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2017-06-07 10:01:57|  分类: 出柜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吴幼坚

 

        本文主人公是中国青年,去加拿大留学期间,赴泰国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初步达成男跨女心愿。因其护照未改性别,术前用“他”,术后用“ta”指代。祝愿主人公早日成为“她”,活得真实快乐!

 

我与他2015年初次通信

20150616 16:35吴女士您好,冒昧地给您写信,是希望能够和您倾诉,也希望得到您的一些帮助。这个邮件地址也是在网上查到的,不知道您是否还使用。如果您能看到,请您回复我,您的回复也能鼓励我讲出自己的故事。期待收到您的邮件。

20150617 08:52是我的邮箱。

20150618 20:13看到您的回复了,把我的故事放在附件里了。感谢您的宝贵时间。 

坚注:附件中讲述了27年的人生,写道:“偶然机会在您博客拜读了《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希望能找到他的邮箱地址,因为看到他在上学期间就开始接受了治疗,想咨询一下法律上的问题。……回首走过的路,感谢那么坚持的自己,也责备那个放弃的自己。因为坚持,走到今天,事业还算成功,经济独立。责备为什么大一的自己不能再多恳求一下,倘若跪一个礼拜呢,说服家人,会不会现在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是不是就不用现在放弃我喜爱的事业呢?不管前路如何,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留学加拿大21岁跨性别者:真实地活在世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e80d.html

 

我与ta2017年再次通信

20170504 16:08你好!我做公益12年,今年70岁开始写LGBT纪实书稿,晓白的实例是要收入书中的。我还想知道你的情况如何,上次你说手术已排期,后来怎样呢?他属于女跨男,而你情况不同,属于男跨女,若可以写写,对我帮助类似朋友,是有作用的。等待你的回音。谢谢。

  ta20170504 21:59吴老师,您好。一直在上学,刚刚考完试。我愿意把我的故事写出来,这几天就开始动笔。谢谢您一直这么关心我的近况。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几日前收到吴老师的邮件,询问是否可以把我的经历写出来,让更多有相同困扰的人得以借鉴,也让更多的民众了解这个少数群体。今天恰好是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后的一年。回首走过的每一步,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

 

萌芽的童年

 

       我出生在农村。这个简单的句子就说明了变性的选择对家人不会易于接受。我的爷爷奶奶等待了许多年才等到我这个孙子的出生。妈妈怀我之前,历经多次流产以及宫外孕。终于,他们等到了我。这个事实也让我日后的决定面临很大的困难。三十年前的中国农村,物质条件匮乏,生活质量较城市有着天差地别。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开城市到市里打工。童年时期大多是和爷爷奶奶一同度过。很多人争性别认同障碍是受到后天环境的影响,我是不赞成的。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当最初的自我意识开始,就认定自己是女孩。这种意识影响到方方面面。童年最喜欢的玩具是布娃娃、电子琴。而不是赛车、变形金刚等,性格内向文静。

 

       其实我从小就是个爱美的小朋友,喜欢妈妈给自己买漂亮的衣服,也喜欢小裙子。记得小时候妈妈给我买过小裙子,美美地穿了很久。不知道当时她怎么会给我买裙子,也许是某位表姐穿过的。现在有时看到年轻的家长把儿子打扮成小女孩,把女儿打扮成假小子,我都感到心惊胆战。真害怕这些不经意或恶作剧,给孩子造成不可逆的影响。偶尔一次和一位男性朋友说起,他无所谓地说他妈小时候还把他当女儿养呢,还有照片为证。看来,性别认同还是天生的。那么多小朋友被打扮成假小子假丫头,也没个个都出现性别认同障碍。

 

发展的小学

 

从小学开始被父母接到了城市上学。这个环境的转变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了性别的问题。比如在学校上厕所,要去男厕。小伙伴一起玩耍,经常是按性别分成小团体。而我就被困在了中间。自己内心是女生,可却被反复告诉是男生。这种矛盾让我很焦虑,却又无能为力。那时有很天真的想法,觉得他们肯定是弄错了。也许一觉醒来,一切就都变得正常,自己变成了一个美美的小女生。可惜这个梦啊从来没实现。

 

         因为自己乖乖的,小学时老师会向父母反映,这孩子真乖,文静得和女孩子似的。低年级时父母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孩子乖,爱学习吧。可这种评价一直延续到小学高年级,父母就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尤其是爸爸。自从来到城市,爸爸就践行着严父的准则。每天要早起,上学前要把地板擦一遍,而且不是用拖布,是用一块布,趴在地上一点点擦。家里要保持整洁卫生。开始时父母可能觉得这是性格的培养,后来觉得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一个男孩子怎么能干干净净呢,应该邋遢才对。有一天,父亲用很恶毒的词语,对我破口大骂,大意就是男生没个男生样,整天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擦地,打扫卫生算怎么回事。其实在那之前,我还是很爱整洁的,后来索性就不打扫卫生了。也挺好,省得我干活了。一直到现在,我也不是一个十分整洁的人。出门时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其实家里乱得可以。后来自己有了房子,基本半个月打扫一次。然后买了一个大书柜,把那些零零碎碎全部藏在书柜里。家里就整洁了起来。

 

矛盾的青春期

 

        青春期应该是性意识觉醒的时期,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最初的感觉是喜欢的似乎是男生,而不是女生。在当时网络不发达的环境下,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只是感到害怕,想着是否可以扭转这种不正常,也试着看能不能喜欢一个女生。当时最大的困扰就是体育课,因为体育课要男生女生分开上。我的性格并不适合篮球足球这些激烈的男性运动,时至今日也不知道篮球和足球该怎么玩。初中时有一次做春梦,梦到和一个男性肌肤纠缠,梦中感觉特别快乐,醒来却很心慌。心想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有病?但梦中的欢愉却又那么真真切切。

        

高中时开始有网络了,也听同学提起同性恋,觉得自己找到“组织”了,可也很害怕这个“组织”。无论如何总算有一个词可以描述自己的情况,但也隐约觉得其中不对,觉得我不是同性恋。我是喜欢男生,却是以一个女性的心爱着一个男生。偶然一次在书店,读到了金星的自传,当时觉得豁然开朗,这就是我啊,我就是这个问题。在喜悦中,想到的问题便是如何有能力接受性别重置手术。钱是第一位,然后是父母的支持。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了对未来生活的规划。我要努力学习,进入一个好的专业,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份工资颇丰的工作。以后十多年的人生都是围绕这个目标展开。

 

大学

        

本着可以自力更生,攒钱手术的目的,开始了大学生活。生活中处处充满着意外和惊喜。在大学遇到一个喜欢的男生,觉得可以为了他付出全部,被迷得神魂颠倒,他的一切都是我关注的焦点。为了能得到他的青睐,觉得需要尽快做手术。回家忐忑地向父母提出自己的问题和想法。可想而知,那意味着暴风骤雨,爸爸勃然大怒,妈妈不知所措。爸爸威胁说让我退学,妈妈渐渐态度有所松动。爸爸说如果妈妈支持我,他们就离婚。然后就是被带去医院看心理医生。那时的心理医生可能还在和同性恋这个事物较着劲,根本不知道还有性别障碍这回事。心理医生对妈妈和我说,同性恋是正常现象,接受就好了。可像我这种不能接受自己是同性恋,一心想要变性矫正自己的,那就是心理疾病了。医生的中心思想就是同性恋不是病,但想变性就是病了,得治。怎么治她也不清楚,建议去北京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和爸妈说我想开了,不做手术了,让我回去上学吧。自此也就知道要想能够做手术,就需要经济独立。想得到爸妈经济上的支援,几乎不可能。剩下的大学时光就是在努力学习中度过。

 

工作

 

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选择去了远离家乡的城市。这样可以减轻父母的压力,自己也可以过得随心所欲些。在这个阶段,非常清楚自己的问题。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曾让自己想过是否放弃追求。也许忍耐一辈子也并非坏事,尤其在想到手术后,就要离开自己喜欢的工作。23岁大学毕业,做了五年教师。有了自己的房子,在工作中不断进步。五年中,时时刻刻都在自我辩论。继续忍耐下去,可以一直从事我喜爱的工作,享受可观的薪水。勇敢做出改变,意味着失去工作,从头开始。甚至都不知道手术后要从事什么行业。随着年龄的增大,内心越来越焦虑。时间对自己来说是十分关键的。心中的目标是,如果要做手术就要在30岁之前完成。如果不做,就彻底放弃改变的想法,安安稳稳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消耗一生。

 

我要感谢我的妈妈。随着时间的增长,妈妈越来越接受我的想法。她可以站在一个新的角度来审视我,这到底是她的儿子还是女儿呢。一次,妈妈说,有那么一天她意识到,这应该是她的女儿啊。关于我的一切,如果把性别换成女就都那么顺其自然了。种种矛盾和不合理就都解释得通了。这时妈妈也接近50岁了,她对爸爸会不会因为我的手术和她离婚已经不在乎了。她愿意为了我的幸福,付出她的一切。

 

爸爸的态度在最初是很坚决的,在家里绝对不可以提起和手术有关的任何事情。他私下和妈妈说其实我就是一时想不开,在感情上迷茫了。爸爸觉得等我长大了,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也许就忘记了。我们都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那个敏感的话题。随着我年纪增长,在工作中慢慢有了成绩,爸爸也为我感到自豪。可他也意识到,我的问题仍然存在。爸爸宁愿维持现状,这样我可以有工作,能安稳过一生。他能接受我一辈子不结婚,但不能接受我去做手术。他觉得手术的伤害太大,手术所付出的代价太巨大。他害怕失去工作会打击我的自尊心。

 

和妈妈打电话,经常会谈到如果做手术,日后的生活怎么办。放弃安稳的工作后,我还能从事哪些其他的工作。一次又一次的讨论,终究没有结果。手术就意味着失去工作。失去工作,手术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在反复斟酌后,决定放弃工作,出国留学,然后接受手术。我先说服了自己,然后把这个计划告诉妈妈。妈妈花了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个改变。感谢父母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一直支持我,鼓励我。

 

术前准备

 

         人最难的是认识自己。在朝着目标努力的时候,内心坚定。当离目标越来越近时,也反复问自己值得吗,应该吗?有时真希望自己是其他心理问题,也许那样问题就简单多了。为了确定自己真的是性别认同障碍,觉得还是找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诊断一下。上网查了一下在我居住的这个区域能够进行性别障碍诊断的心理医生,一共有三个。联系了第一个,说预约已经到了三个月之后。内心的焦虑已经不允许我继续等待下去。又给第二个心理医生打电话,她说很抱歉,目前不再接受新的病人。也许是等待地歇斯底里,急需确认自己的内心状态。希望有人给我指明方向,告诉我我是谁。急忙请求她不要挂断电话,向她解释我需要帮助,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属于性别认同障碍,心理医生的诊断决定着以后生活的选择。听到是需要诊断性别认同障碍,她说这种情况她可以想办法给我加一个预约。预约在了一个月之后。

 

         去见心理医生的那天早晨,内心十分复杂。希望医生帮助我确认我的心理问题,另一方面也希冀医生能告诉我“恭喜你,你不是性别障碍”。因为我知道,性别障碍意味着生活的障碍。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数字,是关于抑郁症和自杀的统计。性别认同障碍人士出现心理问题的几率是正常人的两到三倍。性别认同障碍人士在手术前抑郁症的发病率在百分之七十。术后发病率仍然在百分之三十。这些数字可能因统计方法和地区而造成数字有差异。但基本的信息就是无论手术与否,性别障碍人士的抑郁症和自杀率都远高于顺性别人群。我也曾经被抑郁症困扰,了解那种挣扎和无奈。每次和心理医生见面45分钟,心理医生是不能被医保报销的,每次一千人民币左右,一共去了三次。三次后心理医生的诊断就是我是性别认同障碍。她说第一次见面她开始认为我是女生,没理解我为什么需要看心理医生。好吧,坏消息是我真的是性别认同障碍,那些坚信必须要克服了。好消息是长得还算过关,医生最初没看出自己是生理男性。

 

         爸爸一直劝我不要做手术。他觉得我当时的样子就很优秀,有让人羡慕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他说他可以不介意我不会结婚。他甚至建议我找个男朋友,做个快乐的同性恋吧。我是一个不妥协的人,既然自己是跨性别,那伪装同性恋又有何意义呢?有个笑话说LGBT也是一个鄙视链。L是女同性恋,社会的接受度是最高的,很多文化能接受女生之间的情感关系,甚至也读到过好多直男觉得女同无所谓,就是俩女生瞎玩。在微博读到过一个直男的求助,他暗恋的女生竟然找了个女朋友,他希望大家给些建议,赢得女神的心。在很多人看来,女同就是俩女孩玩得好而已,没有关系的。G指男同性恋。社会接受度要低一些了。B指双性恋。同性恋很看不起双性恋,认为双性恋对待感情不执着,因为社会压力而妥协,既发展传统感情也尝试禁忌之恋,不能勇敢面对内心,是人渣。T指跨性别,是最被歧视的。具体原因可能很多吧。讲讲我的经历。在手术前漫长的岁月里,我也怀疑自己是同性恋,所以也和同性恋有过接触,身边也有同性恋的朋友。一个多年的好友是男同,在知道我要做手术的时候很反对,他说如果不做手术,我还是个男人,会有男人喜欢我,手术之后算什么啊,同性恋不会喜欢你,因为你已经是女人了。异性恋也不喜欢你,因为你不是生下来就是女性。在外国遇到一个华人男性,开始时他热情地追求着我。当知道我要做手术时,他不能理解,他觉得既然是同性恋就接受自己好了,为什么要去做手术呢?即使在术后,偶有联系,他也不是很友好,言语间充满冷嘲热讽。对不尊重我的人,我也不屑于和他做朋友了。这些经历真的印证了LGBT这个鄙视链。同为性多样化群体,男同,女同,双性恋都不能理解跨性别的真正原因,试想广大的顺性别人群,认知这些概念是多艰难。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出发啦!

 

        在很多西方发达国家,跨性别手术是在公共医疗保险的范围内。但大家也知道,西方国家的医疗,速度慢,等待久,程序复杂。保守地说,从心理医生确诊到真正实际接受手术,起码需要个三五年。我已经准备好开始新篇章了,真的等待不起这么久。其次,西方医疗慢,一年做的手术太少,技术也就一般般。还有,白种人的肤质和黄种人差异巨大,据说白人很少留疤,所以医生在手术时也不会很注意缝合的美观。想想还是找个亚洲国家做手术吧。高中时读了金星的自传,她似乎是在北京做的手术,感觉手术十分血腥痛苦,而且她术后腿部受到伤害。我妈妈也读了金星的自传,她也觉得太痛苦,太危险,所以很反对做手术。我也在以后的很多年,拒绝去了解手术的详情,害怕自己畏惧。据说上海的某家军队医院也可以做变性手术,而且价格公道。据说二三十年几乎没怎么涨价。真实良心医院啊。可是想想还是选择了泰国。毕竟那里的医生实例多,经验多啊。俗话说孰能生巧,估计这个也是吧。

 

        去泰国可以免签一个月,但要做手术,什么时候能恢复好很难确定,害怕术后恢复的时间不能保证,还是办理了泰国签证,可以停留90天。我是一个人去的泰国,妈妈想要和我一起去,泰国气候炎热,需要开空调,我妈妈身体脆弱受不了,也受不了不开空调的闷热。再者,手术时间恰好和我弟弟结婚的时间重合。这样弟弟结婚时我就可以不在家里,不用受到众人的拷问,也不会让家人受到额外的压力。还有一点内心的自私吧,觉得手术这件事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让我一个人来面对,给了自己新的人生,简直成了一个内心充满仪式感的作(zuo一声)女。

 

         到了泰国,医院的车子把我接到了酒店。给我一个大信封,里面是所有需要注意和准备的。第二天翻译先陪我去见了一下手术的医生。主要做三项手术,下体,胸部,和喉结切除。三项会在一台手术完成。其实医生也没说什么,主要谈谈胸部的大小,后面再详细说这个。然后去一家泰国医院开心理医生的证明。这需要看两个心理医生。第一个心理医生真的太漂亮了,太有气质了,太是我的楷模了。拿到心理医生的证明后,就要开始节食了,大概节食了两三天。真的是饿得两眼冒绿光了,恨不得把树叶子吃掉。手术是从下午一点左右开始。在手术当天的上午,需要备皮,俗称剃毛了。本人天生丽质,前29年根本没用过剃须刀。拿到剃须刀真是手忙脚乱了一阵。然后是要灌肠,医生给了一瓶药,具体是什么也没看,从肛门塞进去,坐在马桶上好久,站起来时觉得自己干干净净了。然后医院的车来接我了,在去医院的路上翻译打来了电话,给我讲手术后会遇到的情况,不要害怕。第一步是换上医院的衣服,然后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这时想着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吧,没打通。然后手术室就准备好,可以开始了。躺在手术室的床上,看着无影灯,回忆以前的人生,说不出是心酸还是快乐。工作人员在连接设备,静脉注射开始,麻醉师问我的生日,我还没说完,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捏我的肩膀,叫我的名字。嗓子好疼,还有血腥味,应该是手术时插管造成的。意识还不太清醒,呜呜噜噜的算是回应了。护士告诉我手术做完了,很顺利,可以休息了。正如翻译之前嘱咐的一样,由于脊椎麻醉下半身是没有知觉的,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存在。低头看看胸,还真丰满。没有一点力气,虚弱到了极点。脸上还有氧气面罩。护士就在旁边陪着我。迷迷糊糊睡过去,麻药的作用慢慢退去,感觉浑身奇痒无比,想把皮肤抓下来。护士说可能是麻药有些过敏,给了我一片药。下体附近被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包裹着。隐约的痛感传来,感觉是小鸡鸡痛,并没感到多了一个阴道出来。这应该是幻肢了。截肢的人有时会感到那条失去的肢体疼痛难忍,却又无法触碰到。这是一种可怕的现象。幻肢在《实习医生格蕾》里也有提及,飞机失事,一个医生截肢后经常感到那条失去的腿疼痛难忍,却又无可奈何。术后的痛苦就是幻肢。觉得阴茎好痛,想抓一抓。手术是从下午一点多开始,一直到深夜十点左右。浑浑噩噩地熬到第二天早晨,护士来把床调整成半坐姿势,然后让我洗脸刷牙。这帮折磨人的小妖精,告诉她我不想洗脸,也不想刷牙,我不在乎自己多狼狈,我好累,好疼,想一直躺着。护士很坚决地说不行,你必须开始学会照顾自己,如果现在的痛都忍受不了,以后还有更多的痛苦,生活中还有更多的苦难。似乎说得有道理,开始咬着牙洗脸刷牙。觉得总算可以躺着了,护士又来说要从术后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去,还要自己从二楼走到一楼,没有电梯。真想赖着不动。两个护士搀扶着,每一步都无比艰难。慢慢挪到一楼的病房。

 

         术后的恢复痛苦万分,吴老师您约我写文章,准备收入您正写的LGBT纪实里,该书关注的是心理层面,不是手术及康复的技术细节,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了。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一点感悟

 

         跨性别是在人群中的少数群体,但却也是切切实实存在的,至于比例,因为统计手段不同,结论不同。各种社会因素也造成很多人不愿面对自己的问题。因为罕见,也造成大众的不理解。中国文化是很包容的,从没出现对性少数群体的迫害事件。一些地区由于宗教原因,性少数群体曾经遭受或正在遭受迫害。以美国和加拿大为例,因为主流文化的排斥和压迫,造成性少数群体的平权运动,最终得到平等的权利。在1999年,加拿大将大部分与婚姻相关的权益赋予同居的同性伴侣。2005720日,加拿大国会通过性别中立的《民事婚姻法案》,自此加拿大从联邦层面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使之成为全球第四个在全国范围内给予同性伴侣注册结婚的国家。美国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抗议和讨论,2015年最终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国都是一项合法权益。因为在这些文化中性少数的权利受到过压抑,激发过公开讨论,最终取得平权。中国文化由于其特有的包容性,性少数群体是隐形的。没有人愿意把这个问题拿到桌面上来讨论,没有讨论就没有解决的出路。解决问题的态度首先是正视问题。普通民众现在的心态是我了解这些情况,我也不干涉其他人,但我的子女不可以这样。感谢吴老师在性别平等这项事业中做出的努力。

 

         中文总是在一些称呼上有些贬义。比如称呼人妖,妖肯定不是一个好词了。而在泰国普遍接受的称呼是ladyboy,就没那么歧视了。跨性别人士都选择手术吗?其实不是的。在制度宽松和开放的国家,很多人选择激素替代疗法。这个人会一直服用激素,按内心的性别来打扮,生活,参与社会活动。而身份证件不会成为这个人的任何障碍。北美的大学毕业证是不标注性别的。很多证件可以选择M(男性),F(女性),和NA(不适用)。也有的表格中有TG(跨性别)。据说澳大利亚还有一个性别分类叫做流体性别,就是这个人可能今天认为自己是男性,明天可能认为自己是女性。还有无性别,一个人觉得自己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我的中国护照还是男性性别,但在这里生活从来没遇到麻烦。没有人会说为什么你的护照和你表现出来的性别不同。我当时做手术最大的动力就是做完手术我就是一个女性,而不是别人口中的人妖。这样的结果总比被人叫做人妖而让父母好接受。

 

         我目前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护照的更改。因为手术后就直接回到了现在居住的地方,所以需要到大使馆换护照。给大使馆发邮件,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等待了很久没有回复。很多政府部门公布的电话是打不通的,在驻外大使馆这里也一样。通过很多人,拿到一个电话,是没有公布在网站上的。打通了,说下情况,那个工作人员说他们看到邮件了,但不知道怎么回复。然后又找到他们的领导,领导说你这个事我们没办过,也没有规定能不能办,就拿着你的所有材料来吧。到目前三个月了,还没拿到新的护照。每次打电话都是不耐烦的口吻。在这里对祖国的大使馆说一句对不起,给您工作添麻烦了,给您出了一道您没见过的难题,都是我不好。心里最大的痛就是现在只要交上护照到移民局就能拿永居身份了,护照却迟迟拿不到,看来是祖国还想多留我几天。中国的包容是好的,但不正视问题却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走了29年,我站在了和顺性别相同的起跑线。于其他人而言,他们有亲人,朋友,学历,工作。于我而言,有学历,现在却没办法用了,因为毕业证学位证性别不能更改。我有工作,但却不得不放弃。我有亲人朋友,却不得不远离。有一段不愿回忆起的故事,希望也有一个明天。(全文完)

 

ta20170606 23:10吴老师,我先想随心所欲地写着,如果还有时间就再易稿。

20170607 08:29后面几部分均收到,已下载编辑中。谢谢,并祝护照更改顺利,祝今后按你意愿做个可爱女性,享受新的生活!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花29年走过男跨女的一段人生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