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性恋儿子的母亲

 
 
 

日志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2017-08-24 10:32:46|  分类: 这一株三色堇-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吴幼坚 

     广雅中学60届校友举办过多次同贺生日活动,我算是不太积极参与的,但也有几次印象很深。先是30年前在东方乐园同贺40周岁,再是去鼎湖山同贺50周岁。仿佛很快就过了5年,去龙洞森林公园同贺55周岁。转眼又到60岁,去流溪河畔集体过生日。那时女生退休数年,男生也都退休了,有人提议每年贺寿,很多同学响应,于是形成习惯,有热心人张罗,活动搞得热闹又温馨。这10年我正忙于公益,甚少参加9月的贺寿,11月校庆则尽量不错过。2017年,同届校友都70岁了,人生走到金秋,个个鬓发斑白,忆青春少艾,多少趣事乐事难忘事。要说相识时间最长的一位,不是从中学开始,而是从托儿所开始,他就是男生关鲁雄。他生于1947年5月1日,是“红五月的儿郎”。我比他大5天,一直是姐姐身份,今天就说说我这位小老弟。 

童年玩伴  初中同窗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发黄的老照片,摄于1951年初,粤中地委机关干部第一托儿所。古色古香的大柱子下,四个小孩排排坐,女孩是我,左侧的男孩是本文主人公。我俩三四岁就认识,大人们说,冬天站在苹果绿色小床上,等阿姨给小朋友唇上抹甘油,我会提醒别漏了他;夏天躺在席子上,等阿姨分发日光浴用的纸墨镜,他会留意我是否领到……后来我们两家都到了广州,我父亲吴有恒任市委书记,他父亲关山任省民政厅厅长。星期天,不是我跟爸妈去越华路,就是他随父亲来法政路。地下工作时期,他母亲冯平与我母亲曾珍以姑嫂相称,我与他自然亲如姐弟。我觉得他名字怪怪的——“老熊”,还偏姓关,哈哈,“关老熊”!他妹妹“黑桃”也很可笑,人又不是扑克牌! 

  10岁那年,先是“老熊”一家不见了,隐约听说与“右派”有关;随后我父亲因“地方主义”撤职降级下放,两家人就断了来往。3年后,我考进广雅中学。孔昭炯老师宣布指定的班干名单:“班长关老熊……”是他?!未等回头看清,应声起立的班长坐下了。下午我去开班委会,先到一步的班长招呼道:“吴幼坚,你记得我吗?”我俩又成了同学。这时我才知道,他父母抗战胜利后随东纵北撤烟台,1947年5月1日,他降生于战地医院,故起名“鲁雄”——山东男儿,广州话恰与“老熊”谐音。同样,他妹妹“克涛”——克服惊涛解放海南,被我听成了“黑桃”。鲁雄告诉我,当年父亲关山被划为“极右分子“,先是在白云山农场石场劳改,后来全家下放到省民政厅下属的博罗县杨村柑桔农场,父亲先后任农场生产科长、副场长、场长。母亲先从广东省重工业厅科长位置下放到化州一中任校长,后随父亲调到省民政厅下属的博罗县杨村儿童福利院(孤儿院)任院长。他借住广州姨婆家读完小学,老师劝他不要冒险考名校广雅,但他向往大姐关素英(生父是烈士,后改回原名邝冬英)的母校,独自报了名。幸好他坚持了这一选择,不然我俩哪能再见呢?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关鲁雄(三排左一)、吴幼坚(二排右一)在广雅中学同班并同一团支部。

 

生活清苦  学习出色 

  孔昭炯是广雅毕业后留校的青年教师,待学生如弟妹。他对党内政治斗争、路线问题有自己的想法,鼓励我说:“幼坚,你知道吗,你爸爸1928年在广雅读过书,是老校友。他是广东10个去延安参加七大的正式代表之一,了不起的老革命呀!”又对鲁雄说:“你大姐成绩优异,只因身体欠佳未能留学苏联,但在钱学森手下研究数学力学也不简单,你要向她学习!”班主任的鼓励使我们不背家庭包袱,健康地成长。我俩先后入团,一直任干部,学习也好。鲁雄经济困窘,学校规定不得穿汗衫上课,他穿着蚊帐布做的“半透视装”,却安上衣领。夏天许多同学光脚锻炼,他自然是“赤脚大仙”,到了冬天穿上鞋却没有袜子。上世纪60年代初缺粮少油,别的同学周末回家多少补一点,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改善生活。他从养小球藻的泳池中钓虾,养在脸盆里,每餐放米蒸饭时放一两只进饭盅。周日,他在校外田头溪边捉鱼摸虾,以瓦片做锅,捡枯枝烤熟……我逢周日傍晚都提前返校开团委会,有时会碰上,觉得个头不大的他像个农村孩子。我父亲虽然也因“地方主义”挨整,但家境再怎么说也比他好,有一年妈妈让我请他来过中秋,他却失了约。多年之后,我才知道他在法政路徘徊半天最终没按门铃。自尊心不允许他接受任何怜悯与恩赐。 

  初中最后一个暑假,我和鲁雄坐在冠冕楼前方形池塘边交谈。这三年过得真快,秋季,他将进入全级唯一的教改试点班。那40多个同学数理化成绩格外好,只读两年高中就可毕业。我俩轻松地聊着,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他事后才得知,父亲向母亲分析说,儿子破例不赶紧回家,不是成绩差就是谈起了恋爱。其实16岁的我们非常单纯,青春比池畔满树凤凰花还红火,多少更美的人生画面将次第展开,哪会去谈什么恋爱!此后两年我俩不再同班,在校园遇上也只是含笑点头。1965年夏,他考上了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大学前身)。3个月后,听说军训一结束他就因肺病休学回了博罗。老师同学纷纷感叹:关鲁雄可真倒霉! 

祸从天降  死里逃生 

       过了一年,我和同学们正准备参加高考,鲁雄突然从博罗来信报喜:他边在小学代课边治病,现已痊愈,接到了复学通知书,不日起程返长沙。我和他即将成为同一届大学生了!我按捺住快乐的心情,想等自己考上大学再回信。谁也料想不到,“文革”开始了,我们的大学梦化作泡影。随着“文斗”演化成“武斗”,各地群众组织间的流血冲突时有发生。一天,长沙某报刊登了关鲁雄等几人被打死的报道,还发表了照片。看着照片中他的惨状,我欲哭无泪。我就这样失去了亲爱的小伙伴!1967年1月,我和5个女生步行串连上井冈,又下山走到长沙。我特地去到中南矿院,只感到校园冷寂凄清,寒意逼人。 

  1968年秋,上山下乡前夕。某日在东山电车总站听到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关鲁雄!我惊喜交加,和他走回法政路。我父母已关进监牢,家里楼下搬来几户人,我和妹妹们在二楼请他吃饭。原来他刚回矿院就被无辜卷入武斗,对立派围攻大楼时,打得他脑脊液迸出昏死在地。幸得支左劝架的解放军将他抬上救护车,连夜偷运去陆军医院抢救,才捡回一条命。他一直在北京大姐家疗伤,如今打算回博罗。说话、吃饭间,他眼皮耷拉,泪水直淌,要不断用手帕去抹,这是脑子严重受损的后遗症。医生说不排除将来头痛、失眠、记忆力减退、甚至痴呆的可能。当时我已报名去阳山县务农,与鲁雄才邂逅又分别,只有互道珍重。 

父母精神  永记心间 

       我们再次见面已是13年后,1981年11月,在他父亲的追悼会上。关山,1927年入党的老同志,大革命失败后流落南洋,参与创建马来亚共产党。抗战期间参加东江纵队,解放战争中任南下的两广纵队直属机关政治部主任兼后勤部政委。关山在“反右”中蒙受冤屈,打倒“四人帮”才获平反。他在省侨办副主任职位上为拨乱反正呕心沥血,直至患癌症病逝。我陪父亲坐车去殡仪馆为关山送行,路上我问他关伯伯的特点是什么,他只答了两个字:“认真。”此后父亲再没有参加过任何人的追悼仪式。他写了悼诗《哀老友关山》:“老成凋谢急,又痛失关山。与我相识久,斯时诀别难。行为当世直,革命一心丹。先锋无产者,五十四年间。连宵风与雨,屋漏滴涔涔。我有凄凉意,君曾共岁寒。哲人其萎矣,大意向谁谈?水击三千里,孤飞羽翮残。世情多变幻,人事起波澜。炯耿阳和志,寂寥空谷兰。精诚应不死,逝水竟无还。太息此人丧,哀思彻岭南。” 

  鲁雄父亲去世后,他年年携妻儿回广州,每次都陪母亲登门看望我父母。通过他,我了解到纤弱文静的冯平阿姨有多么坚强。这位生于书香门第的广州女子,1938年赴澳门开展抗日救灾宣传,与中共澳门工委书记邝任生结为伴侣。1941年,随调任珠三角中心县委宣传部长的丈夫往顺德县,住林头乡南村。1942年农历二月初九黎明前,日寇偷袭,邝任生冲出屋后遭敌连刺两刀,挣扎返回未及报信已被敌追入刺死。黑暗中,冯平用奶头堵住8个月大的女儿邝冬英小嘴,躲在床头蚊帐后目睹丈夫壮烈牺牲。冯平第二任丈夫关山长期遭受不公待遇,她承受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她对关山的不离不弃也是一种坚强。1996年6月,鲁雄在我任副总编辑的《源流》杂志,发表了《母亲的爱》一文。冯平80岁生日时接到了当期杂志,获得莫大安慰,不久溘然病逝。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0年12月5日关鲁雄、张承平教授夫妇和广雅同班女生姚克娜(右)、吴幼坚(左)在家中客厅合影留念。

 

热爱教学  师德标兵 

       作为关山与冯平的长子,鲁雄深切理解双亲为人民服务的热望,自觉继承了父母自强不息的品格,为弟妹们树立榜样。他197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深知自己因休学、“文革”耽误了许多时光,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提高机会,非常刻苦,三次因劳累过度胃出血住院治疗。在本校青年教师进修班上、在教育部举办的全国无机化学青年教师进修班上,他都考了全班第一名。随着知识增长、经验丰富,他的担子越来越重。他曾任中南大学化学实验教学中心主任、化学化工学院副院长等职。我写此文的2007年,他任国家工科基础课程化学教学基地首席教授,应用化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应用无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中南大学工会副主席。 

  36年来,鲁雄热爱教学、热爱学生,坚守在教学第一线。2006年上学期,他仅是本科生的理论课教学,就有11个班近400名学生。他在完成了近300标准学时教学任务的同时,还指导了3个小班的实验课。他每章都布置作业,每个学生的作业都收并百分百批改。每年开学第一堂课,他都公布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地址,欢迎学生与自己联系。他习惯早上5时半起床后,立即打开电脑,上网收邮件并逐一回复。长期以来,他与学生的感情从师生情、朋友情渐变为父子情、爷孙情。目前他指导的7位研究生,有5位入了党,这与他的关心爱护、严格要求和言传身教密不可分。2006年教师节,鲁雄被评为中南大学师德标兵。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2010年12月5日吴幼坚去关鲁雄夫妇任教的中南大学做客,两位童年小伙伴在校门外合影。

 

夫妻相敬  老友互勉 

  广雅的老同学不时聚会,从我这儿听说班长近况都很高兴。我想,鲁雄自参加工作就在矿院,将日复日、年复年的教学做得有声有色,不愧生于劳动节,是红五月的儿郎。我打电话到他家祝贺,夫人张承平教授说,30多年来他工作确实兢兢业业,但也只是尽教师本分而已。承平是长沙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最小的女儿,与鲁雄是矿院同学、同事。他俩相爱时,鲁雄拿着照片征求父母意见,双亲说,单凭她不怕政治上受牵连就十分可贵,何况本身又端庄聪慧!记得1983年元旦我去长沙组稿,鲁雄冒雪接我到他家,承平亲自煎鱼炒菜。午后夫妻俩和儿子陪我欣赏岳麓山雪景。我注意到,每遇沟坎,鲁雄总会去牵承平的手。这份温情一生不变,他俩是学院公认的模范夫妻。儿子儿媳在本院读完研究生,双双赴美深造,儿子做博士后,儿媳攻读博士。 

  老同学们议论道,班长青少年时代多灾多难,后半生倒越活越年轻,工余练武术,学国标,看不出年届花甲。我说,他讲过教师面对的总是年轻人,从事的是一种不老的职业。算来我和鲁雄相识已超过半个世纪,他从小认准我是姐姐,直到50岁那年才问明我比他仅仅大5天。这就够了,小老弟!让我俩互勉互励,像父辈那样认真做人,让我们的后半生,如母校广雅的凤凰花般火红!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关鲁雄(2005年,新疆石河子南山牧场,58岁)
 

   (此文写于2007年5月1日,关鲁雄60岁生日,10年后重新发表。他是博士生导师,夫人则享受政府特殊津贴。退休后有时去美国与儿子儿媳孙子团聚,有时在长沙安度晚年,生活平安喜乐。)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他是我67年前初识的男同学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