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志母亲

 
 
 

日志

 
 

重发吴有恒纪实小说:江天日暮  

2017-11-25 14:00:41|  分类: 无私战士有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发吴有恒纪实小说:江天日暮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重发父亲吴有恒纪实小说:江天日暮


□ 吴幼坚


    阿坚小语:2017年春节至今,我除如常写博客微博、回复求助私信、应约与有需要者面谈,偶尔应邀参加公益活动外,大部分时间精力都用于写LGBT纪实书稿。已完成数十万字初稿,尚待大刀阔斧删减,精雕细琢加工,方可拿出修改稿。何谓纪实文学?如何写好做公益12年的典型实例?我边学习思考边实践,儿子远涛不时提意见建议,要我多读好书好文。11月23日他发来一个法国短篇: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2746742/ 我看完《种树的男人》很感动。平凡而又独特的人,默默地创造着奇迹。看到文末那句我顿时眼眶湿润,因为引起强烈共鸣:“他只靠身体力行与蕴藏的品德,就能够将荒凉的土地变成到处都是奶与蜜的‘迦南地’。万物之中,唯有仁爱是值得崇拜的。” 我要继续用心做彩虹公益,并将写书稿这件事做成。11月初我应五邑家乡男同邀请休闲两三天,重返台山新会江门一趟,不禁想起父亲吴有恒的一篇纪实小说,重发如下以寄托情思——


吴幼坚注:这是父亲写于1989年的纪实小说,由我担任责编首发于当年的《广州文艺》。


“文革”之乱,我被“造反派”捉拿,偶然逃脱,避回故乡,藏匿于亲友家,后又转移至邻县,寄住于其他故旧家。有一农家,战争时期,曾是地方游击队的交通站,今我落难,又来相依,主人不嫌弃,仍热情招待,一如旧时。时道路传言,谓“造反派”捉我,系出自当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兼广东省军管会主任黄永胜所授意。我自思,既然是当权者要捉我,我长此流亡,终不是个结局。我不是反革命,总是要去投案,辨明是非的。但又怕稍一差池,落在“造反派”手里,案末投到,已先自被斗死,折磨死。是以我已逃亡数月,仍未去投案,还是到这农家暂住。这农家在深山中,主人以采野生药材为副业。据云,山上有野生的沉香树,产沉香。这农民拿他采到的沉香给我看,我见而心喜,要上山看沉香树。沉香是稀罕之物,“文革”前,我写小说讲到过煎沉香,但我未见过沉树。我这人好新奇,在那落难时候,也想见见难得一见的沉香树。


    次日早晨,居停主人同我去附近墟市的茶楼饮早茶,准备上山。忽然有人来,把居停主人叫出去,只一会,几个人同居停主人进来,居停主人对我说;“公社要你去问话。”我知是来捉我,我正在吃早餐,没看进来的人,便说:“等我吃完这肠粉,莫浪费粮食。”几个人在旁等着,催我快吃。我说:“莫急!要捉我,不要在这屋里捉,免得惊吓群众。出门外才捉!”出到门外,几个人抓我。一高个子问我有证件否,我说;“不用看证件,我就是吴有恒,没错。”当即有人给我扣上手镣。原来,这是我家乡的县公安局会同邻县公安局,一齐来捉我。


    在邻县耽误了大半天,才开车押我回我本县。路上,山洪暴发,公路被水淹,汽车停在半路等水退。天黑了,押我的人大概是怕我逃脱吧,他们用绳子把我绑住,同座椅绑在一起。我在车上蒙衣而睡,睡着了。到天亮,人们叫醒我:“天亮了。”高个子说;“你这人真好睡。”我说:“没事,我不就睡了。”那些人大概没有睡,要警戒守卫。车回到县城,进公安局,将我安置在一房间,除掉手镣。那房间没有房门,也没人看守,我自端了把椅子坐着,自行休息。细看这屋子,我心有点闷。这屋子我到过,我认得。1949年我所率部粤中纵队与南下大军会师,解放这县城,天黑了我才进城,在这屋子歇宿,次日天未亮又走,日行一百五十里,追及敌军于阳江县城,参加了有名的阳江战役。解放这县城时,我坐汽车进城,我县圣堂墟的汽车工人自动开汽车送我和大军一位师长同车进县城。如今我也坐汽车进城,却被当作个囚犯。想到这情况,我感到凄惶,茫茫然,不可理解。


    约过了两个钟头,有人来带我到一办公室。问过我有无证件的那个高个子在室内,原来,他是这公安局的局长。他迎我进门,把门掩上。室内有一对配有茶几的椅子,他让我坐下,他也坐下,给我敬茶奉烟。他问我;“你认不得我了吧?”我唯唯应之,我认不得他。他说:“解放之初,我在东海大队三连三排当排长,你来部队驻地作过讲话,我见过你两次。”他又问:“你很久没回过家乡来了吧?”我说:“十多年了。”他又叹气说:“唉,十多年,人事变化很大,现在的干部,你认识的不多了。”这样谈了些闲话直至我吸完了一支烟。


    高个子局长去他的办公桌位置当中立正,宣布:“奉命,对你强制审查!”又补充说;“奉黄司令员的电话命令,对你强制审查!”我答:“我接受审查。”去屋当中一张木凳子上坐下。那凳子原就摆了在那地方,给受审讯的人坐的。局长在他的办公椅子上就坐,作记录的记录员也就坐。局长问我:“你何姓何名?”我说:“你完全知道的。”局长说;“唉,还是要说一说的啊!”我说:“你记上去就是,不会错。”记录员写了我的姓名。局长又问我年龄等等,我一一答复。最后,他问我有何要求,我说:“我的问题,不是在这里所能解决的,你报告广州,快点解我去广州就是。”他说:“是,是,我马上就去打电话。”结束了审讯。


    第二天,广州派来一部吉普车,一个军官和两个士兵,押解我去广州。县公安局的人将我移交完毕,高个局长提着我原携带在身的一个布挂包,对我说:“哪,这是你的挂包,给回你!”这时,我又被扣上手镣了,挂包不好往臂膀上挂,他把它挂了在我脖子上。我感到挂包重,一摸,是满满地装的一袋苹果。   


人啊……

         

    我久久地记着给我一袋苹果的那人,不能忘。 

  

时势变易,物换星移。过了20年,“文革”之乱早已结束,拨乱反正,我出了狱,恢复工作,而且年迈离休了。因解放前曾在家乡一带工作过之故,有参与编修地方党史军史之义务,免不得又重临旧地。我曾有诗云:“战地重临到旧家,英雄碑外野烟斜。旧时壮士今垂老,赠我几丛稔子花。”盖纪实也。以此多了些怀旧情绪。自家乡回广州,逗留江门市。江门市今辖一市五县,约相当于古时新会县全境,我县亦属其所辖。新会古又称为冈州,历来文化较发达,有海滨邹鲁之誉。在古代,曾出过大儒陈白沙;在近代,曾出过民主革命先驱思想家梁启超。这两人的遗迹,曾于“文革”之乱被破坏,现已修复。自拨乱反正以来,江门市经济发展很快,市井繁荣。我又曾有诗云;“渐渐繁荣渐种花,江门市上万千家,早知遭了十年劫,错打钓鱼陈白沙。”亦是纪实,而另有感慨。我心寂寞,感到有所失,缺少了什么似的。


    忽然,昔年给我一袋苹果的那人来访,我喜而见之。这是昔年分别后与他第二次相见了。“文革”之乱过后,他迟迟未与我重相见。初时,他觉得他捉过我,不好意思见我。我曾叫人向他解释,他仍未来。后来,他受审查,审查他的人来问我,此人捉我时,有无虐待我。我说:“他送给我一袋苹果。”后来,他无事了,擢升为江门市公安局长,才到广州我的寓所见我,犹自腼腆,频频道歉。那次,他又送给我苹果。现在,这次来见,仍然是一袋苹果,是美国苹果。他大概是忘记了他三次都送给我苹果了。我领其情,不过,我最难忘的,还是第一次那种,它使我深深回味。


    我们相谈甚欢。这同志解放初参军,为我部下,今亦垂垂老了。言谈之间,不觉也对于过去的盲目无知,浪费了青春,浪费了岁月,不胜慨叹。未来的前途,惟有指望未来的一代或二代三代了。他建议请我往郊区大路旁一饭店小酌,为我饯行,我欣然诺之。一是感其情,二是亦借此以明我与他并无宿怨,以释人疑。


    路旁店菜肴味殊鲜美,我薄饮微醉,驱车回广州,那人送我至汽车过江轮渡渡口,见我上了渡船,然后挥手为别。时已入暮,江面上不远处,灯火辉煌,正在施工建筑过江大桥,即将竣工,下次来时,就用不着这渡船了。夜色茫茫,我的汽车在夜色中风驰电掣地行进,我在车上,朦胧地思考着。时势变化得快,回想近代民主革命先辈诗人马君武曾有诗句云:“风云欲卷人才尽,时势不许江山闲。”今日之时势,或似之。然而,革命尚未成功,究竟缺少了些什么呢?我不觉地又想到我原来想未通的问题上去了。


    在车上,我朦朦胧胧,得诗一首。诗曰:


     海滨邹鲁古冈州,梁启超才最上游。

     一代先驱过去后,山川未复出名流。

     于今市井无奇气,谁写文章竞自由?

     若有人兮舒窈窕,江天日暮失离骚。


    我仍怏怏若有所失。


    记之,是以为纪实小说。

                                                                                                                                                     1989年3月24日

重发此文后记:

  10年前我在博客发此文《父亲吴有恒纪实小说:江天日暮》(2006-12-23 21:17:29)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阅读271,评论 4,可惜了。但评论都很认真,复制如下。10年后的今天,但愿读者的感触多些乐观吧——

 

1)李廷赋:令人感动。吴老有老革命的从容大度,公安局干部令人尊敬。2007-2-8  16:19 

2)一篇好文章:这是一篇我很喜欢的文章,此曾反复看过多遍,这不是一般意义上有写作能力或文笔好就可以写出来的文章,有血性、有功力、阅力深,意蕴深藏不露。这在吴有恒后期的文章中也属上乘之作。 胡志祥2007-2-28  16:44 

3)老将

海滨邹鲁古冈州,梁启超才最上游。

        一代先驱过去后,山川未复出名流。

        于今市井无奇气,谁写文章竞自由?

        若有人兮舒窈窕,江天日暮失离骚。

 

当时如此,如今仍如此,读来不禁潸然泪下!

于今市井无豪气,已将长剑换貂裘。

名流尽做风花雪,污泥浊水遍地流。

一痛!

2007-10-8  10:35 

 

4)与真相同行_郑溢涛:同感!如此文魂,何日再见!2010-3-1  09:56


重发吴有恒纪实小说:江天日暮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