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2017-06-09 10:10:30|  分类: 无私战士有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博主为缅怀1936年在香港入党、一生革命的母亲曾珍(原名曾莉芳),选其1948年在香港留影作为本文题图。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吴幼坚 

  今年4月中旬,负责编写《广州市妇联志(1953-2018年)》的杨苗燕女士来电,陈劲坚女士来信,说的都是与我母亲曾珍有关的事:根据档案资料反映,曾珍曾在广州市妇联担任过副职领导职务,属市妇联正编写的《广州市妇联志(1953-2018年)》的“人物传略”的入录范围,但由于曾珍早年已调离市妇联,故请我协助提供曾珍的生平经历,主要事迹,特别是对广州的贡献方面的资料。经与陈女士几次书信往返,补充修订曾珍的生平经历资料如下——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曾珍(1918-1993) 

  曾珍,广东省五华县人,1918年出生于香港贫民家庭。1935年5月,就读大中女校,参加了“中华民族革命同盟”在该校组织的“读书会”活动,不久加入国民政府将领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组织的中华民族革命同盟,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当时中华民族革命同盟开办了免费女工夜校,招收附近女工数百人入学,曾珍受委托,组织数名夜校毕业生担任敎师工作。 

  1936年下半年,曾珍在苏惠引领下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吴有恒、赖石昂三人组成香港地下党支部进行革命活动。 后曾珍经组织批准与吴有恒结婚。1937年12月,中共香港市工委改为中共香港市委。吴有恒任市委书记,曾珍任妇委书记。1938年4月,中共广东省委成立,设立妇女工作部和妇女工作委员会,曾珍任委员。大女儿1938年5月出生,1939年1月,夫妻忙于地下工作无暇照料女儿,忍痛将八个月大的女儿送去孤儿院。她通过深入工厂做女工工作,办女工夜校、组织女青年会活动等形式,发展女党员,积极联络上层人士宋庆龄、何香凝、廖梦醒等,开展统一战线工作。1939年全港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中心会场和大小会场参加活动人数达4万多人。1938年10月,任东南特委妇运部长。1939年11月吴有恒当选党的七大代表前往延安开会,曾珍把女儿从孤儿院接回家。1943年,她把女儿送回吴有恒家乡广东恩平由婆家抚养3年,自己奉命调回广州恢复广州党组织活动,开展妇女工作,发展“游击之友”组织,是地下党“游击之友”组织的女线头。还负责领导工厂女工叶丽卿和学校女党员杨谨英、梁秀珍等人。曾打进伪广东高等法院当录事。1945年冬,曾珍与女党员何雪云,先后到广东纺织厂,与该厂地下女党员联系,传达全国形势和党组织的要求,启发她们抓住工人对反动统治不满的有利时机,运用合法组织开展合理斗争。1946年上半年,曾珍调回香港工作。1949年4月,华南分局特派员钟明派曾珍从香港再上广州,领导地下妇联工作。主要任务是妇女工作和一些情报工作。曾珍到达广州后,以家庭敎师职业为掩护,中共派出刚离校门的黄凤英做她的助手。曾珍以女党员为核心,分派她们到工厂、学校、卫生部门和机关团体发展地下妇联成员。她把地下妇联分为若干条线,抓住线头,进行单线联系,及时沟通上下情况,地下妇联逐步发展。1949年10月27日,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广州市工作委员会成立,由邓戈明、余慧、曾珍等三人主持,曾珍为副主任(1949.10—1950.1)。后调任卫生局副局长、手工业局和二轻局副局长等职。1958年曾珍从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学成返穗,即受吴有恒“地方主义”冤案牵连,从此得不到提拔重用,后安排为市政协专职常委。1966年“文革”后,曾珍被抄家,吴有恒离家躲避,最终被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下令逮捕入狱。1968年“造反派”把曾珍抓走,历经折磨曾珍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却被当作装疯卖傻,又加一条“攻击红色长城”罪状被监管。“文革”结束后,曾珍获得平反,恢复11级离休干部待遇。曾珍曾任新中国成立之初至1956年6月广州市第一次党代会前市委委员,1965年2月—1981年9月任广州市政协第四届委员。1993年11月病逝,时年74岁。(全文完) 

  母亲在香港加入共产党,她生命中不能缺少香港的印记。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2007年7月我发博文:《代妈妈道一声:香港,早晨!》。妈妈当年介绍入党的老战友也已去世,但其子转载了这篇博文,与我共勉怀念学习先辈。我最近发现自己博客这篇文章不见了,十分不解。2017年6月,香港回归20周年前夕,特重发该文——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妈妈道一声:香港,早晨!

    (坚注:本文首发于2007年7月)   

    香港回归祖国10周年纪念日到了。重读写于回归倒计时50天的文章《无私战士有情人》,依然心潮起伏。香港,是爸爸妈妈投身革命之地,也是相知相爱之地。1936年,担任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华南区总部干事的吴有恒,与抗日救亡活动骨干曾珍相识。曾珍在从南洋归国的共产党员苏惠(方方的夫人)教育下,18岁入党,和吴有恒、赖石昂三人组成香港地下党支部。吴、曾先以夫妻名义租屋与赖共住,后经组织批准结为革命伴侣。 

    隐约记得妈妈说,是在九龙湾边天后庙举行入党宣誓的。三位热血青年迎着朝阳——党的象征,握拳说出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誓词。前些年整理妈妈遗物时,看到1965年1月29日的《迎一九六五年》,她这样追忆宣誓的心情:“……党呀!你是我的母亲,你是我可爱的家。……我是没有家的孤儿,党你给我机会,……我有了温暖的家,有了亲人,成为革命家庭的一员,我是得救的!”妈妈是华侨司机的遗腹子,生于香港贫民家庭,靠寡母种菜为生,对党有朴素的阶级感情。日军占领香港后,大批难民流离失所,外婆饿死在回老家五华的路上。妈妈表示:“我永不忘旧恨新仇,阶级觉悟要提高。我把一切贡献给你,甚至我的生命。党呀,你接受我这颗纯洁的心。”她写道:“我们逃过英国警探的眼,灵活机智,和同志们接头联系,布置工作。没有安静的环境,利用山头野岭,利用天台接头;也间或利用茶室,但常常只花一角几分,因此常被人下逐客令。但不管如何困难,我们部署了多少次政治斗争、罢工事件。”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曾珍(右)与好友王彦之在香港(1936)   

    1938年中共香港市委成立,吴有恒任市委书记,与八路军驻港办主任廖承志、香港海员工委会书记曾生一起,为组织党员和积极分子回内地发动抗日游击战争做了大量工作。担任妇委书记的曾珍,通过办女工夜校、组织女青年会活动等形式,发展女党员,并积极联络上层人士,开展统战工作。这年5月,吴、曾有了爱情的结晶——大女儿出生了。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俩曾忍痛将女儿送进孤儿院。1939年11月,爸爸赴延安出席七大。妈妈把女儿送回恩平婆家,接受组织安排,在香港、广州坚持地下工作7年整。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曾珍在香港(1940)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吴有恒在香港(1947)  

                                          

                                                  

    1946年,爸爸作为中共南路特派员与妈妈重聚,在湛江建立地下党机关。次年4月,爸爸领导的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从几百人发展到4500人,捷报声中妈妈生下了我。同年11月,父母把姐姐和我带到香港,姐姐上学,我由中共中央香港分局负责人方方及夫人苏惠抚养。爸爸回恩平一带,创建粤中纵队并任司令员。妈妈或随军或在广州坚持斗争,直至解放。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妈妈、大姐和我在香港跑马地(1948) 

       香港是妈妈的摇篮,她生于斯长于斯,经历了看不见硝烟的战斗。解放那年她才31岁,真可谓风华正茂!她以主人翁的满腔热忱,投入广州市妇联、卫生局、手工业局等工作。时任市委书记的爸爸1956年进中央高级党校学习,1957年妈妈同样上了高级党校。学成返穗未及施展,就受爸爸“地方主义”冤案牵连,从此得不到提拔重用,后安排为市政协专职常委。1966年“文革”狂颷席卷,妈妈跌落命运谷底。她看到文斗变成武斗,国家局势混乱,许多老同志被揪斗,我家也被抄了;爸爸离家躲避,最终被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黄永胜下令逮捕。妈妈百思不得其解:解放前有“白色恐怖”,解放后怎么又有“红色恐怖”?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1948年妈妈、大姐和我在香港合影。1950年妈妈把照片送给老战友冯平留念。“文革”中冯平不敢保存又不忍丢弃,于是将妈妈形象剪剩双手。 

      1968年“造反派”把妈妈抓走,骗说爸爸和我们都死了,处于更年期的她遭此刺激,患上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再后来由“造反派”手里转去市监狱拘留(爸爸则关押在省监狱)。自由被剥夺,亲人断音讯,妈妈病情日重,却被当作装疯卖傻。她仿佛在作对敌斗争,试图说服看守的士兵,结果又加一条“攻击红色长城”罪状。我记得接过妈妈寄到广雅的信,拆开一看吓坏了:她把《毛主席语录》扉页画像扯下当信纸,在背面写满叮嘱孩子们革命到底的话!不知妈妈托谁冒险代寄信,光凭损坏语录本这条,就够定“现行反革命”了!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悄悄撕碎了妈妈的信——画像。这事万一被发现,我也就成为“现行反革命”。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妈妈和大姐在香港(1947) 

       自己看不出父母哪点像坏人,但因为不了解历史,唯有牢记主席教导:“我们应该相信群众,我们应该相信党……”不久,省军管会吴有恒专案组组长来学校,找我到空荡荡的阶梯教室单独谈话。他通知说曾珍已转化成“现行反革命”,要从拘留改为逮捕,让我代表家属在逮捕证上签名,并要求做好弟妹的思想工作……我失声恸哭,不知道50岁的妈妈,后半辈子怎么过。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曾经幸福-爸妈在平园家中后院(1957)

 

    我和弟妹4人于1968年10月分赴乐东、儋县、增城、阳山当知青,14岁的小妹独自在广州读书。5年后才准许子女去见分别在省市干校被监管的父母。妈妈的病拖到转去干校也没医治,后来学员观察她白天黑夜、有人无人都一样傻,常举着“忠字牌”向主席像喃喃“请罪”,于是向上反映,才送进芳村精神病院。妈妈生前曾先后三次住进这家医院。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与先生及独生子郑远涛陪伴爸妈过晚年,图为我们母子与老人在家中合影。       

      “文革“结束后,妈妈获得平反,恢复11级离休干部待遇。在家人关怀和药物控制下,身体时好时差,较好时会跟着爸爸参加些活动,热衷于和老战友欢聚合影。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香港回归的构想,极大地鼓舞着爸爸妈妈和老战友们。爸妈清晰地记得,1938年秋,两人曾携手登上扯旗山(又称太平山),远眺港岛风光,放飞革命理想。爸爸说:“别看现在香港在英国人统治之下,将来总有一天会收回,归中国人民所有!那时扯旗山顶就会扯起红旗了!”50年后的1988年9月,爸爸写了《感怀》—— 

        待到收回香港时,扯旗山顶扯红旗。

        五十年前为此语,余生犹欲及见之。

        老归大泽鱼龙静,梦绕天涯芳草稀。

        初日芙蓉皆朝气,相逢未免我来迟。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父母在香港印下无数青春足迹,却再未踏上港岛一步。妈妈数次忆起,让她芳心暗动的表哥,年轻轻得肺病死了;童年跟外婆去英国兵营讨夹杂着烟头、牙签的残羹充饥;守寡12年的外婆改嫁菜贩,让继父供她读初中;任女校毕业班学生会主席的她,一身素白久久肃立,饰演雕像“庄严”;爸爸第一次去棚户区看望,她稍好那件旗袍洗了,穿着便装羞红了脸……改革开放了,香港不再咫尺天涯,妈妈每听往来的亲友说起那块土地,都勾起万端思绪。 

    1988年,由《广州文艺》协办机构赞助,我和编辑们去了趟香港。所摄若干照片,收进《这一株三色堇》影集中。著名诗人西彤从穗迁港,后移居澳大利亚,当年他为《香港太平山留影》配诗如下:“将陌生/摄入记忆/把传说/糅进现实/用思绪织一张/完整的网/悄悄地网起/那曾经失落的构思”。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虽然我尽量在香港多走多看回家也多讲,但妈妈刻骨铭心的思念,任谁也排解不开啊!她不能再受刺激,为此出院时已答应不打电话,不写信,不开会,只是静养,整个家交我管。长期服药严重损害她的健康,晚年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生活无法自理。爸爸为了陪伴妈妈,放弃了很多外出机会,包括不去香港。但正如前诗所述,他“老归大泽”仍“梦绕天涯”。他发表了爱国主义主题的香港系列历史小说:《香港地生死恩仇》、《香姑扯旗》、《裙带路之变迁》。1991年6月,他在《广州赋》中热切地写道—— 

    再过若干年,我国将收回香港。一国两制,到其时,两座大城市,将如两颗明珠,相依相傍,并立于南中国之土地上。都是“老广”,真亮!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然而,父母都没能等到香港回归。1993年11月,妈妈病逝,时年74岁。1994年8月,爸爸病逝,时年81岁。3年后,香港回归前夕,我写下1万4千字长文,纪念父母光荣而坎坷的人生。 

    妈妈有一个软皮抄,扉页记着:“1976年2月2日即春节年初二日”,专用于记录诗词。其中一首《在阳江东平》,是爸爸1964年“四清”中途奉调返穗,参与粤剧《山乡风云》剧本创作时,记下的东平渔港所见所想。诗曰——  

        晓色初萌动,轻帆出远航。

        人声灯火岸,烟水太平洋。 

           所思殊寥廓,壮怀极四方。

        青春还相伴,并立向朝阳。 

    妈妈抄完这首诗,在末句加注:“我们一起参党宣誓,他说见我立在阳光中像全身闪闪发光,美极了。吴有此回忆。” 

    我相信,即使后来妈妈头脑浑沌,她纯洁的心田,早刻录下此生最壮美的场景。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香港是妈妈的家,也是外婆的家,大姐和大妹都在那里定居。大姐是妈妈参与创办的广州中医学院第二届毕业生,69岁仍打理着自家中医馆;大妹是原粤中纵队冯政委的大儿媳,57岁仍教青少年学习普通话和写作。妈妈是香港的好女儿,如今她的第二、第三、第四代,在这块充满活力的土地上生生不息。热情如火灵动如水的妈妈,我们记住的永远是你最美的形象。希望你的灵魂不再漂泊,回到你所眷恋的胞衣地香港。 

    恶梦醒来是早晨。妈妈的《迎一九六五年》开篇便是远处鸡啼唤起的回忆:“……1936年的一个晚上,在香港地下党活动的时代,远处的雄鸡也在啼,海潮和礁石冲激着,那声音是悲凄,是同情,是愤怒,是共鸣。”妈妈,时代不同了,香港有繁荣的现在,更有辉煌的未来。你听,特区民众庆回归的歌声笑声,汇成欢腾的海洋。“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东方之珠需要稳定,和谐神州需要稳定。对公民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惨剧,决不能重演! 

    朝霞映红天际,海上鸥鸟飞翔,我听见妈妈清亮深情的声音:香港,早晨!

缅怀学习我的母亲曾珍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