘由的我放声大哭,声震被人们说是鬼屋的破旧房顶,委屈一扫而光老实说当时我也慑于他的威严,我才8岁人儿啊。自此后父女关系渐渐修复,他经常抽空给我讲故事,教育我要做个好人。有一回他买了本《呆话》给我,我十分高兴,笑呵呵地问:爸爸,您为什么不买一本《精话》给我哟我想做精(聪明)人他亦笑着说:傻女,你知道了什么是呆子,就不学呆子了,那不就精(聪明)了吗?父女相视而笑。 

父亲的工作很忙,经常在火水灯(即煤油灯,半夜不用电灯是怕惹人注意) 下用毛笔沾米浆写情报,或用碘酒擦拭带回来的草纸条看显露出来的情报文字。看过后父亲用脑子牢牢记下,便立刻烧毁那纸条,灰烬从抽水马桶冲走,绝对不许存留只字片纸。 

那时我们家在湛江赤坎老城区,租住反动头子恶霸花名铁胆——遂溪伪县长戴朝恩的二层楼房,有一当街阳台。窗户上的花盆经常有变化:平安状况放上,有恶劣危险情况便搬下来,好让同志们警惕。当时还有中共党员谭嫂和英姐一起住,大家都投入紧张的工作。我年少行动不易被注意,母亲便把细小字条放进我鞋子内,要我送到情报站,带回回条。父母提醒要时时注意周遭情况,母亲规定出发和返回路不能相同。路经偏僻的西山公园时,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但我克服恐惧,每次都完成任务。1947年3月8日,适逢父亲患突发昏倒症在家休养,我发现街道头段遂溪伪县长戴朝恩家大门洞开,妻妾一群六个哭哭啼啼慌张往湛江寸金桥方向奔去,于是快步跑回家告诉父亲这些动静。原来他之前已布置枪杀除奸任务——铁胆被我游击队神枪手一举击毙。闻讯后父亲马上返回部队,又开始新的战斗。 

全国内战打了三年,你死我活的考验就在身边发生。某日我到赤坎龙江路父亲他们的秘密交通站“长发庄”找一位叫大骨叔的年轻伙计。我送信时见过他,很熟络,他平日常用自行车搭着我兜风放哨,那是我们快乐的时光。当天却找不着人,问别人也没人回答。回家后父母小声告知:林玉精叔叔被国民党捕杀了,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他倒在赤坎桥墩下成烈士了。听罢我幼小心灵十分震撼,明白了一点生死仇恨。后至我加入少年先锋队,共青团,共产党,都会以林玉精烈士作楷模不断激励自己,这当中也有父亲的教导提督。 

相信群众相信党,人一生要勤奋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曾珍夫妇摄于1950年。 

身处战斗第一线的父亲工作十分忙,但对我们十分关心。每当向他请教或征求意见,总会让我们豁然开朗,明白道路应该怎样走。他永远自称共产主义战士。解放后他要求子女们努力学习,锻炼自己,投身社会主义建设,成为有人生方向的人。记得1952年锦湖哥哥初中毕业时,大家对选择升读什么学校和专业等问题讨论许久。父亲满腔热情地引导我们说,年轻人要把祖国的需要作为第一志向。 

1954年2月20日,父亲写给我一首诗: 

我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爱看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用年轻的心对我说

爸爸我能和卓娅一样做。

我说:“好啊我的孩子

像卓娅一样热爱着自己的生活吧

生活多么广阔多么有意义。”

于是我写了一首诗给我亲爱的孩子。

 

生活多么广阔多么有意义

劳动的人民当了家作了主

在解放了的土地上

开矿筑路栽花种树

沸腾着的热情把人们卷在一起

沸腾的劳动

沸腾的战斗

沸腾的歌唱

沸腾的胜利。

响亮的歌声互相鼓舞

保卫社会主义建设

建设社会主义

 

生活多么广阔多么有意义

用人类最高尚的道德品格

来教育我们的孩子

为人民而生为人民而死,

使年青的生命

充满着热力放射着光芒

那么坚决、镇定、愉快地走向真理。

这春天的花朵啊,

开起来了红遍了天红遍了地。

 

生活多么广阔多么有意义

少年你结着红领巾

而青年则在团旗下宣誓开始

走上一往无前的道路。

孩子让我吻你抱你祝福你。

像保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

保护着你青年团员的光荣称号吧

更光荣的称号在召唤着你

成长起来啊

把你年青的生命成长得

像钢铁坚强

像炉火炽热

像冰雪清洁

像松柏长青

像祖国的江山那样美丽。

我的亲爱的孩子!

     1954.2.20广州.

我深深感受到父亲对我的爱和鼓励誓以平生的努力不辜负父亲的期望立志做一个对人民有用的人。 

锦湖哥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测绘学院毕业分配工作后因患风湿心脏病回广州休养恢复健康后马上到广州市第一轻工业局属下企业上班。他是从基层做起的企业领导干部,历年来工作遇到大大小小困难父亲要求他增强信心加强管理,依靠群众克服困难。哥哥多年默默地工作,淡泊名利,吃苦在前,甘当开荒牛。往往在企业有起色时,还未享受耕耘之收成,又被调到另一间业绩不太好的企业,对此,哥哥毫无怨言服从组织安排。他在工作之余努力自学英语,被评上工程师职称,还评上高级政工师。 

我1964年大学毕业参加四清下乡工作队,父女两人同时到阳江县四清工作一年。当时父亲已年过半百,是广东作家协会成员,他分到东平镇,我分配去沙扒镇。出发前在阳江县政府大礼堂举行的动员大会中相见,父女互相鼓舞。父亲说,要向贫下渔农学习,你看许多有名作家都来了。他指着《虾球传》作者介绍,他就是黄谷柳!父亲对工作的热忱感染着每个人。一年后完成任务,我开始返单位上班,新上任的年轻中医生未被病人认识,医术未被认可接受,工作中感受到冷落,上班常坐冷板凳,心中不免焦虑委屈。父亲得知后即刻写信给我,50年来我一直将父亲教诲视作金玉良言,并将信珍惜保存。父亲的信摘录如下:  

阿小:

    英仔(注:我爱人)回家来谈了你的工作情况,我是放心的。无论做什么工作也是逐步开展的你不要心急,对病人要亲切。你在沙扒时群众曾称赞你的药方开得好药费又不贵,这优点你应保持。群众对医生也是要经过实际体验才相信的。

  ……   

  《北山记》已排出来了但仍未送来给我校对,估计下月我要整个月作校对才能竣事。这事做完又要准备写别的了。

  家里现在比较静除星期日外每天只有树坚陪着妈妈和我。下次再谈吧。祝你好进步愉快! 

                                             爸爸  六五年九月廿二日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部分作品

父亲教导的家风 

    父亲的诗《读书》中写道—— 

    老去心情自己知,

    读书仍是好新奇。

    有时讲句呆傻话,

    输却聪明与小儿。

 

  杂书零乱满房间,

    每欲查看自觉难。

    我亦未曾求学问,

读书原只为消闲。 

父亲为人真诚,宽容豁达,生活简朴,勤奋好学,他说做学问要专心虚心。父亲自幼天资聪敏,早年在叔父指导下学习国学,打下良好的文学基础;香港从事艰苦的革命工作期间,虽节衣缩食住处简陋,但家中书报刋物却不少,不时还在报刊发表号召抗日文章及小说;延安时期他更全面阅读马列经典著作,学习当局文件,坚定为理想奋斗的革命立场;返回广东开展工作后,努力实践毛泽东主席的实事求是精神。无论顺境下还是逆境中,父亲始终坚持独立思考学以致用,他对学问的不懈追求,对工作严谨的态度,就是对我们兄弟姐妹最生动的言教身教。  

父亲也常常教育我们,要善于发现他人的优点,向他人学习,绝不能自大,染上高傲习气。我们问他如何才能成为作家他说作家不是读出来的,一定要参与社会实践,通过大量生活体验和细致观察,不断积累感受,或许有可能变成文学作品,他还说当初自己并没有想过要当作家。父亲希望子女脚踏实地做人做事,学有专长自食其力,至于从事什么工作都是有意义的。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晚年的父母住梅花村一幢国民党官员留下的旧房二楼,上下出入十分不方便,按父亲级别早可以换新房子了,而他甚至主动放弃福利分房,不为子女留下“家产”。  

父亲一生留下的,是我们对他为人为文的无尽怀念。父亲高龄时依然思想活跃,退休后依然手不离书,勤恳阅读,偶尔有小品萌出,发表在他倾注心血日夜关注的《羊城晚报》上。由于年纪老大父亲练毛笔字时手腕乏力,字体变化了,稍见颤抖,他笑嘻嘻狡辩说:这是顽童体我们见此开心情景,真的愿意他返老还童永远有一颗年轻的心。 

  1994年8月23日,离母亲逝世不到一年父亲亦因病医治无效随她而去享年八十一岁。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转发大姐文章缅怀父亲吴有恒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