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2017-05-25 14:34:14|  分类: 无私战士有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10年前的照片:2007年920日,新中国第一份大型综合性晚报——《羊城晚报》五十华诞报庆晚会在中山纪念堂隆重举行。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 

  吴幼坚 

两天前我发博文,说吴有恒杂文精选出版之事。该书属金城出版社中国当代杂文精品大系的一本,我留意到封二字样:“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颇感欣慰。好书好文是应被珍惜、获尊重、广传播的呀! 

吴有恒杂文精选的选编孙珉,在后记中写道——

有了改革开放30年这个历史大背景,回头再看司令主政《羊城晚报》时的议论,其思想解放的深度,思考领域之广,为改革开放的呼号之切,为每个具体领域的进展欢呼之诚,尤其是毫不动摇的反封建和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坚定信念,真是先知先觉。这是一个在解放后在地方主义包袱压制下久屈不得伸,为人民的苦难感同身受的老共产党员的呼喊。其文章或短小如命令,或高调而激情,都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伟大历史进程中珍贵的历史文献。 

司令的老友胡希明在《吴有恒文集》序中坦言:“他自己说,他只可做将才,而不可做谋士。”正是这位将才,“摘去乌纱不做官,老来报社编新闻。此时此事应无悔,我是《羊城晚报》人”。正是这位将才,让《羊城晚报》一张地方晚报成为引领全国思想解放的重镇,而“梅花为骨玉为魂,多了从前学杀人。我自要求高格调,务求说话是纯真”,司令主政时期的《羊城晚报》,让人看到真正的政治家办报的高品格,成为今天缺失灵魂的文化商品的一面镜子。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与前来报社视察的习仲勋(前左)、吴冷西(后右二)在一起 1985年)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后)与来视察的任仲夷(前)在报社总编辑办公室(1980年)

    我不禁想起与《羊城晚报》的缘分。我2007928 日发过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一直在“无私战士有情人—父母”栏目中。但近日我发现它竟不翼而飞,连“私密博文”那儿也没有。幸好我存了底稿,现重发一遍10年前的旧文。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在羊城晚报总编辑办公室(1985年) 

结缘《羊城晚报》50 

  (吴幼坚2007928日发新浪博客) 

        新中国第一份大型综合性晚报——《羊城晚报》迎来五十华诞。920日,报庆晚会暨“当代岭南文化名人五十家”颁奖典礼,在中山纪念堂隆重举行。彭丽媛、朱明瑛、莫华伦及俄罗斯圣彼得堡时尚芭蕾舞团等国内外艺术家们纷纷献演精彩节目。50年前的101日,由广东省委主办的《羊城晚报》正式创刊。时至今日,这张报纸已连续27年日发行量超过100万份,连续第四年入选“中国品牌500强”。羊城晚报报业集团资产总值达 74亿元,并建成了亚洲一流的全数码印刷基地。报纸发行量、影响力、产业规模及业务水平均居全国报业前列。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关注复刊第一天的《羊城晚报》(1980215) 

      在“我与羊城晚报”征文比赛中,我获了三等奖(但愿不是“照顾”)。报社通知我20日下午颁奖,晚上宴会,随后是三千多人出席的晚会,我婉谢了。次日,《羊城晚报》以《深深祝福  殷殷寄望》为题,刊登了部分嘉宾的照片及谈话,其中一则是小妹的。在六位哥哥姐姐眼中,现任中共广州市委委员的小妹,最能代表吴家。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树坚我从小就爱看《羊城晚报》,尤其喜欢看“五层楼下”。父亲对晚报复刊给予厚望,并把晚年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份报纸之中,如今晚报发展得如此辉煌,父亲也应该感到安慰了!(吴树坚的父亲是《羊城晚报》复刊后的首任总编辑吴有恒同志)

    我的文章发表时编辑作了删节,题目改为《父亲说,“我是羊城晚报人”》。以下是原稿—— 

10岁卖晚报 

       50年前我刚10岁,在广州市中山四路小学读四年级。学校与农讲所仅一墙之隔,也就是现在市图书馆原址。中山四路和德政北路交界处,长着一棵大叶榕、一棵木棉树,红领巾邮局就设在树下这个拐角。那是一间平房,铺门分别朝西朝南,后门则通到校园。下午两节课后,少先队员们轮流守柜台,把邮票、信封、信纸和报刊杂志卖给顾客。傍晚会有老师来指导结账、关铺门。  

       国庆期间,广州市民看到一份新颖的报纸——《羊城晚报》。她不像省委、市委机关报严肃得近乎古板,她贴近百姓生活,有点雅俗共赏的味道。人们爱上这份可以陪伴整晚的报纸,红领巾邮局也决定进货。取到报纸已是4点多钟,等顾客上门可能会积压,老师就让我们上街叫卖。我们都会唱《卖报歌》:“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可是真要捧着一叠报纸去卖,还是不好意思的。老师说,这又不是什么丑事,给下班的叔叔阿姨提供方便嘛。就这样,我们两三人一组分散开来。大人们根本没注意靓仔靓女要干什么,等我们憋足劲喊道:“晚报,晚报,羊城晚报!”他们立即围拢过来,你一份,他一份,非常踊跃。我和同学们收钱、给报、找赎,兴奋得小脸通红。这以后,我们每天轮流卖报,附近居民和路人,都听惯了脆生生的呐喊:“晚报,晚报,羊城晚报!

       考上广雅中学寄宿后,我不能像在家一样天天看报了,幸好阅报栏还有张贴。最喜欢花地副刊,看了很多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眼泪和欢笑》占了整版,看着不禁为主人公掬一把辛酸泪。女作家郁茹的散文《白兰树下》,罕有地表现中学生的青春萌动,令我和同学们回味不已。1963年前后,父亲吴有恒发表了多篇杂文,集知识性、文学性、可读性于一身,统称《榕荫杂记》。他继长篇小说《山乡风云录》之后,完成了第二部长篇《北山记》,每天连载,据说使发行量明显上升。我看见父亲名字天天印在报上,心里不用说也是欢喜的。 

父亲编晚报 

       可是1966年文革一来,晚报就被封了。连载完毕出版社即将签印的《北山记》,和《山乡风云录》都成了毒草同遭批判。父亲以老干部和老作家双重身份被关押,10年写9部长篇小说的计划,因10年浩劫彻底破灭。他重获自由后,于1979年完成了第三部长篇小说《滨海传》。就在全力以赴投入长篇创作之际,省委决定他出任正在筹备复刊的羊城晚报社党委书记兼总编辑。那年父亲66岁,因赶写《滨海传》心脏病发,本应好好休息,却立即收起创作计划,抱定“哀兵必胜”的决心,于197910月走马上任。1980215日,《羊城晚报》复刊。  

       1968年去阳山县,插队,招工,调湛江,11年后回到父母身边。陪伴双亲15年,耳闻目睹父亲把心血倾注于晚报。他身体衰弱,初冬就穿皮袄;常年痔疮出血,坐卧不便,特备拖拉机轮内胎充气当环形坐垫。可是他天天早上8点钟准时回报社开编前会,还以“吴鲁”笔名主持“街谈巷议”栏目,写出大量言简意赅的杂谈。有一年除夕他病了,晚上我见他还倚在床头沉思,便叮嘱他早点睡觉。第二天早晨他却拿出《新春大吉》这篇稿,让司机送回报社发排,向读者拜年。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任仲夷在羊城晚报社与大家交谈(1980年) 

       父亲思想敏锐,见解深刻,许多文章如《从春联见经济学》、《欢迎老包进城》等,都令人耳目一新。他的《榕荫续记》,秉承了《榕荫杂记》生动谐趣、雅俗共赏的传统,对个人崇拜和教条主义的抨击则更有力。代表作《〈东方红〉这个歌》引起非议,母亲文革中受迫害心有余悸,怕他再度挨整。父亲说,讲真话,整也不怕,何况现在不兴文字狱了。他以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为重,力主突破,勇于创新,成功组织了一次次典型报道。其中有反映郊区农民荔枝求售无门的,有反映四川广汉县撤销人民公社试点改革的,有反映大寨人改革开放年代不吃大锅饭的……在父亲和全社员工共同努力下,《羊城晚报》迅速成为一张有水平、有特色、有影响的报纸。

       19834月,父亲任广东省第六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同年8月任羊城晚报社顾问。他笑着说,晚报发行量超过我预想的120万份,我放心了。父亲对晚报一往情深。他没有使用省人大配备的办公室,继续把组织关系、工资关系留在晚报。报社有重要活动他都参加,还认真倾听上门看望的晚报同仁汇报,发表自己的见解。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为报社大楼奠基(1983年)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在晚报编辑大楼亮灯仪式上按动电纽(1990年)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羊城晚报编辑大楼 

      1987年父亲离休了,但仍然关心着晚报。当年10月,他出席报庆30周年大会,最后一次向全社干部职工发表讲话,号召大家“在竞争中求生存,求发展”,“我们的报纸必须要改变样子,办出比以前的特点更特一些的特点。”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在报庆30周年大会上讲话(1987年) 

       此后由于年事已高,身体欠佳,又放心不下患病的老伴,父亲没再回报社,但每天看报还是必修课。司机送报较早,改成邮局派报会迟些。我家住二楼,每天下午4点起,父亲就坐在客厅等晚报。眼看他记挂的模样,家人只得下楼、开小院门、开信箱,往往上下两三次才取到晚报。父亲接过报纸二话不说,戴上老花镜就细看起来。我傍晚到家先去和他打招呼,他只是“唔”一声,注意力仍在晚报上。万一哪天报纸迟迟不到,他整个傍晚都没了心思。连我七八岁的儿子也明白晚报的重要,听话地跑上跑下,终于扬着报纸喊:“公公,晚报!”然后全家这顿饭肯定要延迟——父亲无论如何要浏览一遍报纸才肯进饭厅,我们好意思先吃吗?

       晚年父亲一直坚持写作,杂文、散文、诗词、小说等,全由晚报发表。母亲的精神分裂症渐渐加重,无法帮他抄稿,我在《广州文艺》当编辑也够忙的,他的文章都是自己誊清。每有新作他都让我过目,我忙完手头稿件才看他的,并且习惯以编辑身份评判:“可以。”父亲不满足,等着听下文,于是我试作分析,好在哪里,有什么小瑕疵。哪怕一个字眼的改动,他也虚心接受,而且格外高兴,因为第一读者不是在敷衍他。1987年,《当代杂文选粹·吴有恒之卷》出版;1990年,历史小说集《香港地生死恩仇》出版。10年前父亲勇挑《羊城晚报》复刊重任,如今他77岁,体衰力弱了。复刊之初我就问过他,你10年写9部长篇的计划,现在实现不了吧?他颇有几分自豪地说,是啊,恐怕我是全世界最老的天天上班的报社总编,除了办报再无精力写长篇了。不过,办报纸比写长篇更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直接促进改革开放,值得。

1992101日,《羊城晚报》创刊35周年之际,父亲赋诗二首,题曰《我是〈羊城晚报〉人》—— 

        (一)

        摘去乌纱不做官,

        老来报社编新闻。

        此生此事应无悔,

        我是《羊城晚报》人。 

        (二)

        梅花为骨玉为魂,

        多了从前学杀人。

        我自要求高格调,

        务求说话是纯真。 

        过了不到两年,1994823日,父亲病逝,时年81岁。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吴有恒在晚报复刊5周年大会上讲话(1985年) 

家人爱晚报 

       我和先生、儿子继续每天看晚报,直到1995年元旦,才悟到从此要去邮局订阅了。年复年,就到了2007年元旦。一家三口上街回来,“拿晚报了吗?”“没拿。”“咦,信箱怎么空空的?”“元旦也该送报啊!”“糟糕,光等人上门收订,漏了!”我家破天荒地没订晚报,浑身不自在,幸好两天后补订了。《羊城晚报》未必是最出色的报纸,但兄弟姐妹对它都有非一般的感情。难怪四妹和妹夫远赴丽江拓展事业,也在当地订了一份。现代传媒如此丰富,加上自己编杂志、开博客,难以细读晚报了,但还是习惯天天见面,如同老朋友一样。你想啊,50年前我系着红领巾,就在木棉树下为它呐喊了:“晚报,晚报,羊城晚报!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晚报员工共祝明天会更好

10年前博文:结缘《羊城晚报》50年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6年10月14日吴幼坚来到羊城创意产业园办事,在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办公楼、印刷厂前留影并发上博客,告慰父亲吴有恒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