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2017-06-12 10:26:16|  分类: 出柜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吴幼坚 

6月10日我发表博文:淡定面对父母与你断绝关系的威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xw74.html 不少读者表示受到启发,LaLuce评论说:“哈哈哈莫名觉得吴妈妈说‘他们确定要和你断绝关系么?反而给了你自由,于他们没有半点好处。’这句话很霸气!”我回复:“事实正如此,父母养育子女,到岁数大了希望子女多关照老人、尽孝心,子女还没来得及好好表现呢,父母却仅仅因为子女出柜,属于性少数,就要断绝关系,你想想,这结果真是父母所要的吗?到时两老盼子女回家都盼不到,多落寞!当然我也不主张子女说要和父母断绝关系。亲缘岂是说断就断的!” 

最好的结果,是经过相当时日的努力,父母逐渐接受同性恋知识,支持子女做真实自己,创造与享受快乐人生,这样的实例不少。但也有的父母十分顽固,子女忍无可忍离家求学、打工,追寻新生活。如果父母再不改变,子女与他们的关系只能恶化,不愿回头。几年前一位烟台母亲来信,要借我博客呼唤女儿回家;一位福建拉拉被迫悄悄辞职,留下给父母的信,写清存款密码、叮嘱父母保重身体,不要到处找她……由于时间精力顾不过来,我无法跟进一个个实例,不知事情发展成什么样,但愿亲子关系能走向正常吧! 

2017年4月1月,小诗发来私信:“吴妈妈,您2013年2月发过一篇博文:《河北拉拉惧怕被父母老师医生联手“治疗”》,我就是那个女孩子,我们以前聊过很多。我现在过得很好,从河北考出来,到了长沙学心理咨询专业,毕业后在一家为精神障碍人士服务的机构工作。我虽然单身,但知道将会遇到一个靠谱的女孩和我共度一生。现在我的状态有了很大改变,谢谢您在我最难的时候陪着我。我也在通过自己的专业帮助LGBT人群成员,参加公益和一些工作坊。以后还有很多需要向您学习的地方。”我颇为惊喜:“真高兴听到你给我这样的好消息!我做公益12年积累了大量案例,也有很多感悟,已着手写LGBT纪实书稿。你能把自己的经历、感悟写给我吗?……祝你一切如意!长沙离广州不远,欢迎有机会来聚聚,提前与我联系就行了。”她复道:“好,我们会相见的~我不会让自己这些经历白白浪费掉。”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她2012年出柜的遭遇 

   在等待小诗写后续经历时,我查阅了2013年那篇博文,温故而知新。她2012年求助:“我是一名19岁的T,从小学开始就偷偷爱慕女孩子,但不敢对任何人说。现在我有了对象,被家人发现我是LES,他们认为这是严重的变态心理,很肮脏,为此经常打我,骂我,不准我和对象往来。后来我爸带我去了心理医院,医生告诉他这不是病,只是个人的喜好,我爸却没法接受。他现在打听到了一家能治疗同性恋的医院,非要带我去,我不肯,就一直闹腾。我妈是个极端主义者,她不相信什么医院,也不相信什么治疗,她说我就是欠打,所以经常对我大打出手,还限制我的出行和钱。我早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是我心爱的女孩子一直在安慰我,劝导我,我就一直撑着,可心里对于父母的极端态度还是特别压抑。我曾经想去网上和书中找有关资料给他们看,可他们说,他们谁都不信,只相信自己!他们的思想传统,认为这是违背传统、社会伦理的大过错,尤其是我的母亲,对此是极其仇视的态度。我真的很无助,不知该怎么办!” 

    我回复:“请看我博客首页右栏红字‘关于出柜’的文字。我已65岁,忙到半夜还大批来信没处理,请自己学着找答案吧。不要急于说服爸妈,先自己学习提高了,再看怎么根据实际情况处理问题。自杀的念头要不得,好好活,让身心舒展开来!” 第二天小诗写道:“吴妈妈,刚刚看了您的许多微博,真的很理解您,在这个年纪还在不懈地做公益。真的真的很感谢您。我有一位极其极端甚至歇斯底里的母亲,很多次我都差点被她弄死,也许这不是她的本意,可是她的方式手段太极端,是你们这些人带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我提醒:“光看微博远远不够!建议阅读我博客‘出柜话题’、‘同志婚恋’、‘传媒学界’等栏目。先提高自我认同再从容面对你妈妈,不要和她作对给自己带来伤痛,或者她在更年期就更难自控……” 她:“感谢感谢非常感谢!我会按照您说的去做!谢谢吴妈妈!” 

    2012年1月25日,小诗来信:“吴妈妈,我们这里的医院心理科有个叫‘杨丽’的医生,听说治同性恋特别拿手,已经成功治愈很多同性恋了!我现在读高三,父母打算高考完以后,就带我去找她治,让她扭曲我的性取向。我现在特别不安与困惑。我先前对自己有很大信心,可是听他们讲这个杨丽的‘战绩’,我就有点恐慌,我迷惑的是人们的愚昧,为什么真理被扭曲,却受到家长的如此追捧!” 

    1月26日她写道:“吴妈妈,我去您的博客看了关于同志去看心理医生的博文,在文中您提到,要自己坚强,不要跟家长去医院作所谓的治疗。可是我妈妈的性格我知道,特别特别极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对此事的态度是让我必须顺从她的意思,否则,要么她就死在我面前,要么双手死掐我的脖子,或者对我暴打一顿,然后拧着我的脖子,把我从窗户往楼下扔(我家住四楼)。她说,她生了我这么一个心理有如此肮脏想法的孩子,她有资格杀了我,她觉得同性恋特别特别的肮脏,罪恶!我跟她沟通过,她根本听不进去,我让她去网上查资料,看您的博客,或者翻阅有关书籍,她说网上和书里都是骗人的,她只相信她自己!我爸爸也是这么说,他们拒绝去了解相关知识,抱着自己的偏见,在那里死磕!现在我和父母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不说一句话,因为在这件事上我们有极大的对立,所以我有时无缘无故就会挨打,他们觉得我有这种想法就是一个孽种,是万恶的,把我生出来,他们觉得是他们的错误行为!我被折磨得要崩溃!” 

    她还反映说:“我曾找学校心理老师倾诉,那老师是专业从事家庭关系治疗的,50多岁,说没从事过性别心理的研究,但本人觉得同性恋是种病,说要和我的父母联合改变我,还说实在不行就把我送到戒毒所里,用对待吸毒人员的方式,从外部强行改变我的性取向。我本想找一个支持、理解我的人,把心里的委屈倾诉出来,可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学校心理导师这么有病!我现在极力去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让它影响我的学习,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时我还是会想到父母的行为和那些让我崩溃的话,而且我晚上总是梦到我妈掐我脖子和逼我跳楼自杀的那些场面,吓醒以后就忍不住躺在床上哭出来。父母的那些行为一直在传递给我一个信息:要么你死,要么我死!我觉得家根本不是什么避风港,是人间地狱!在家里我没有一点安全感。我和仇人活在一个屋檐下,我最基本的生存权和生活权时刻都受到威胁。我一直在撑。我渴望未来,我想真真正正成为我自己。我想按我自己的想法,不受任何人的摆布、扭曲与威胁,那样好好、平淡地活一天。” 

    我当即回信:“你的遭遇令人同情,你才19岁还是学生,经济未独立,父母不愿接受正面信息,听信同性恋可治疗的谎言,准备高考后就带你去看医生;而你校那个心理老师实在误人子弟,居然打算与家长联合强行改变你?!不过类似事例我已多次听同志反映,中国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队伍良莠不齐,不知何时才能引起重视、着手改变。在此情况下唯有自救,强大自我迎接挑战。不要被负面东西压垮脊梁,保护身心健康,学好功课力争考上大学获得较大自由!高考结束后,你写一封信面交心理老师,引用资料冷静地说明她的知识陈旧、错误,表示确认自己是同性恋且不想改变,亦不可改变,要她帮助你父母打消要你治疗的念头。加强学习才能写好这信,以正气镇住她。不要怨恨父母,不要强化对立情绪,努力平衡心态,逐步做到人格独立、经济独立,才可望过你要的生活。既然社会公众对同性恋大多仍缺乏认识,误解偏见歧视无处不在,又怎能苛求父母思想一定超越多数人,很好地理解接受同性恋子女呢?中国很多家庭的亲子关系长期紧张,异性恋子女同样受到父母诸多管束,从小到大只能顺从长辈,不允许独立思考、自主行动,婚恋自由是打折扣的,同性恋这样颠覆性的事,更不用指望轻易过得父母那个关了。沉住气,淡定,一切不会越变越糟的。” 

    小诗回信反映那位心理老师的言行,确实素质极差误人子弟—— 

    吴妈妈,特别感谢您的理解和帮助,您前面所说的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有一个健康、独立的人格,努力学习考大学,以后获得更好的经济独立。但是您最后说的那个办法,我觉得不可行,因为前段时间,学校组织了一个关于男女关系正常化的心理活动。这个活动是那个心理老师组织的,她把全校的男女分成两组,分别进行教导,她教导女生说,爱情是是毒药,男人是理性的,女人是感性的,女人和男人恋爱,终究会被男人玩,男人甩了,她还举例说,她以前去精神病医院参观,里面有好多女人就是因为太爱某个男人,可最后被甩,心理无法接受,而成了精神病,特别折磨。她说为了避免女生也成为精神病,让我们不要爱男人。她说,女生现在爱男人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关系(搞得好像女生喜欢男生就是心理有病似的)。 

    她还极度丑化异性恋,根本不告诉我们这是人的本能和青春期的正常现象,她说要把恋爱的想法扼杀在萌芽状态,以免我们被男人甩,让我们一定要远离男人这个“毒品”以免毁了自己的清白。听完这个讲座我都想吐血了。她对男生的讲座内容我不知道,因为这是分别进行的,不准有异性旁听。我估计她也把女生在男生那里丑化成什么样子了呢!!!她对异性恋,这个大部分人都能接受的理念都做这种欠打的解释和态度,同性恋我就更不会对她抱有希望!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有心理学和最基本的教师资格!中国革命这么多年,一再强调人性的解放和思想自由,现在听听她的话,我真为中国的革命家悲痛!!! 

    我打算每天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抽出半个小时看您的博客,增加我对同性恋知识的了解,和我语言的说服力,等高考完以后给我的父母写封信。现在我一直和父母处在冷战状态,不说话,我想一直冷战到高考结束,等我给他们看信时,或许他们就不会那么排斥我,不会对我有那么极端的行为了。其实我心里也不是那么有底,一想到他们那么极端的行为,我心里特别累,我真想一辈子和他们隔绝,可是我又不得不去尝试。总之,祝我好运吧。 

    2012年2月3日,我回复:“我将发新博文与你有关,在海外攻读心理学的拉拉与我通信,以及她给予的建议,都值得阅读思考。春节期间更要沉住气,不要激怒父母,注意休息和学习,好好过寒假。”此后没再接到她信息,直到2017年4月1日,才接到本文开头那私信。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7年写的自述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吧,有一天我和妈妈走在我家胡同口的一条小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穿着很漂亮的衣服,长得也很可爱,妈妈说:“看看别人家的小闺女!再看看你!”是啊,我也觉得她很漂亮,但我心里想的和我妈妈不同,我不想成为她那样子,但是我好想湊过去,想粘着她,我觉得她好可爱啊好漂亮啊!我心里有点小激动,有点隐隐约约的东西,又有点害羞,不过那时候还小,哪知道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喜欢不喜欢的,只是觉得有点异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把这种感觉说给妈妈听。 

上小学三年级时,认识一个五年级的姐姐,她回家和我们顺路,所以经常放学和我、我哥哥一起走,过马路时就牵着我和哥哥的手,两只手一边一个过马路,那时我真的好激动!我回去后会躺在床上一直笑啊笑,笑啊笑,可以兴奋很久,之后只要一想起这事,我就笑,觉得好满足!好开心!有一次她几天没来上学,放学路上也没看到过她,我有去她家小区口等,但又不知道是哪个单元,哪个门,就是没见到过她人。那几天我好着急,好没底,特别特别想见到她,就是想见她!我家墙上有贴着财神爷的日历,我听奶奶说给神一些好处,敬拜他,他就会保佑你,帮你实现愿望。当时我就抱着自己的存钱罐,里面有我攒的20块钱,那对我来说可是巨款,是我所有的钱,我跪在财神爷面前,祈祷:“财神爷求求你!让我见曹晓彤一面吧!我愿意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拿我的20块钱做交换!求求你!”然后,在第二天下午,我就见到了那个姐姐,我好激动啊!开心死了!走路都是一跳一跳的!终于又见到她了!原来是她生病请假了,所以才没来上学。这个姐姐上六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听别人说他们班有一个男生在追她,我当时就开始莫名其妙地生气,好不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生气,反正就是不爽!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吃醋,什么叫爱情。 

等我上五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是的,我爱女孩子,我对此一点也不吃惊,但是每次我想到未来时,就感觉头顶上有个很黑很黑的洞,嗯……我的未来是一片漆黑的,我永远都不敢让我喜欢的人知道,我喜欢着她,永远都不可以,因为我是一个女的,都是男女相爱,而我这样呢,绝对是不被允许的!我想,全世界也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吧,它将是我心底永远的秘密,如果哪一天我做好了死的打算,在死前我会告诉她,最好还能要一个拥抱,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自己喜欢她,并且把喜欢的人搂在怀里,那只有我死前敢去做,可是我没有让自己去死,因为我害怕死亡。那种绝望与渴望。 

  我上初中时有暗恋的女孩子,我常在稿纸上、在书的空白处写她的名字,写了很多,我妈还向我哥打听过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估计以为是和我玩得很好的女孩子吧,妈做梦也想不到,我是喜欢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在一班,我哥也在一班,我在二班,由于我太喜欢她了,没有掩饰好,让别人看出了端倪。被人知道这个秘密既爽又恐惧,爽的是我压了那么久,终于它可以见见天日了,恐惧的是……我做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甚至是天理不容,起码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是爱着同性的。

 我会经常买奶茶送给那个女孩子,奶茶杯子上就有“love”的字样。我经常跑去看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班传开了我喜欢那个女生的消息。我们课室在二楼,一班在楼梯口的位置,二班靠里面,要进二班必须路过一班。从那以后,只要我从一班路过,在楼道里玩的人都会停下来,全体看着我,然后议论……那种感觉真难受!尤其是一班的男生开始挑唆我,我哥也因此在班里受欺负。是啊,在我们北方那个小村子里是容不下我这种人的。后来,我逐渐接触网络,一次有个女生和我讲她喜欢看BL的漫画,他们班好多人喜欢看,我问BL是什么?她说:“就是玻璃啊,就是男生和男生之间的爱情啊!好美好的!”通过网络我了解到,原来有专门提供男同性恋、女同性恋交友的网站!那时我真的觉得,或许我不再孤独了。 

高二时我有了对象,一个来自杭州的女孩子,我们是在拉拉交友网站认识的。她打开了我人生的一扇窗,带我走进一个新的世界。在她到来之前,我真的很认同父母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未来是暗红色的,我想,我将来也是会结婚,然后生个小孩儿出来,然后每天活在歇斯底里的挣扎之中,那个想像的背景都是暗红色的,那时我没想过逃离父母,因为我觉得那是大逆不道的。从出生到长大,我从未离开过石家庄。我经常有点困惑,在一个不叫石家庄的城市生活着那会是什么感受呢?……但是,那个女孩子来到我的世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在那样的地方,以那样的方式生活着。她告诉我,她对妈妈说,以后不想结婚,她妈妈说,可以啊,你开心就好。……那是我不敢想像的回答,不曾以为存在的开明。她还和我提起过自己的前任,她说她叫那个女孩子老婆,我问:“那她叫你老公?”她答:“她也叫我老婆啊!”这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触动,不一定非要是老公对老婆,男对女啊! 

在我家那个教育环境里,我真的觉得只有坏女孩,品行不良的女孩才抽烟,抽烟的女孩子都不是好东西!但是,她就抽烟,我虽然觉得从道德上讲不好,但是……我真的觉得她抽烟的样子好性感,好美,我真的会看醉,怎么看都看不够。那真的是在心上重重的一击,敲出了一个很美很美的音符,一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我之后时常在想,难道一个好女孩当她拿起一支烟后,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坏女孩?这个设定是不是有点荒唐? 

后来,刚好我们历史课上学到了宋明理学那个章节,里面提到了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是啊,我爸爸就很推崇圣贤,他很喜欢菜根谭,四书五经,佛学。他觉得人的欲望真的很肮脏很肮脏。但是,我对象,那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她抽烟,喝酒,坦诚地讨论性。我们为此争吵过,我觉得受不了,但是,真的真的很爱她,我开始反思很多事。很多我从小到大所认为的公理。……是啊,我被套在一个套子里,被束缚着,展现不出自己,她的到来,让我明白,我可以出来尽情地跳舞,哪怕跳得不好,跳就好了,因为那就是我的生命力啊,那就是人天生的本性啊,它不罪恶,不可耻。是啊,我的身体是我自己的。就算父母憎恶,万人唾弃,那也没用,没必要和他们去争辩,想跳舞就跳舞好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妈妈偷看了我的手机,发现了这个对她来说是晴天霹雳的秘密,我人生最黑暗的三年开始了。我被殴打,跟踪,虐待……等等。妈妈在我周围布下了眼线,她和班主任搞好关系,和学校门口的小贩阿姨,和单车棚的阿姨,和学校附近饭店门口的招待,都搞好了关系,监视着我,我每天的行踪妈妈都知道,每天放学回家都是一场审判。她控制了我所有的钱,我没有一毛零花钱。 

  她曾差点杀死我,她说,她上辈子肯定是犯下了什么罪过,这辈子上天派我来折磨她,我就是个错误,她犯下的错误,现在,她要结束自己的错误,然后再自杀。她真的那么做了,逼我自杀,把我从我家四楼窗户扔了下来。……我没死,事后我哭着问她,你是不是一时冲动才那样做的,然后,我的妈妈,用那么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如此坚定的口气告诉我:“不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那样做!” 

  ……哈哈哈哈哈哈(这里是带着绝望的自嘲)那一刻,我整个心都决堤了,崩塌了,我哭得好绝望好绝望!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被自己的妈妈那样地恨着,那么坚定地想要杀掉……真的好想缩起来,疯笑!疯哭!见过古装剧里那些受了大刺激的疯子们吗,我就是那个疯子,觉得全世界都是个笑话的疯子!!!!!!绝望的疯子。 

  从那以后,我睡觉不敢深睡,做事小心翼翼,因为和你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父母要搞死你,我经常觉得他们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我:要么有你没我,要么有我没你!死神每天都掐着我的喉咙,间谍对我无孔不入。那个死神和间谍,就是人们口中最最疼爱,给你安全感和依靠的……爸爸妈妈。那时,我经常看着窗户下面,一边落泪一边在想要不要跳,我是真的生不如死,那时我经常在想:我是我的,我是我的!!!!!!我还有我的灵魂,我死后,我的灵魂就是自由的了!!!!!!不用禁锢在这个躯体里了!我的灵魂是我的!!!!!我可以决定我是谁了,我可以决定我要去哪里了,我可以决定我爱谁了!我的灵魂是我的!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因为那个女孩子的陪伴,我舍不得死,所以我没有死。也正是她,让我想要去到南方;也正是她,让我开始背叛父母,想要为自己而活着;也正是因为她,如此渴望那个世界,那个开明,多元化,个人主义的世界。后来,我通过高考出来,离开了父母,来到了南方的一个城市——长沙,开始了艰难的自我修复之路。我选择了心理咨询专业,每次课上或者作业做个人分析时,我都会情绪失控,经常哭得一塌糊涂。但是我很幸运,或许是因为所学专业的原因吧,我们学院很有人文关怀的气息,这里的老师和我亦师亦友,他们知晓我的过去,他们理解我,陪伴我,真的是给了我情感上很大很大很大的安抚和力量。因为我有那么痛苦的成长经历,所以在学习心理学和做个人分析时,我是格外的用心和投入,每次课我都很有感触。 

后来,我经常跑到同志机构去做志愿者,对于心理学有关同性恋这方面的解读也很有兴趣。在我上大学时,同性恋在我们用的教科书里还是被归为疾病的。但是,我们专业的老师却很开明,他们知道在行业里其实已经不算是一种疾病了,可是教科书上又那样写,所以那个老师想了个绝妙的办法。她摒弃了教科书,让我现身说法,她知道我本身就是一个同志,又参加过很多同志群体的工作坊,她让学生们把对同性恋的困惑用纸条写下来,然后她把这些成堆的小纸条拿给我,我现身说法一一解答。她把我说的用音频录下来,然后作了画面和声音的处理,在课上放给大家。真的要大大地给她点个赞!替所有LGBTQ+群体谢谢她!!!因为听课的人中很多人将来或许就是心理咨询师! 

  我对很多不同类型的弱势群体和同志群体的活动与机构就很感兴趣,经常跑去做义工、志愿者或者助理,我真的想了解个究竟,看个究竟,想做些什么,或许这有点自我拯救的情结,但是,这毕竟不是在心理咨询室里,我想我还是可以做的,而且很有必要去做的。我想,如果一个人痛了,抚平了自己,那么,你还可以去影响更多人,为更多这样的人出一些力。我的痛,不只是我的痛,还有很多人也如此痛着,我不能白痛了,不能白受折磨了,我不能白白浪费我的经历和痛,我可以让它变成一种希望和力量。 

  在一个深夜,我写下过一首诗,希望可以送给所有被出柜折磨的你。 

    子说:我要唱我的歌,自己创的歌。

    父说:我会撕烂你,你是恶魔。

    母说:孩子,我会为你彻夜不眠。

    子说:我要唱我的歌。

    父说:你是我的子,你不可变成恶魔。

    母说:你是我的子,我会为你泣出血。

    子走上街道,嘹亮着他的歌,赤身裸体。

    这时,街灯一盏又一盏地亮起,

    人们嫉妒着、恐惧着、

      渴望着、担忧着,

    片刻,人们互相打着招呼,一丝不挂。

    (风中飘着歌声)

    “我是我,只能活这一次,无法不听自己的。” 

朋友,你不是一个人,加油! 

曾经我的父母想要消灭掉我所喜爱的,我的性取向,我的想法,我的渴望,消灭掉“我”,让我受折磨,绝望,生不求死,每天的日子都是在走钢丝。回头想来,我很佩服我自己。那时我就在想,即使你们毁了我的实体,但我的灵魂是我的,我很多个绝望的夜晚都在想(当时我想自杀),什么是我的呢?后来有了答案,我的灵魂是我自己的。于是,我努力地活着,努力地活了过来,熬到了现在,熬了出来,挣脱了。 

记得一个专业老师对我说过:“你的父母可以毁掉你喜欢的衣服,但是他们却消灭不掉你的想法。”是啊,他们怎么打压,怎么疯狂,怎么折磨,都消灭不了我喜欢这件衣服的想法,这是父母做不到的,也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现在,我离开了他们,经济独立了,有了自己的生活,我可以去买我喜欢的衣服,去喜欢我喜欢的人,去做我想做的事。只要我的想法不灭,我会伺机待发,等待着,酝酿着,终有一天,让它实现,让我成为我。 

别绝望,身边总有希望。要看到希望,学会寻找希望。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险些轻生的拉拉心理自我修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