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色堇吴幼坚

退休编辑、同志母亲

 
 
 

日志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2018-08-04 22:07:27|  分类: 这一株三色堇-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71岁的退休编辑、同志母亲吴幼坚2018年7月19日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留影。本文题图插图均为阿坚我与好友卡卡欧洲七国自由行期间在荷兰所摄。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与男同卡卡结伴欧洲七国自由行,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定为最后一站。721日结束旅程时,网友说如果吴妈妈等到84日,就能参加每年一度的同性恋运河大游行了。是啊,阿姆斯特丹同性恋运河大游行始于1996年,每年8月的第一个周末举行,已成为全球三大同性恋游行之一。可是我时间、财力有限,不能等那么久。通过网络得知,每年都有来自荷兰政府机关、媒体、企业和同性恋组织的近百艘游船参与游行,数十万市民和游客参观持续整个下午的狂欢。游船依次驶过王子运河,每艘游船都饰以彩带鲜花和气球,船上的人群与两岸的人群互动,欢呼声、音乐声回响在运河之上……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想象一下今日阿姆斯特丹同性恋运河大游行的盛况,就已令人心驰神往,若置身其间该会何等激动!20146月我参加过美国旧金山同性恋游行,10月参加过中国台北同性恋游行,走在队伍中的自豪感此生难忘。荷兰是全世界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目前全球已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允许同性伴侣缔结婚姻,另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允许同性伴侣注册民事结合或伙伴关系。我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到当代,多元包容和谐成为主旋律,同性婚姻立法是迟早的事。即使迟至这辈子也等不到那天,我对未来依然怀抱信心。

 

重看718-19日在阿姆斯特丹的照片,还是很值得回味的。18日早上我和卡卡沿着阿姆斯特丹的运河缓步而行,按照他做的攻略,先去看最古老的一座木吊桥。远远望见那座玛格尔桥了,可是卡卡指着对岸问:阿姨,看得见那黄牌牌上的字吗?我答,不懂英文啊。他:你会看懂一个词。我仔细一看,Gay——这个我明白,同性恋。其余就看不懂了。我拉近镜头摄下那个牌子,和卡卡估摸着意思,大概是同性恋游行经过路段禁停车辆吧。回到家我才上网查看, Pride 是骄傲、自豪,Gay Pride果真是同性恋骄傲。很多人(包括很多同性恋)不理解有啥好骄傲的,不少同性恋说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做同性恋?可是也有相当多同志,能坦然地按天性做自己,追求真实的幸福。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我俩按计划游走在这座古老而开放的城市,凡是见到彩虹旗我都想拍照。至于哪家是同性恋酒吧,哪条是同性恋街道,我即使听了卡卡解说也记不清。印象中前些天去过的六国首都,还没有哪个如此突出Gay Pride。当看到一面面彩虹旗上的字样:Love is love,我更无比赞同,爱就是爱,说得多好!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下午我们来到皇帝运河畔的同性恋纪念碑前,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同性恋纪念碑。它位于市中心,靠近古老的西教堂,临近著名的安妮故居。荷兰同志群体1979年开始募集资金建造纪念碑,并受到政府支持,历时8年筹得款项后,由荷兰女建筑师Karin Daan设计,于198795日揭幕。二战期间,关押在纳粹集中营内的同性恋者们被要求佩戴粉红色三角形标志,意图为侮辱同性恋者。纪念碑的设立是为了“激励男女同性恋者反抗否定、压迫和歧视”。


同性恋纪念碑三个巨大的红色花岗岩等边三角形的造型,用来象征同性恋者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三者组成更大的三角形则象征了同性恋团体的支持和合同。“过去”三角形是一块嵌在广场中的粉色大理石,位于WestermarktKeizersgracht两条街之间,上面刻有“给钓鱼少年”的诗中一句“如何遥不可及对友情的渴望。”“现在”三角形呈阶梯状,浮在皇帝运河上。临靠运河,寓意着荷兰同性恋者在这个运河的国度里,可以“浮出水面”。同性恋者得到广泛的接受和认同。“未来”三角形是一座高出地面60厘米的三角平台,意味着在广场的一席之地,并能永久地伫立。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与多数纪念碑不同的是,它并非高高矗立,而是组成台阶,人们可以走过去、坐下来。我带着系有彩虹饰带的G10数码机走近,看到一位男士在端详旁边的牌子,后来他神情肃穆地坐到碑上,那里已有好些男同、女同,他们或相熟或陌生,但心里一定有共鸣。我和卡卡都不懂英语、法语、德语、荷兰语,无法与他们交谈。后来我想佩戴彩虹玫瑰来就好了,至少可以说三个单词:China Gay Mom 我知道英语不是这样讲的,但或许对方能听懂我是个中国同志母亲呢?我亲自来到这里,表达我对同性恋孩子们,以及性少数孩子们的爱。我看见三角形顶端摆有悼念的花束,纪念碑所在地是每年同性恋大游行的起点,相信到84日这里会有更多鲜花。人类需要鲜花,需要和平、自由、平等,让否定、压迫、歧视统统滚蛋,为此我愿奉献余生绵力。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卡卡与我分别在同性恋纪念碑留影。

最后,转发性社会学博士方刚2014年文章,因为我写不出这些内容,而又很想与网友共同学习——

 

转发:【方刚性都纪行之七】从安妮故居到同性恋纪念碑(部分)

 

不知道最初将这纪念碑安放在安妮故居旁边的本意为何,我身处此情此景中,脑海里闪现出是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那句名言:“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这句话的作者是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德国新教牧师,纳粹的受害者,他以此形容纳粹施虐时人们的旁观心态。


许多人知道纳粹的集中营里关着犹太人,却不知道同时还关着同性恋者、性工作者、跨性别者、共产党人、苏军战俘,等等一切在纳粹眼中的敌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同性恋者在德国,特别是在柏林,享受着比当时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自由和更被接受的生活,他们有自己的酒吧、俱乐部,甚至变装表演剧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德国有相当多的同性恋权利运动。然而,在纳粹的意识形态中同性恋与国家社会主义是不兼容的,因为同性恋不能繁殖后代,无法使优等民族不朽。所以,随着希特勒的崛起,禁止同性恋成为纳粹政党的目标之一,最终被列于大屠杀的名单内。1933年开始,同性恋组织被禁止,关于同性恋及性学的学术作品被焚烧,纳粹内部的同性恋者也被杀害。据估计,1928年德国有大约120万公开的男同性恋者,在1933年到1945年之间,大约10万男性被警方注册为同性恋者,而当中的大约5万人被定罪。除大部分人被囚禁在普通监狱外,估计有500015000人被关押在纳粹集中营,而关押在集中营的同性恋者的死亡率估计高达60%

 

战后,对同性恋的歧视仍然持续,纳粹的反同性恋法案仍然有效,德国对其他群体的赔偿和国家退休金被拒绝发给同性恋者,纳粹大屠杀中幸存的同性恋者仍然被认为是罪犯。

 

1980年代,德国政府才开始承认这段历史,1994年才废除了纳粹德国的反同性恋法,直到2002年,德国政府才向同性恋社区作出道歉。这比1970127日时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双膝跪在波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谢罪,整整晚了32年。

 

同样,在纳粹的集中营中,还关押着性工作者。因为在纳粹德国出卖性服务是违法行为。但纳粹的虚伪之处在于,一面将性工作者送进集中营,一面又在集中营中组织大量女性“卖淫”。纳粹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于1941年下令,在集中营中设立“秘密妓院”。他认为,如果让女囚为男囚提供性服务,可以提高男囚“劳动积极性”。这些被迫卖性的女性中,包括因为卖性被抓进来的性工作者,也包括苏联女兵、女犹太人、女共产党,甚至女同性恋者。海因里希专门下令,男同性恋者必须与集中营中的“性工作者”发生性关系,女同性恋者必须做“性工作者”,并美其名曰是要对他们进行“转化”。

 

我们再次看到,无论是性工作者、犹太人,还是共产党,他们都被放在一起被纳粹强奸了。我相信,集中营里那些黑暗的日子,这些被压迫的群体间,将不再有彼此的歧视。

 

在一个存在着歧视与偏见的社会中,没有人能够安然。每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少数。只有当所有人都起来反对针对其他人的歧视的时候,你自己才能不再受歧视。帮助别人的同时就是帮助自己,歧视别人的同时就是在歧视自己。歧视与偏见一定会被平等与尊严取代,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无不如此。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位置。

 

所以,今天当我们为包括弱势者、性工作者等呼唤平等权利的时候,我们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阿姆斯特丹同性恋纪念碑的三角形的每条线都寓意深刻。第一条意味着不要忘记过去,第二条的意思是面临现实,第三条是对未来的憧憬。

 

这足以勉励我们了。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如果我今天在阿姆斯特丹看游行 - 三色堇吴幼坚 - 三色堇吴幼坚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