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2017-03-24 16:43:04|  分类: 这一株三色堇-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阳山县,广东省清远市辖县,因秦朝末年在县境设阳山关而得名,迄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公元803年,唐代大文豪韩愈任阳山县令时,曾以“吾州之山水名天下”赞美阳山。阳山地处石灰岩山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奇峰峻岭、峡谷险滩、秀水名泉、溶洞怪石、原始森林等独特的自然景观。但韩愈也留下“阳山,天下之穷处也”的感叹。本博客主人吴幼坚,以及本文介绍的赵利平,先后于1968年、1970年从大城市来到阳山,度过宝贵的青春岁月。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阳山县石坑崆,这座广东第一峰古称“天南第一峰”,海拔1902米,是我国最主要的三条地理分界线之一的南岭山脉主峰,也是广东省最高峰,论其高度,她俯视黄山、庐山,超越东岳泰山,中岳嵩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几与华山齐肩。 

3月中旬某日,接到赵利平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她与我1972年于粤北阳山县相识,至今友情达45年,虽然平时没联系,聊起来一样坦诚。1968年我从广州去阳山当知青,1972年调到阳山县文化局任创作员。县城很小,外地人不多,来自北京的大学生张萃赵利平夫妇个子高、气质好,不用说是十分显眼的。而我来自南国都市,虽说经过四年农村锻炼,但身上的知识分子味儿,恐怕旁人还能感觉出来。也许是惺惺相惜吧,我和他、她,还有来自广州美院、美院附中的几个男女青年,工余来往较多,彼此互相欣赏。那时文化生活实在贫乏,全国人民就看八个样板戏,此外便是《地道战》、《地雷战》等屈指可数的老电影。美院附中毕业的何捷忠与我共事,当地人放假走亲戚,我们无亲戚可找,有空就照相画画,我的“镜头感”可以说是从那时形成的。学美术的人都不想丢荒专业,有时让我在电影院背后那栋旧楼二楼,为他们充当模特:何捷忠画素描,他的女同学黄翩擅长雕塑,用泥巴做头像,美院毕业的吕基擅长国画,现场画人像,而何捷忠房间的煤油炉上,煮着我们的鸭蛋糖水……可惜我只留下何捷忠画的一幅素描,其余都没了痕迹。没想到赵利平把我们送她的老照片,保存了几十年!这次她发到我邮箱的,有个人的单人相、合影,有她夫妻俩的结婚照,与儿女的合影。我1974年春节回广州与郑成波结婚,何捷忠为我俩拍一批合影,我送了一幅给赵利平,还送了照相馆的艺术照。有幅她寄来的旧照值得一提:某日约好去县城江边拍照,何捷忠催我时,我头发未干透来不及梳起,他说披散也好,便在电影院侧门匆匆照一张。当晚张萃和我们一起,在临时布置的暗房冲洗照片,他边看显影边报名称。说着说着,报出“意大利女郎”,怎么回事?原来指的是那幅给人独特印象的照片。 

在阳山时我去过赵利平狭窄的家做客,好像她和我都没多讲父母、家庭的事,现在我才得知她父亲曾是杨虎城将军的参议,西安地下党的老同志。而且,她198079日与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习仲勋,在阳山县有过一次终生难忘的见面,一老一少两位陕西老乡,交谈了53分钟。她20121231日写出这段经历,20144月刊登在《炎黄世界》杂志上,她也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引起相当大反响。我将全文转载于后,赞颂前辈们坚定不移的信念,为国为民扎实苦干的精神,同时,也纪念我和赵利平等朋友在阳山的青春。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赵利平2012年旧作:难忘的记忆—33年前与习仲勋伯伯在广东省阳山县的会面 

今年是习伯伯诞辰100周年,想起他老人家慈祥的面容,想起33年前,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我有幸能在他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在粤北偏僻的山村里,与他老人家交谈了53分钟,当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现在想起,激动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现将回忆文章重新发表,以示对习伯伯的深深怀念。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写于习伯伯的儿子习近平,在18大当选为总书记后,20121231日,我看到报纸,央视,各大媒体刊载了他顶风踏雪赴太行山贫困山区考察的报道,不禁让我想起他的父亲,也是我敬爱的习伯伯,在受迫害16年复出后的第一站,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已67岁的习伯伯踏遍全省30多个贫困县,我在粤北阳山县见到他时,是他到的第28个贫困县。那时条件的艰苦,是现在的年轻人包括近平都无法想象的! 

198079日,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习仲勋,由秘书张志功,省委秘书长杨应彬,韶关地委书记马一品等陪同,到我所在的粤北山区,全省穷得出名的阳山县视察工作。 

我和爱人张萃是1967年大学毕业,在崇明岛上海警备区农场接受了两年再教育后,被层层发配,于19706月来到阳山县的。这里是唐代发配韩愈的地方,至今在北山寺下来的半山腰上,还有个亭子,传说是韩愈当年读书的地方,后人叫它韩公亭以示纪念,亭子上方有一块牌匾,据传是韩公亲笔所题天下之穷处也,这里70年代农民工分一天只有一毛三分,一年到头农民靠玉米糊糊(麦羹)甚至木薯粉糊口度日,木薯粉吃多了拉不出来,屎能把人活活憋死,听说有的农民,一家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这个是真是假不敢说,反正穷,苦,是真的! 

那是个知识分子挨整的年代,加上我又是右派子女,在那个山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所受的罪和苦可以想象。那时我才20几岁,被县宣传站派到偏远山村犁头公社的小村庄里劳动锻炼,语言不通,白天干重活儿还不说,晚上独自睡在一间点着小煤油灯,里面还摆放着一口给老人打好的棺材,四面透风的土坯房里,我连害怕都不敢(怕挨批),生死也早已置之度外,就这样三同了足足三个月,一天三顿都喝玉米糊,一周能吃上一餐干饭,我饿得在床上偷吃饼干被发现过,我想喝烫的,被批是捞稠的,穿凉鞋还穿袜子被批是小资,就连怀孕反应也被说是装病,从19706月到这里,我就天天向着北方,期盼回家的那天。现在的年轻人会说,大不了辞职不干了,回家呆着,谁能把你怎么着?!岂不知,我们那个年代,户口,档案,粮票,工资,少哪一样你也没有活路!就是家里养得起你,政治压力也得让家里把你赶出家门。 

这里距广州当时驱车盘山越岭需要9个多小时,习书记一行是开着越野吉普车来此视察并参加第二天的全县第三届党员代表大会的,从广州来,光是9个小时颠簸的崎岖山路,就能把人给颠晕。79日晚我听说,县委招待所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省里有大人物来了,就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当年已经67岁的习书记会到这里来?!但第二天上午,他真的坐在广东省阳山县第三届党员代表大会的主席台上了!在别人眼里是省里的皇上来了,在我这个呆在穷山沟里已经10年的陕西娃眼里,明明是救星到了!我不能进会场,就是靠近几乎都不可能,但我下定决心,决不能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见救星的机会!可能是,当人被逼到绝路,智慧也会升华到极点! 

我写了一张纸条,敬爱的习伯伯:我先写几个名字 ,张西铭、宋文梅、杨拯民、钟师统、张宗逊、张志功、赵和民。我就是赵和民的女儿,一个从北京大学毕业,呆在这里已经10年的陕西娃,我非常希望这次能有机会见到您!为引起注意,这纸条上,我有意省了校名邮电二字,其实我是北京邮电学院毕业的,写的这几个人名,不是习书记的发小就是他的老乡知己,当然也都是我爸的老乡熟人朋友,上面还写了陪他来的秘书张志功的名字。我托了在县广播站工作,当天负责会议音响的,我的朋友黄翠静,让她想方设法务必将我的纸条交到习书记秘书张志功手里,后听说,她把我的纸条交给了她的亲戚,县公安局长梁寿志手里,果然见效!大约下午3点左右,我所在的县宣传站领导疑惑又有几分神秘地通知我,县委一会儿有车来接你,我自己当然知道是好事来了!当时高兴激动得心都快蹦出来了!现在回忆,习伯伯当时接见我的地方,好像就是他们一行住的县委第二招待所的一个会议室里,我到的时候,屋子外面坐满了人,我被人直接领进屋里,进去我就忍不住先哭起来,我终于见到亲人了!这时,我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任满肚子的委屈跟着泪水哗哗地流! 

屋子里除了一个长得英俊威武健壮的年轻人外(可能是贴身警卫),没有别的人,小伙子也只是把茶水、西瓜一个劲地往我和习书记跟前摆,一声不敢吭,他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儿究竟为什么见了书记光哭不说话,习伯伯也不开腔,索性让我先哭个够!一会儿,我的眼泪从哗哗变成了滴答,习伯伯开始关切地询问我什么时候到阳山的,干什么工作,爱人在哪儿,几个孩子等等。转而问到我父亲的情况时,我赶忙掏出父亲写给我的一封信,那是小平同志主持工作后,78年习伯伯任广东省委书记后不久,父亲从山东省平邑县寄来的,里面几乎全部内容都是讲述自己的革命历史及与习伯伯的交往,和父亲所了解的习伯伯的革命历程。我至今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在信里写道:习仲勋是邓小平最信任的人,当我给习伯伯念到这句话时,习伯伯抑制不住激动,从62年批他所谓利用小说反党,一直讲到文革被下放到洛阳拖拉机厂(习伯伯说的!),受迫害长达16年之久,当讲到“四人帮”都倒台一年多了,他还没被解放时,表情略显激动。外面三次催他出发赶路,他依旧谈兴未尽。习伯伯来广东上任将近三年,到过全省30多个贫困乡镇,他好像不会想到竟然会在这粤北的穷山沟沟里,遇到一个困在这里10年之久的小老乡,她的父亲还曾是杨虎城将军的参议,西安地下党的老同志。交谈了一个小时左右,阳山县委书记邓华轩终于走了进来,说了一句不是催,更不是征求意见,而是让习书记必须马上出发的话,后来才知道,习书记当晚还要赶到另一个少数民族贫困县——连南瑶族自治县。我赶忙掏出个小本,让习伯伯给我签名留念,习伯伯写上了他的名字,对秘书张志功说,你给娃把日期写上。(当时肯定没有合影留念的条件!)走到外面,车已备好,一大群随行的人,送行的人,都已等候多时,习伯伯把我,还有我父亲在西北杨虎城17路军时的头衔等等介绍给在场的人,并看了一下阳山县委邓华轩书记,又看着我,像对女儿一样的口吻对我说,娃啊,你以后有啥事,有啥困难,就找你们邓书记。车子开了,挥手惜别,我望着渐渐远去的亲人,依依不舍……习书记一行刚走,我就兴奋得像疯了一样,拿着习伯伯给我的签名,径直先去县广播站,找给我传纸条的人,她羡慕地看着,还评论习书记签名的字体像甲骨文,并鼓励我写篇文章给南方日报投稿。我的幸福感似乎想和全县人民分享,我爱人那天又出差不在家,我走东家串西家,就是没回家。大约傍晚时分,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在一个朋友家,终于找到了我,高兴得不容分说,把我拉上吉普车,就往县委招待所方向开。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后来听说,他们为整理上午习书记在大会的讲话录音,已经忙活半天了,这个讲话要作为大会重要文件,明天必须下发给全县党员干部,人手一册。说鸟语的当地人连普通话都听不好更别说陕西方言了,而偏偏习书记的陕西口音特别浓重,不撇一点儿普通腔!听录音整理文件的人,傻眼了,一是听不清,二是听不懂,更不敢瞎猜,已到了傍晚,急得火烧眉毛的他们,不知是谁,突然想起了我,于是就开着县委的吉普车满县城找我。到了招待所,先吃招待后干活,在这里呆了10年,我第一次感觉受到了尊重,得到了重用! 

       当年连党员都不是的我,竟是由我反复按着录音机的进退键,连夜翻译的习书记讲话录音,成了第二天大会的重要文件,发给全县党员干部。七个月后,19812月,我和张萃离开了阳山县,作为专业人才调入天津市邮电管理局,后又转入中国民用航空大学任教直到退休。我们学非所用长达11年,把整个青春年华都留在了阳山。

                                           赵利平2012.12.31.写于北京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赵利平保存的部分老照片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1974年结婚留影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3年1月22日赵利平与吴幼坚在广州重逢: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风采依旧拥抱生活: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我在阳山结识的朋友赵利平一起怀旧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