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2017-08-14 11:55:56|  分类: 出柜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本文主人公、跨性别者(女跨男)A哥与爱人在中式婚礼上喝交杯酒。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7年6月14日至18日,同性恋亲友会在从上海开往日本的邮轮上,举办了第十届同志亲友恳谈会,以及九对新人的中式集体婚礼。新人中有六对男同情侣,一对女同情侣,还有两对跨性别者与异性,A哥与女友是其中一对。他以女跨男身份娶女友为妻,他父母参加了这趟航程,为儿子儿媳备好婚戒,送上红包。婚礼主持人问:“这是一场没有法律保障的婚礼,它只是一个仪式,对你们意味着什么?”身材魁梧的A哥父亲掷地有声:“正因为如此,这场婚礼父母的祝福才显得更加重要。性少数不是怪物,关键时刻一定要做支持孩子们的坚定靠山,来自父母的祝福就成了这段婚姻最庄严的见证。”全场掌声雷动,人们都羡慕A哥有如此开明的父母,80后的他真是太幸福了!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场集体婚礼通过各种渠道被公众知晓后,反响不一,有褒有贬,很多人对同性恋不理解,对跨性别更不理解。我特约A哥写篇自述,或许有助于人们解惑。同时推荐专业资讯:

  美国心理学会《解答你的问题:关于跨性别者,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2w98t.html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第一次留意A哥,是在2016年1月24日讲座上。那天广州奇寒竟然飘雪,而现场几十人暖意融融,听完讲座还纷纷与我合影。A哥头戴黑毡帽,身穿黑外套,系一条深灰围巾,一看就是个帅T。同来的女友披肩发,白色羽绒服,鲜红长围巾,十分亮丽。我想,这对拉拉情侣很般配!第二次见A哥,是同年4月23日晚在杭州,中国彩虹媒体奖办培训班,学员们与我共进晚餐,A哥再次与我合影,理着正流行的发型:四面光光的,头顶一团茂密黑发,穿格子衬衣,黑外套,看上去更像男青年。第三次是2017年初,A哥两口子去海外拍摄了婚纱照,前来茶楼与一群朋友品茶谈心。这次A哥整个男性打扮,嗓音也变粗了(服用了雄性激素),言行举止更阳刚。A哥说,从此我不再是女性的“她”,而是女跨男的“他”了。哦?!原来就在这一年里,A哥完成了自我认知的重要步骤,确定自己不是异性恋女子,也不是同性恋女子,而是女跨男的跨性别者。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且听A哥从容道来—— 

  说起自我认同,我真的有非常长的历史以及心灵之旅。近一年来,自从跳出了传统的企业,通过自媒体和各种活动为性少数群体发声, 包括在直播平台进行分享,都源于希望回归真我而不是在一层一层的柜子里, 虽然我十五六年前已向母亲出柜,但那仅仅是开始的一小步。只有在确立良好的自我认同之后, 才能享受生命带给我们的美妙体验! 

  在2016年1月21日之前,我都一直以拉拉T的身份做自我介绍。是什么原因让我在31岁时才发现其实自己归属跨性别,亦即LGBT的T?这要回到年幼时光的我。说实话我真不记得6岁以前,也就是上一年级以前的事儿,源于我一年级时撞过一次车,有轻微的脑震荡导致记忆力以及之前的记忆有遗失。我父母属于公务员系列,上世纪80年代计划生育抓得非常严,我也因此属于大家认为很幸福的独生子女。年幼的我因为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工作又忙,有一次被姥姥发现我对着家里的鸡笼自言自语。其实吧,那是我在和鸡进行交流。哈哈哈,有趣吧?姥姥每次讲起都眉飞色舞,说这小孩儿学大人在教育指导一堆鸡。可能每个人听到这个想到的画面都不尽相同,连我每次听都有不同的感受,搞笑? 可爱? 孤独? 急需交流?等等。 

  那个年代亲朋戚友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给小朋友买礼物,我妈说送来的洋娃娃都是被我踩在脚底下,送来的红皮鞋都是被我尽快地踩坏,送来的小裙子啥的都是几年后我长高了还是新新的,因为一般妈妈帮我换好衣服,她前脚刚走我后脚就换上短袖短裤和球鞋!关于着装和玩具,我就是这么有个性,我觉得这完全是天性,要知道,那个阶段的我还是长辫子的哦。我比同龄小朋友上幼儿园都早,那是因为我爸还要上学,我妈工作很忙,没人照顾我。幼儿园运动会我总能拿全园第一,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天赋,我喜欢赢!争强好胜!家里有很多得奖领回的玩具积木,我喜欢玩七巧板,因为它可以摆成一把手枪的样子,用橡皮筋绑好就拿在手里,砰砰砰!于是总被讨厌的老师没收,我家的七巧板总是数量不齐。 

  我出生在青岛,6-8岁是在青海西宁成长的,8岁之后就随父母移居广东了。6岁那年我赶上了一年级的末班车,一般要7岁的小朋友才能读一年级, 但因为生日比较靠前,若等来年上学就迟了,母亲托关系让我进了一年级,我比同班同学普遍小半岁至一岁。我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可以随意在外奔跑,舞枪弄棒....而且很关键一点是女孩子太容易哭了,总是动不动就哭啊闹啊,向父母告状,以大人的势力压对方,所以我小时候的玩伴都是男生。慢慢大了,放学就会出现一些事,比如男生想引起女生注意就欺负女孩子,那时的我就经常充当护花使者,为了送女生回家而延迟我回家的时间。为这事儿我爸经常棒打我,一次为了等一个初中姐姐下课一起回家,我爸跑来学校找到我之后就一路领着踹着回家,其他人都劝也没用。那时的感觉就是好没面子,如果我长大长高一定要打回他!所以从小每次我爸那种无理的鞭打,都给我幼小的心灵种下邪恶的念头。他还要我跟踪我母亲的行踪汇报情况,如果认为没得到什么信息就继续鞭打我,还威胁等等……总之那时候的感觉就是女人绝对要找靠谱的男人,我绝对不会成为像我爸这样的男人!从小就给自己定下要成为怎样的男人的标准,想想也挺逗的,哈哈。 

  因为父亲那时候还太年轻,应该说是心智不成熟,所以总是有家庭暴力,我母亲也很高大不是省油的灯,对于这种欺凌绝不手软,对打是经常的!一次在他们打架的过程中,我妈被我爸推出门口,她在撞门的时候我要去开门,眼睛差点被撞烂的门的木屑扎到!自此以后,他们打架我都躲得老远,甚至爬到床下。目睹着一切,也跟着我妈到处找房子,就想远离那个恶魔!当时我才读幼儿园的年纪,就希望他们能离婚就好了,我妈这么痛苦,何必呢?但是,万恶的不能离婚的借口却因为小孩!我真不希望因为我,我妈不能得到幸福,于是盼望着她说等我长大了就离婚。 

  我一年级放暑假,跟着妈妈同事的小孩们一起玩。有一次我向妈妈讲述白天的壮举:和哥哥姐姐们拿木棍把南山体育场所有玻璃都打烂!我妈吓坏了,怕我跟着别人学坏,于是把我送到补习班学电子琴。我妈很爱音乐,我从小胎教受熏陶,小宝宝时就常参加演唱会,所以音乐细胞我是有的,对节奏很敏感,以至于每次和父母去舞厅,我爸都总先问我这是几步曲,慢三?快四?然后他才去跳。 

  在二年级那个春天,有个男生为引起我注意,把我的书包啥的全都扔了,里面的书啊,笔盒啊全丢了,气得我追着他在全校猛跑,后来他尿裤子还闹到老师那里,这个事情很轰动啊。可笑的是我竟然在看起来赢了的情况下,因为想追回我的所有物品,跑去我妈办公室,哭着说去他家的路我都打探好,这拐那拐转左转右,看得我妈和同事阿姨哭笑不得。最终,我带领我妈去找那男生的家长……后来了解到,那男生喜欢我,但我总是爱答不理,所以出此下策把我的书包啥的都弄丢,男生的惯有伎俩!说到男生追我,其实也有很多小女生是我的暗恋对象,尤其现在还记得名字的一个叫贾静,是校长的女儿,校长也是我爸的病人。不过我现在完全忘记她长啥样,否则上人人网就能找到了! 

  从8岁开始到12岁,是我最最有趣的童年时代。虽说青海西宁是大西北,但毕竟是省会,而父母选择广东调干过来,是落脚在佛山市三水,给我们的房子好大好高,但真的是好郊区,而且到处都是鱼塘,爸爸用自行车载我,我总担心会一下滑到塘里。在三水农场的时候, 我家隔壁哥哥有辆比24寸小点的两轮车, 我当时很有信心地骑上去,哟,自此之后我真的会骑了。慢慢我就踩着我爸那个28寸凤凰车到处疯啦,那时候不够高, 都是斜插到两个脚蹬子那边踩,很多人见到我就说是假小子一样!我听着满心欢喜,最起码是小子,不喜欢被叫丫头或是姑娘啥的,这个是骨子里的事儿。 

  我家从北方移民到南方,各方面都有很大变化。从常年最高温度不超过25度的地方,到了常年平均温度在25度以上的地区,湿热带来的痱子、鼻炎、湿毒等等令人难受,最要命的是蚊子,白皙的皮肤被蚊子叮的包,数数都有一百多个啊。除了这些客观因素导致的变化之外,还感受到南方的自由,尤其是教育氛围。那个年代,我记得小时候学校都是拉帮结派的,像我这种假小子实在是很别扭。而到了南方,可能因为小朋友的好奇吧,来自北方并且性格开朗天然卷毛的我很受欢迎,身边总有很多女生围着。我和女性的缘分特别强,自己也享受其中。慢慢女性朋友们从生理到心理都有了第二性特征的变化,凸起的胸部,月经的来潮,再加上一个两个都开始拍拖等等。我属于晚熟的,又是班里最小的,这些都来得比较迟,所以每次女同学有这方面信息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不让我加入,还常伴有“你是男生别来偷听”这样的话语,哈哈,被女生认为我是男生,当时的小心思还是挺开心。可是慢慢我的生理特性也有所变化,真的非常厌恶和害怕,那时生理卫生课也不是很及时和正规,也就随便发个什么试用装的M巾,连最起码的生殖性别器官的介绍和性心理知识都没讲,这还是在南方,可想更保守的北方会是什么情景,那时候的老师们也都是谈“性”色变吧。 

  青春期发育的阶段,自己内心也有很特殊的反应,每次例假还伴随着剧痛,母亲以过来人身份说着不能做这个不能吃那个,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愿意多跑跳和不太吃冷的东西(人生真的少了很多乐趣啊),然后就不断幻想自己是男生多好,不用每个月都痛苦那几天,什么都不想做,降低了很多能量。甚至每次疼痛时就恨不得直接去医院切除掉一了百了。可都只是存在脑里想想就好,都是内心的一些挣扎,外表还是很“男性化”。那时不论是头发还是着装,父母都没有过多干涉,买衣服啥的都是自己挑选,最多是穿运动服,运动鞋,波鞋,也就这样度过了小学,中学。 

  我遗传了我妈的音乐天赋吧,对音乐舞蹈也是很有兴趣。小学阶段我皮肤很白嫩,虽然是短发,仍被老师选为学校表演队的,每次都要穿健美操那种紧身服,其实内心很不喜欢,但不得不服从。六年级快毕业的一次大型表演,老师准备的是“斗牛舞”,因为我是短发没选上。我心情那个矛盾啊,现在还记忆犹新,就是幸好没选上,我不用再假扮女生穿裙子,同时又很遗憾,因为我很喜欢斗牛舞的服装,那红色的制服,金黄色的徽章,好帅!但我又不能以男生的角色出演。这事我没和任何人说包括母亲,也就一直尘封在内心,那个表演的场景今时今日还在我脑海中不时显像。高一那年校庆每个班级出节目,我申请作为编导来策划和组织班里的节目,自编自导了一场华尔兹,哈哈,也就是那次让我体验到穿着西装和女生跳舞的滋味。我的舞伴也是我的初恋,那时还不清楚我们这种状况是什么,只知道就是热恋,和普通男女同学的恋爱一模一样,只是我的性别身份有点特殊。 

  轰轰烈烈的半个学期的“恋爱”,因为成绩下滑以及莫名的恐惧而终止了。那时候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也因此陷入了深深的抑郁,觉得自己是“变态”、“不正常”,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还记得母亲当时也很难过并安慰说,以后交朋友不应该咋咋咋,但是站的角度绝对不是从男女朋友方向来思考,所以我也没有听进去多少。千禧年到了,有了互联网,我找到了和我情况一样的一群人,才顿时解开心锁,我不是有病,我并不孤独!也从那时开始知道什么叫“TomBoy”,还知道拉拉中的角色划分:T、P、H,而我这样的就属于T。从那时开始有了一群网上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在现实中大家还是隐藏得很深,也不会过多的表明。虽然在学校剪短发穿着很男性的女生之间,我们还会多留意几眼甚至有联系,但学业紧张,无暇想太多,而且对于“同性恋”这个词还是非常避讳,甚至老师都是非常排斥反感的。 

  慢慢到读大学再到毕业工作,期间也交了很多任女友,无一例外都是直女而且还都是地下恋情,不敢光明正大向别人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最多就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喜欢被称作同学或是同事,因为那样太“陌生”,只要一有机会,我都会向别人介绍她是我女友,不管对方是否接受,不接受不理解就可以离去。也正因这样的直率,我身边所有朋友都知道我的性取向,而对于我的她来说,虽然我俩已按男女朋友的模式相处,但她对外人介绍就没说我是男朋友或老公,这是令我比较苦恼的。而在拉拉群聚的时候,有蛮多所谓的铁T,爷T,我们都互称兄弟哥们,而女友也都叫我们男朋友或老公。此时我们觉得能活出真实的自己,但大家实际上还是把我们归为拉拉。私下有些“兄弟”也探讨过“变性手术”,大家都觉得“不靠谱”,不会选择做,也因为大家都或多或少了解到一些这方面的信息,的确从技术来说不能让我们变成完全的男性,与此同时带来的很多问题,都不知如何解决。直到我为之奋斗了五年的创业团队,因为创始人是保守派,不接受同性恋倾向的爱情观,而我又是属于元老级别的高管,担心影响公司形象,于是痛苦地选择退出并投身同志公益,才开始真正地了解什么叫L、G、B、T、Q、I、A、P……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5年我开始做公益,找了广州多个NG0组织,参加他们的活动,也计划在佛山建立一个“Les微笑”,帮助身边的朋友及宣传与LGBT有关的正能量。但对于“跨性别”这个词,我以为是一群做过手术的“变性者”的统称,与我们无关。2016年1月21日,我加入一个微信群,去听一位跨性别分享他的故事。他经历过的大部分苦恼与我一样,而他并没有做“变性手术”(准确地说是“性别重置手术”),他也是从小被指定的性别是“女性”,而心理一直认同自己是“男性”,他就属于“跨性别男性”。顿时,我感觉终于找到了我的位置,原来没用药没做过手术的也可以算是跨性别。也就是因此,我弄清了性别认知和性倾向的区别:性别认知是自己对于性别的认同问题,性倾向是自己对于恋爱对象之间的关系。我继续查阅跨性别信息,同时不断在广州参加活动,或分享自己的故事。我发现很多人都不了解什么叫性别认同,更分不清拉拉的T和跨性别的T,而我已非常明确,也因此成为“跨性别中心”的志愿者。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6年我和我爱人的爱情故事在网上获得某个活动支持并赞助举办了婚礼,也是国内首对公开的跨性别婚礼。在网易直播上,从很多人的评价来看,对于跨性别的信息真是一无所知,包含着种种的无知和歧视,就像当年大家对同性恋的无知和歧视一模一样。跨性别坚持真我需要莫大勇气,跨性别并不是我的选择,自然而然就是这样的。一旦有了稳定的伴侣,我们就想拥有爱情的结晶。关于这点,我真的有感而发。我从小内心是一个男生,却在一个女生的躯体里,这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因此我也没指望找到理解我的伴侣,觉得我会孤独终老,没有婚姻没有孩子。如今一切都在变化中,有了不因性别影响的爱情,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孩子的问题。我从没想过自己要生,但起码观念有所改变了。我们找了很多资源,发现其实只要你能想到的,就能做到!只是有些实现的途径比较麻烦和代价比较大,于是我和爱人发起了一个组织机构,专门服务LGBT+小伙伴的助孕项目(彩虹宝贝LGBTiBaby)。我们用LGBT+,是因为除了同性恋还包含双性恋,跨性别,无性恋,间性人以及更多更多的性少数。只要大家都能活出自己,朝着幸福生活而去就好了!相信中国对于性少数群体的包容度会越来越大,同性婚姻合法的日子总会来临。社会需要和谐稳定的家庭单位,同性伴侣或性少数伴侣之间同样拥有稳定的伴侣和孩子,对社会和谐稳定是只有利没有弊的,可见我们创始的这个项目是有发展空间的。希望大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加油!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关于性别认同和性倾向方面的自我认同,以及彩虹家庭、彩虹宝宝方面随时可以咨询我:微信LGBTIA和邮箱 AriesLN@qq.com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跨性别者自述:从小妞到A哥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